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卷 命归黄泉醒战魂 第五十四章 香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场面一度很激烈,彼此都在辩驳。此时宋世杰看向上方拱手说道:“大人,原告的证据处处针对我当事人。众所周知,阴阳镜神通广大,为什么只映照出的都是对我当事人不利的证据。”

    “宋世杰,你的意思是姚族蓄意捏造事实吗?你这是诋毁姚族。”原告状师愤怒的反驳。

    “姚族超然,我自然不敢有丝毫的不敬。证据要确凿,姚族已经牵扯到这件案子中来。所以你的证据并非出自第三方,并不具备公信力。我同样可以让我的当事人出具一份伪造的证据来控告你一样。”

    宋世杰的反击让对方无话可说,这点他自己也清楚的很。

    “大人,相比于这些证据,我倒想问问一些人,对我当事人的看法和他的为人。”宋世杰请求道。

    宋世杰走到罗氏三兄弟前,老大罗智说道:“我们和云逸认识时间不长,今世的关系却很好,我只想说一下他的前世。前世他引领科技变革,造福了人类,却英年早逝。这一个只为别人不为自己的人,他会抛弃在九幽阴冥的亲人吗?试问我们自己会抛弃九幽阴冥的亲人吗?难道来世投胎,还会再是一家人吗?”

    随后马力等人,也一直力挺云逸坚信他是冤枉的。

    “边关我和云逸并肩作战,他奋力击杀尸鬼,我的这条命都是因为他才活下来的。他不是那种为了取信我们而善于用心机玩弄阴谋诡计的人。”

    周圣此时站了出来,坚信云逸,力挺他。

    “我的当事人人品正直,抱诚守真。明知道回来必定生死难料,但是他依然没有退缩,只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他完全可以逃之夭夭,直接加入异族不是更好。”

    宋世杰的一番话使得原先一些认为云逸是叛徒的人开始改变想法了,有利的局势正在偏向云逸。

    此时原告状师有些急了,他瞟了一眼姚族的人后再次镇静下来,又道:“你有人证,我亦有人证。你知道云逸是怎么从边关回来的吗?他是逃兵,为了逃回来可是无所不用其极。”

    “我的受害人王全在边关恪守职责,年关将至他欲回乡与亲人团圆。却不料云逸趁他防备不慎,对其摄魂,盗取通关文书,改变容貌入关。致使我受害人身重寒毒,损了根基。”

    “再者,他为了出城竟对一个不谙世事、天真无邪的孩子出手,就他这样的行为就该受到惩罚。”

    原告状师来到王全与小兵的面前,他义正言辞,只要能对云逸产生不利的毫不保留的说出。

    场面很激烈,一时谁也拿不出确凿的证据。这时之前赶去请罗源的守卫回来了,告知并未寻到罗院长。

    上方洛城主皱眉,三天前罗源就和他说过到时候绝对不会缺席,要为他的学生还清白。可是现在居然没了踪影,这让他心中不免怀疑起来。

    此时不论是姚族还是那位状师都心情大好,云逸说的证人来不了足以说明他是在胡说八道,可以证明他的身份绝对不清白。

    “此事尚有诸多疑点,必须要等证人到场。你们还有什么证据吗?”

    “大人,此是不仅是云逸身份的问题,还有一个不可回避的事实。云逸手上沾有姚族三人的血液,对于这第二次无比宝贵的生命,必须严惩云逸。”原告状师咄咄逼人,趁势出击。

    “我当事人于关外苦战异族,却引得姚族要无端取他性命,更是不远万里破坏规矩直接出关。是什么仇恨居然如此不死不休。”宋世杰回击,他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但他有崇高的职业道德,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云逸身怀姚族不传绝学,想必大家都知道家族式的修炼控制极为严格,除本族之人外皆不能传授。我倒想问问他是如何会别人家的绝学的。”

    现如今九幽阴冥的所有修炼资源都掌握在三大圣地、三大学府、各方宗派和各个大家族之间。

    一般人想进入圣地修炼,必须经三大学府考核成功后才有这样的机会。

    而各个家族对自己的修炼资源保护得更为严密,非本族之人不可修炼。

    事情到了关键的节点上,不管是支持还是仇恨云逸的人都对他会姚族的不传绝学好奇万分。

    上方主审官和陪审官也看向云逸,对于这个问题云逸真的无法回避了。

    “我想问问这天地之间的法是怎么形成的?姚族的绝学是凭空产生的吗?”云逸一点也不急躁,这种情况他早就预料到了。

    “我族的绝学自然是我族前人历经悠长岁月不断终结和完善出来的,其渊源自然传承自我族的族祖。”

    姚刚从座位上腾的站起,他对云逸的仇恨之深,处处针对。

    “你族是这九幽阴冥的开辟者吗?”云逸问道,他决定说出一些隐秘的事情。

    “九幽阴冥的开辟者高高在上受万族敬仰,岂是你这犯事之人能以下犯上提起的。”姚族的一位中年人开口呵斥云逸。

    “混沌生万灵,万灵归幽冥。混沌海已分,造就九幽阴冥,清分万物。清者生于明,浊着归于暗。吾愿永驻阴冥,镇压万恶。”

    云逸此言一出震惊四座,不知道缘由的人亦是震惊无比,这是怎样的一种意境,怎样的一种信念。

    尤其是主审官洛城主以及一些隐藏在暗处的高层,因为他们知道这句话的真正出处,所以心中才更为的震动。

    “我之所以会太极指是因为我看到了学院禁塔中的混沌阴阳图。更是领悟了我罗酆学院缔造者的一屡不灭不屈的意境。因为我出自九天阳界,而九天阳界亦有太极拳,所以我才叫它为太极指。难道我罗酆学院的传承也是你姚族的吗?”

    云逸东拉西扯,虚虚实实,他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会的是太极指,更不会说出得到姚族先人的传法了。拿姚族先人的话说,现在姚族内部一片迂腐,根本说不通。

    “你先是拉上罗源院长,后又提及九幽阴冥的开辟者,现在又说起罗酆学院的传承,这些都没有一点有力的证明。但是在我看来你杀姚族三人却是不争的事实,不论你的动机是什么,你的罪行无法否认。”

    “主审官大人,我请求立即判决云逸。”原告状师抓住一点不放,强烈请求道。

    洛城主与两边的人商量着什么,像是要做出最终的判决。

    场下一片安静,在座的人都在等待最终的一刻。姚族的人满面春风,而支持云逸的都是一脸担忧,尤其是云逸的亲人朋友。

    此时洛城主终于回过头来,看着云逸问道:“云逸,你还有什么要辩驳的吗?”

    此时宋世杰抢在云逸前面说道:“大人此案疑点重重,姚族的人为了自家绝学而要杀我当事人,我想问是谁给他们生杀予夺的权力的,我当事人完全是正当防卫。再者本案的证人还未到,很有必要等到罗源院长听听他的证词。”

    就在云逸想为自己申辩时,他陡然感觉头脑一片发晕,昏昏欲睡,控制不住自己的言行,好像有个人在他脑海中借他的口强迫他承认莫须有的罪名。

    他虽紧咬牙关,但还是发出了声。

    “大...人,我...我承...承认,我...都,认了。”

    全场一片哗然,云逸居然亲口承认,先前他还据理力争,现在怎么就放弃了呢?

    就连姚族的一些人也是震惊无比,他们是希望云逸伏法,希望能将云逸判决给他们处理,现在云逸却主动承认大大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你确定要承认?”洛城主再次问道,他更为的奇怪。他内心已经确定了云逸并非奸细,但真相要公诸于众,就必须让公众信服才行,一切都要讲证据。

    此时云逸正做着艰难的抵抗,在他说出那句话时他便知道坏了,他招到了别人的暗算。

    云逸的眼神在涣散与清醒间强烈的挣扎着,他全身魂炁起伏剧烈,那些散出的魂炁完全被周围的围挡吸收变成禁锢云逸的力量,加剧了云逸此时的困境。

    内忧外患,云逸的意识将要完全被占据。

    “噗!”云逸激烈抵抗,喷出一口魂炁。

    宋世杰毕竟经历的案件无数,经验老道,一看之下暗道一声坏了。

    “大人,有人正欲控制我当事人,要强迫他承认罪名。”宋世杰猛地转身,怒目看向姚族的人再次开口。

    “你们姚族好大的能耐,居然行如此卑鄙之事,简直是藐视公堂,枉为名门望族。大人我强烈要求查清此事并请求休庭。”

    宋世杰一身正气实在是气极,难以平复心绪。

    云逸紧咬牙关做着强烈的抵抗,此时在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个的文字,那是烙印在他本命魂中的觉醒篇。

    全篇文字浮现,围绕着云逸的本命幽精魂散发出清凉之意,让他迷茫的眼神开始恢复清明。

    最终那些文字再次烙印进入他的本命魂中,同时他的眉心快速的闪现出云彩图腾,一声低沉的龙吟声在他脑海中响起,彻底的让他恢复了清明。

    围栏的门打开,宋世杰快跑进去,以三根手指搭在云逸的脉搏上仔细的诊断着,随后他的脸色也渐渐明朗起来。

    宋世杰走出围栏,回禀道:“大人,我刚才已经查明,云逸确实是遭人暗算了。”

    “你有什么推断尽管说出来。”

    “云逸中了一种名为神魂颠倒的香,炼制这种香需要一种水、一种药草和一种花。”

    “此香出自何处,有什么特点?”洛城主问道。

    “此香的炼制,需要迷魂殿井中的水,忘川河边的安魂草,以及三途河边的曼珠沙华。此香诱人心魂,能令人神魂颠倒,若是再以特殊的手法便能远距离的控制他人的思想。”

    “这三样东西普通人是弄不到的,炼制它非得炼药的行家才行,唯有忘川河边的孟婆才有这样的能力。”

    孟婆声名赫赫,是幽冥府第一炼药高手。只要是投胎的亡魂都要从她那里经过喝下一碗孟婆汤,忘却前生今世,坠入六道轮回。

    “怎么又牵扯到孟婆了呢!”洛城主暗道,他头疼无比。

    孟婆虽然只是一个小官,但她太有名了,没有人敢得罪她,讨好奉承她还怕来不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