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卷 命归黄泉醒战魂 第四十七章 逃离边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那叮当之声正是那些锋利的冰锥,因为冰窟的坍塌,风向改变了,使得周围的风逆向着要从云逸这里冲出来。

    云逸奋力攀爬,通道内狭窄,根本就没有避让的空间,那些密集的冰锥越来越近。

    论速度云逸又怎么可能超过风速呢!此时他真的渴望能够飞行。

    “既然不够快,那我就再给自己助把力,绝对不死在这里。”云逸双脚死死的顶住通道两侧,双手快速舞动结着一种繁复的手印。

    到最后双手结印的速度越来越快,体内的图腾之力彻底奔腾起来,而他的双手也彻底的被白色的图腾之力覆盖。

    终于在冰锥即将到来之际结印完毕。云逸整个右臂完全被白色包裹,那是聚集了他全身的图腾之力。

    一股恐怖的气息从他的手臂上散发出来,并且他的手臂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一层鳞片,并散发着莹莹光辉。

    在他震惊的眼神中,他的手已近变成了爪。这种变化着实刺激了他的眼球。

    “这是龙爪?来自十二族那个人!”真切的感受到这条龙臂上的恐怖威力,云逸内心很不平静,图腾之力居然会如此强大。

    看向下方迅速接近的冰锥,云逸眼中战意澎湃。汇聚了全身的力量一爪拍向了那些冰锥。

    两者接触,那呼啸而上的冰锥猛的一滞,紧接着一股比先前更大的力量传来,抵消了云逸的拍击,以更迅猛的速度将云逸向上顶去。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冰锥的力量占据了上风,而云逸要的就是这股强大的反作用力。

    云逸如离弦的箭一样,急速冲向上方。好在这条通道直通向上,没有弯道急转。

    云逸与那冰锥间始终保持着一定的安全距离,当距离缩减时,他便再次向下拍击,这也使得他的上升始终快于冰锥。

    一连拍击了十几次,云逸终于看到上方出现了亮光,出口在即,希望就在眼前。

    最后一次拍下,云逸如冲天的炮弹终于冲出了通道出口,紧接着他在空中一个腾挪,避开了紧随其后的冰锥,最后安全的落地。

    感受着体内修为正蜂拥的回归,魂炁汹涌流动,云逸第一次感觉到九幽阴冥的月光是多么的温暖。

    眼前是一片广阔的大地,地面上到处都是坑洞,那些迅疾的寒风正从这些坑洞内进进出出。整个大地犹如蜂窝一般,内部错综复杂,四通八达。

    “我居然已经不再深渊之下了!”关外天气变化无常,生存条件恶劣无比,云逸站在寒风中一阵感慨。

    “关外果然神秘且危险。”

    此时云逸的手臂已经恢复了正常,他看着远处巨大的长城怔怔出神。

    “想来我的秘密已经完全暴露了,更有可能被认定与尸鬼同谋。”

    云逸百般思索,他必须想方设法回去,他绝对不允许被无端的扣上阴谋者的称号,必须还自己一个清白。

    逝古城东侧是鹰嘴崖要塞,边关外的大地始终处于它的侦查之下。

    鹰嘴崖的守卫能够让自己与魂兽间建立起联系,利用飞禽侦查大地。

    云逸迅速离开这里,那些飞禽的侦查能力很强,他还不想这么早被人发现。

    云逸潜行匿踪,向着秃牙要塞前进。之所以接近那里是因为秃牙要塞与地底深渊连接处的地势较为平坦。

    虽然那里布防重兵,岗哨隐秘,但是相对于鹰嘴崖而言,云逸更熟悉那里一些。

    在进入深渊前他仔细的观察过那里,更是发现了一些隐匿在雪地与树丛间的岗哨。

    深渊的另一边是长城,要想回去云逸必须度过深渊。他一路小心谨慎,利用地势掩护自己,渐渐地接近了秃牙要塞外的深渊。

    这里的地势变得平缓了一些,也更空旷了。云逸没有选择现在潜进去,而是仔细观察是否有隐藏着的岗哨,他决定借助黑夜的掩护再动手。

    庆幸的是云逸在深渊的这一边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岗哨,这样潜入深渊便顺利了一些。

    夜晚来临,云逸将修为压制到最低,没有一丝气息散发出来。他小心的进入深渊,寻找着那些隐藏在暗处的岗哨。

    “布防是之前的两倍,岗哨不仅增加了,而且还变换了位置。”云逸眉头紧皱,不用想他都知道这是因为什么原因。

    云逸没有擅自妄动,他如蛰伏的老虎一般,等待着最佳机会。

    事实证明云逸的担忧是正确的,他发现一些岗哨是假的,目的就是用来诱敌。

    云逸庆幸自己没有鲁莽,如果不小心触动了那些诱敌的岗哨,到时候真的是插翅难逃。

    在这期间他还发现了一些更为隐秘的岗哨,其中有一块巨石被冰雪覆盖,与周围融为一体。但是云逸却在那石头下方感受到魂炁的波动,那石头下面有人。

    还有一颗枯树,内部中空,里面也隐藏着一个人。而在深渊上方的崖壁上,有人占据制高点,对下面的全貌了如指掌,一切都在他的监控中。

    像这样的地方不在少数,大大出乎了云逸的预料,这里的布防很到位。

    云逸皱眉,他一直蛰伏到后半夜才开始行动,这个时候是那些岗哨最为松懈的时候。

    在云逸的不远处有一个暗哨,他没有选择那里,一般暗哨最为警惕,而那些明哨的震慑远不及暗地里的危险。

    云逸避开那些暗哨,用极为刁钻的角度潜入过去。此时他以图腾之力让自身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很难分辨出来。

    云逸体内的图腾很神秘,虚实真幻交替,变化多端,此时最为适合用来潜入。

    那明哨处的守卫,目光如炬,一副精神抖擞的样子,但是他时不时的哈欠却出卖了他最真实的状态。

    这是一个好机会,云逸准备趁他打哈欠,精神松懈的时候出手。

    就在那人再次哈欠连天,睡眼惺忪的时候,云逸行动了。他一个闪身来到那人的身前,紧紧抓住了他的脖子,使得他无法发出信号。

    那人此时睡意全无,一脸惊骇的看着云逸。这张脸他认识,正是逝古城要通缉捉拿的人。

    云逸抓住了他的脖子一步将他推进了岗哨里面,同时他的双眼瞳孔收缩,并且有两个青色的光点一闪。

    强大的魂念透过对方的双眼直达其魂神,使得那人神情一下子呆滞起来。

    这是魂族具备的天赋本能,以强大的魂念施展摄魂术。这只能由修为高的人对修为低的人施展。

    摄魂之下,那人目光呆滞,云逸从他那里得到了非常多有用的信息。

    此人名为王全,从他这里云逸得到一个好消息。今日正好是王全离开要塞享受年休的日子,他和人约好提前来换他值守。

    距离约定的时间就快到了,时间紧迫,云逸让王全陷入沉睡,他迅速的换上了对方的衣服,并且以图腾之力将自己的面貌也变成对方。

    云逸前脚刚弄好,接着换班的人就来了。

    “王全,我来了。这鬼天气变化无常,太冷了。你小子今天解脱了,先让我进去将身子暖和一会,你再走。”

    来人就要踏进来,云逸怎么能让他看到躺在角落内的王全呢!是以他趁对方不注意,一指点在他的眉心处,同时施展摄魂。

    对方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云逸控制了,云逸下了一个命令,让他一直站在这里值守,谁也不许进入。

    过了一会云逸从里面走了出来,沿着深渊向着秃牙要塞走去。云逸拥有了王全所有的记忆,一路走得非常顺利。

    “王全,今天你要解脱了,好好享受难得的假期吧!”

    当云逸来到秃牙要塞外的营地时,其他值守的人一脸羡慕的说道。

    云逸在办了一些简单的手续之后便离开了营地,连同一些人一起等待着进入秃牙要塞。

    每耽搁一分钟,云逸便多一分危险。天将亮时,秃牙要塞的城门开启了,云逸等人进入城内。

    秃牙要塞是一个镇,紧邻深渊,地理位置非常重要,这里布防的人是除逝古城外长城沿线最多的。

    要塞内一片忙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任务,而没有任务的人也没闲下来,都在以实战提升着自己的战力。

    王全人源好像还不错,一路走来有不少人和它打着招呼,云逸轻松应对。

    “王全,你今天休假,怎么还穿着冰冷的甲胄啊?”

    云逸这才想起不能太焦急,否则极易露出马脚,他冷静了一下,在脑海中搜寻着若是王全本人会怎么应对。

    “哦!是田领队啊!你看我太兴奋了,急着回去却把这茬给忘了。我先去换件衣服,等我回来再和你把酒言欢。”

    此人名为田风,与王全关系还不错,此时正准备出关到营地换班此时看到王全似乎神不守舍,心中不禁疑惑起来。

    云逸找到一处隐蔽的地方,换下甲胄。来到出镇的地方用王全的通关文书办理了手续。

    记忆中,王全是要同其他人一起走的,但是人越多越容易暴露,云逸可没那么多的时间耗在这里。

    云逸并非独自一人出城,同时出城的还有一些负责运送物资的人马。他们不属于边关,而是来自幽冥府其他地方,此行任务结束,他们正要返回泥沼之下的传送阵。

    秃牙要塞内,此时正有一群人站在出镇登记处,显得非常焦急,其中有一人说道。

    “王全怎么还没有来,他盼这一天好久了,不应该迟到的才对。”

    “再等等,为了赶上和我们一起,他和人换班了。连续值了一天一夜,也许倒在哪里睡着了也不一定。”

    一行七人,都很焦急,约定的时间也早就过了。

    “我去找他吧!也许还没进关呢?”

    此人迅速赶往关外营地,在出关处正好遇到一个熟人。对方奇怪的问道:“马兄,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没走?”

    “都是那混蛋王全,约好了时间却迟迟不到,估计又趴哪儿睡着了。”马姓男子一脸不爽的回答,等找到王全非得削他不可。

    “王全?他早就走啦!还和我打过招呼呢!”

    “什么?这丫的太不上道了,我得追上去狠揍他不可。”马姓男子怒火沸腾,居然被人放了鸽子,是可忍孰不可忍。

    “开城门,营地有队伍回来了。”上方传来呼喊声。

    正当马姓男子准备离开时,长城外有一队人马焦急着要进关。

    “关外营队还没到统一换班的时候,这个时候不应该有队伍进来才对啊!”所有人都在疑惑,难道有事情发生了。

    唯一让人联想到的就是发现了尸鬼的踪影。

    不久,巨大的城门被开启,一对人马冲了进来,在最后面还有几人抬着担架,心急火燎的往里面跑来。

    “田领队,发生了什么事情?”

    马姓男子看着一脸杀气的田风问道,田风是负责外面营地值守安排的领队之一,此时他杀气腾腾,大声的喝道。

    “捉拿奸细云逸,此人先是勾结尸鬼,后又假扮王全混入要塞,封锁所有出口,严拿此人。”

    田风手一抖,一张通缉令展开,上面画的正是云逸的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