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卷 命归黄泉醒战魂 第三十三章 灭魂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小兄弟,我用我岱山书院最顶级的功法和你换这根须和花粉怎么样?”

    “小友,来我大愿学府吧!我收你为关门弟子,倾囊相授。”

    “小兄弟,你难道不想要太极指的精髓真义了吗?”

    云逸心中陡然一惊,姚家的人果然难对付,居然趁他心神不定的时候还在试探,引诱。

    好在刚才觉醒篇释放出一股清凉之意,让他从混乱中恢复清明。

    云逸暗道一声好险,抱拳说道:“多谢三位前辈厚爱,但是学生经学院栽培才有今天,九幽莲的根须和花粉将交于学院栽培。院长已经答应会让学生自由出入学院所有的地方,所有修炼资源无条件、无限制的提供。”

    罗院长手抚白须,满脸微笑,“算你小子见机的快。”

    罗院长一脸得意,但是在听到云逸说的后半句话后,他差点扯下一把胡子。心中怒吼道:“天杀的小崽子,我什么时候说过那样的话了。”

    罗院长虽然想反驳,但却不能。否则岂不是告诉其他人他是强行掳走云逸并霸占他的东西吗!很明显的此地无银三百两嘛!

    他不仅不能反驳,反而还得笑着说:“没错,我已经说过任何地方、任何资源无偿供云逸使用。”一句话下来说得他咬牙切齿。

    “啧啧啧!瞧你这副样子,就知道你这老小子心不甘情不愿。真替你们学院的学生不值,总有一天那三院第一的名号将属于我岱山书院。”

    岱山书院的黄老头咂巴着嘴,他心里跟明镜似的,岂能不知云逸后一句实属子虚乌有,但他乐得看罗源吃瘪,于是替云逸加了把火。

    “混账,我罗酆学院岂会亏待自己的学生,云逸将是我们着重培养的人才。云逸这是院长的信物,持有它无论何地你都可以自由出入,所有资源任你使用,可不要辜负了我的一番心血。”

    罗源取下挂在腰间的一块玉佩,郑重的交给了云逸。虽然这其中有赌气的成分,但是云逸还是在罗源的眼中看出了认真,他是真的要倾尽所有来培养云逸。

    “学生必定竭尽全力,定然不让院长失望。”

    “好了,过几天会试也该落幕了,你刚回来,先回去歇歇吧!修炼不可急,欲速则不达,需要劳逸结合才行。”

    “是,学生告退!”云逸恭敬的给罗源施了一礼,又给另外三人施礼后便离开了。

    “老罗,你还真舍得!”

    “废话,那是我看重的学生,自然要倾囊相授。”

    “你打算怎么培育这九幽莲?”

    “自然是载种到化魂潭内了,那里......”

    云逸渐渐走远,后面的话他不想去听,也没必要听了。

    一路上云逸的耳朵备受煎熬,始祖先是大骂罗源,接着又是大笑。他决定好好利用这得来不易的祸祸机会,报复罗源。

    两天后,三院会试终于结束了,会试第一自然归罗酆学院。热闹的平都城再次恢复了以往的平静,云逸也继续着他的学习和修炼。

    自从云逸得到罗源的玉佩后,他去了一些非比寻常的地方。

    涉及到风水易术,医道妙法的一些古老地方都去过,让他受益匪浅。

    不过他去的最多的地方却是阵法林和葬兵冢。

    阵法林是一片满布阵法的禁地,这里的阵法从简单的到繁复的不尽其数。云逸在这里闯阵法,参研阵法,并完全领悟。在阵法的修炼上提升了许多。

    葬兵冢是一处埋葬着无数兵器的山谷,这里的兵器大多是残缺的,不是炼制失败的就是在战斗中被毁的。这里的杀气很重,不欢迎任何人进入,这些兵器的怨念很深。

    云逸之所以到此主要是想研究下这些失败的兵器,因为他准备要为自己炼制一把称手的兵器了。

    这里的兵器品种繁多,刀、剑、枪、斧等十八般兵器应有尽有。云逸一进入其中,全身便被多种杀气锁定,那些残兵断器铮铮而鸣,形成了无形的场域。

    葬兵冢是禁地,存在的时间比罗酆学院还要久一些。云逸只敢小心翼翼的走在边缘。

    云逸必须来这里,他不敢保证自己能否百分百的炼制成功,他身上的材料本就不多,经不起消耗,所以他才来这里研究这些兵器炼制失败的原因。经过一段时间的研究他确实总结出了一些方法和经验。

    一方面他在学院内学习炼器的正确手法,一方面到此验证自己所学,积累前人失败的经验。

    外围那些残缺的兵器已经难不倒云逸了,一看之下便清楚了炼制失败的原因。

    渐渐地他深入了进去,越往里杀气越重,这里的兵器炼制手法高超,材料非凡。除了兵器本身的锋利外,内部还刻有阵法,使得这些兵器更强大,云逸前进的脚步也越来越慢。

    云逸感觉浑身疼痛,像要裂开一般。不能再往前走了,以他如今的修为也只能走到这里了。

    “看来只能这样炼制了。”云逸叹道。

    “人一身中不可能只拥有一把兵器,不同的时期需要不同的兵器,那种可以同你一起进化的兵器是很难一次炼成的。”始祖的声音适时的响起。

    云逸点头,表示理解。

    正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周围的那些兵器陡然冲上了天空,那些泥土下的兵器更是破土而出。葬兵冢内的杀气越来越大。

    “有更强的兵器要出来了,岁月的沉淀让这里的兵器产生了些许灵智,它们本就怨念极重,产生灵智后将成为凶兵。”始祖一边解说一边催促他快离开这里。

    原本周围的残兵利刃,只是散发出警告,但是此时这些兵器却真的开始了围攻云逸。

    这些兵器虽然残缺,威力不强,但是却胜在数量巨大。好在云逸一心只想出去,并没有恋战。

    “轰!”

    突然中心处那里的土石迸裂,不少残缺的兵器在那道力量的作用下彻底的残废了。

    “嗖!”

    随后破空声响起,并伴随着一道黑光。一把奇怪的兵器出现,它形似长剑,但是却如骨骼般一节连接着一节,像极了人的脊椎,不同的是它上面还有倒刺。这把兵器黑的发亮,一股凶戾之气散发开来,使得周围兵器瑟瑟发抖,坠落下去。

    “灭魂锏!”

    耳钉中始祖的声音有些发颤,他口中的灭魂锏突然让他想到了过去的种种。

    “是了,九幽形成之初,吸收了一些来自故乡的大地。这里居然是曾经那片战场的一部分!”始祖陷入回忆中,喃喃自语。

    突然一道白光划破天际,照亮了这片谷底。在那白光中居然有一道身影在翻腾,带着无穷的威势。

    “嗷!”

    那白光中居然响起一连串的龙吟之声,当白光散去,那里居然出现了一条白龙,它盘在虚空中,死死的盯着那柄凶锏。

    只不过白龙身上似有伤,原本四肢龙爪而今只剩下一只,而且身上龙鳞脱落,血迹斑斑。

    短暂的僵持,白龙与黑锏便碰撞在一起,两者间大战起来。

    “云逸你先出去,离开这里。”始祖从耳钉中出来,脸色严肃的命令道。

    云逸一怔,“老祖,你想干嘛?”看着从没如此认真的祖先,云逸心中有些担心的问道。

    “我有些事需要去处理,你回去等我,到时候我详细告诉你。”

    云逸点头,离开了葬兵冢,而始祖却如发疯似的冲向了那大战的中心。

    云逸出了葬兵冢,心忧始祖,在外面焦急的等待着。直到天黑,始祖都没有出来,而葬兵冢内的战斗还未停止。

    第二天早上,云逸大急,他感觉到始祖的气息越来越弱,将要消散。他发疯似的想冲进去,但是此时这里的禁制像是被加固了一般,已经进不去了。

    云逸有些六神无主,拼命的撞击禁止。

    他魂炁涌动,前所未有的暴涨,如液体般在体内流动,轰隆作响,他要倾泻所有修为撞开禁止。

    正当他想付诸行动时,突然耳垂上的耳钉一阵闪光,随后蓝色光彩常亮,仿佛连接到了另一片空间。

    云逸体内的魂炁一下子涌入耳钉中,随后他感觉到始祖的魂炁开始强盛了起来。

    云逸立马明白了其中的缘由,他和始祖之间早已因为噬魂钉而联系在一起,两者间的联系极为紧密。

    知道其中的缘由,云逸更是毫无保留的将魂炁传送过去。

    时间流逝,当第二天快要落幕时,葬兵冢内的厮杀终于停了下来,不一会儿一道身影从里面踉踉跄跄的走了出来。

    当看到躺在地上的云逸时,他眼中复杂无比,但更多的是心痛。

    始祖虽然看似虚弱无比,但是却跟之前完全的不同了,他的身体似乎更为凝实了,体内好像隐藏着一股巨大的力量。因为担心云逸而不自觉散发出的气息使得葬兵冢外震荡了一下。

    “唰!”突然一道身影凭空出现。

    “什么人?”来者喝道。

    始祖抬头看去,倒是让来人愣了一下。

    “老货,你干了什么?”来人正是罗源,先前始祖散发的一丝气息,让他感觉很陌生,所以飞快的赶了过来。

    罗源看到躺在地上的云逸更加焦急了,而当他看到始祖手中握着的白色骨锏时更是心中惊骇。

    “天杀的,你都干了些什么?怎么把这柄凶锏带了出来。”尽管骨锏的颜色变了,但是罗源还是一下子认了出来。

    “没关系,上面的凶戾之气已经完全被我炼化干净了,我要为我孙儿炼制一把绝世魂兵。”始祖坚定的说道,经此一战他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完全没了之前的痞气。

    “用这个?你不怕为他招来杀生之祸。”罗源抱着云逸,边说边向禁塔的方向赶去。

    “早在我离开时一切就已经注定,如今我俩回来只是正式拉开了序幕而已,迟早要发生的事情,让他早些经历不一定是坏事。”

    罗源轻轻一叹,带着云逸进入了禁塔第九层,直向化魂潭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