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十章:春风得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苏忆儿的单纯善良就像一股清流流入了冷墨轩的心中,一来而去两人便许下终身,‘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苏忆儿觉得自己在冷墨轩心中是独一无二的存在,他也处处小心呵护着自己,可是从她嫁入侯府以后,好像这一切有些不同了,是,冷墨轩对自己是比对后院其她的女人都好,可是他还是会隔三差五的到其她女人的房里歇息,这不是她要的,她要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
这些她都忍了下来,可现在呢?别的女人居然在她之前有了冷墨轩的孩子,她怎么能受得了。
冷墨轩看苏忆儿哭的梨花带雨的,心疼的紧,拿过苏忆儿手中的帕子,翁柔的给苏忆儿擦眼泪,“好了,不哭了好不好,不管怎么样我都只爱你一人。”
苏忆儿此时正在气头上,哪里听得进去冷墨轩的话,一把夺回自己的帕子,连推带搡的将冷墨轩赶出了房门。
这边锦绣可是春风得意,成天跑到园子里显摆,要不就是跑到冷墨轩的院子撒娇,现在整个后院的女人见了锦绣都恨不得打她一巴掌或者踢她一脚才解气。
但这些女人里可不包括白羽,她最近天天在老夫人那里,才懒得和这群小家子气的女人抢男人。
玉沙最近养的脸色红润了不少,也不像原来那般瘦弱了。
又过了两日苏忆儿弄了个赏花会,邀请老夫人和后院的一众女人去赏花,也不知她这是闹的哪出。
赏花会设在枕霞亭里,枕霞这个名字是因为一到傍晚这亭子就像是倚在晚霞里一般,枕霞亭坐落在水上,一个大亭子用桥连着几个小些的亭子。
现在不过是午饭的时候,这个季节午时的阳光也不烈,金色的暖阳散在水面上,水面上稍有涟漪便泛出点点银光。
岸边的桃花也都开了,粉红色的连成一片。微风拂过一连串的粉红便飘落到水里,倒像是给湖面镌了一层粉纱。
苏忆儿与冷墨轩还有老夫人坐在大亭子里,白羽和这群妾室只能在边上的小亭子里,白羽可是乐不得,这样就可以安下心来好好吃饭了,和冷墨轩比起来,这些妾根本不够看的,不用太放在心上。
但冷墨轩的其她妾室可不想坐在这里,她们宁愿站在离冷墨轩近些的地方也不愿意坐在离冷墨轩这么远的亭子里。
一个个都伸长脖子看着冷墨轩那边的动静,再看看她们的打扮,一个个争奇斗艳,穿的比园子里的花还艳,苏忆儿若是在边上一定气的两眼发红,这么一群女人天天在眼前晃着,还想方设法的抢自己心爱的男人,就算不嫉妒死,也要烦死。
也不知道苏忆儿怎么想的,弄这样一个宴会,给这些女儿争抢冷墨轩的机会。
“尝鲜无不道春笋”虽说竹笋一年四季都有,并不是特别强的时令食物,而春笋让人这么记挂,还是因为它是一年里最鲜美的笋。
知道这日主子都在,厨房也不敢怠慢统统将看家本事都使了出来,虽全是用笋做的菜,却样样不同,各有特色,每一道菜品起来都鲜香无比。
白羽吃完了便往亭子边上站了站,看看这人间美景,锦绣却凑了上来,显摆自己有了身孕,两人就这样面对面的站着,白羽也不理会她。
锦绣站的好好突然腿一软,身子一斜扑通一声便掉入了水中,白羽反应也快,她与锦绣站的这么近,锦绣落水恐怕赖到自己头上。
为今之计只有......众人还来不及反应,白羽便也跳入了水中,水凉的刺骨,锦绣眼看就要沉下去,白羽屏住气游向锦绣,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锦绣拖上了岸。
众人也都围了过来。
“你这孩子,这是干什么呢?不要命了?”老夫人对白羽道。
白羽坐在地上,身上不停的往下滴水,这上了岸风一吹更冷了。
“快,快回去,找大夫来看看。”老夫人不关心锦绣肚子里的孩子,反倒是很在乎白羽。
锦绣被人抬了回去,白羽回到自己的院子,绿俏给她裹上被子,又灌了一碗姜汤,大夫也来开了方子。
又过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便传出锦绣流产的消息,更可笑的是她口口声声的说是白羽害了她,害了她肚子里的孩子。
和白羽料想的完全一样,还好刚才出手救了她,这样也有个说头,害人的人怎么可能再救人。但现在绝对不能任由事情这样发展下去,一定要及时解决,不然后面谁知道锦绣再出什么幺蛾子。
白羽到了锦绣的院子,冷墨轩便先看见了她,“你怎么来了!回去!”他眼神中有着些许的敌意,说话的语气中带着几分怒气。
“凶手!你个凶手!”锦绣也看见白羽,挣扎着要从床上爬起来,撕心裂肺的哭着要白羽偿命,被几个丫鬟拦住,嘴里却还在不停地骂着。
“闭嘴!”白羽呵斥了一声。
她没想到白羽会这样,骂声立即止住了,连哭都忘了,愣在那里。
白羽被锦绣的聒噪吵得头大,她最烦的就是聒噪,每次狐族庭前议事都知道白羽怕聒噪,一人有条思理的说完了才会换另外一人说,就怕惹得白羽不悦。
“我为何害你?又是怎么害你?证据呢?”白羽淡淡的问道。
“茶水里,我的茶水里被放了东西,要不是那时肚子疼起来,我怎么会落水,当时你就坐在我边上,肯定在我的茶水里放了东西,你嫉妒我!”
“我嫉妒你?我嫉妒你什么?且不说我根本不会嫉妒一个无脑之人,就算我嫉妒你,我又是怎么给你下的毒?我既然下了毒药害你又为何下水救你?”
“我……我……”锦绣我了半天再说不出话来,她可能也没想到白羽会出手就她,这打乱了她所有的计划。
“好了,锦绣妹妹好好休息吧,这件事侯爷和我一定会查清楚,还给妹妹一个公道。”苏忆儿说话了,倒是有当家主母的风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