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八十五章:卑躬屈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赵思阙坐在寝殿之中,屋中没点一根蜡烛,“主子还不知道呢?此次皇上出游主要就是为了白羽。”一个宫里小太监的话在赵思阙的耳边不停的回荡。

    最后就只剩两个字,犹如鬼魅一般在赵思阙的脑海中挥之不去,‘白羽,白羽,白羽。’

    梁齐回到宫中便因为受惊过度晕死过去,醒来之后他最关心的居然是白羽。

    此事也被小太监一字不落的传给了赵思阙。

    白羽那日雨中持剑的英姿早就像个魔鬼一样扎根在了赵思阙的脑海之中,赵思阙嫉妒的要命。

    现在可到好了,就连她最后的立足之本白羽都要来抢,她只剩下梁齐了,她觉得只要有梁齐在,她在众人面前还能抬得起头来。

    唯有在这不见半点光的黑夜之中,没人能看得见她的时候,她才会觉得安心。

    就这样枯坐了一夜,第二日她梳妆打扮了一番来到梁齐宫中,她现在能做的就是尽自己的努力笼住梁齐的心。

    还真是傻得可怜,一个作为玩物的女子,终究要依靠他人的女子,怎么可能真的开心顺意,无非只能卑躬屈膝。

    夜幕降临,乐安已经睡了,于是白羽爬到屋顶,看着满天的繁星。

    “老人总是说,夜晚天上的星星多,明日就是要下雨。”冷墨轩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他坐到白羽身边。

    白羽很自然的将头靠在冷墨轩的肩膀上。

    冷墨轩伸手轻轻敲了一下白羽的额头,“我还从来没想过,这一生会有你这样一个特别的人出现,打乱了我所有的脚步,让我能停下来欣赏沿途的风景。”

    “那柳涵雪呢?我一直好奇你对柳涵雪是什么样的感觉。”白羽道。

    “我的母亲去得早,不久后父亲也去了,这侯府的一切便都落在了我身上,我只顾着在朝中怎么步步为营,哪里顾得上什么儿女情长,娶柳涵雪就是因为能巩固柳氏一族的势力,但后来我发现她是打心底里爱我,我也曾试着去接收她,可是不合适的两人就是不合适。”

    冷墨轩顿了顿继续道:“在侯府我能让她锦衣玉食,却给不了她想要的。你还记得那日城外月下你拖着一身的伤痕回来吗?”

    白羽点点头。

    “虽然你受了伤,而你的眸子里却满是坚韧,就像是那种生长在岩石缝中艰难求存的野草,柔弱的似乎一指头就能摧毁,却顽强的能绝地求生,我怎么能不为之动容。”

    白羽笑笑,这番话她还是头回听到,生存在岩石缝隙里的野草,这个比喻有意思,在妖界她从来都被比喻成凤凰,高贵无比,让人只能仰视。

    可白羽更喜欢野草这个比喻,柔弱且坚强。

    “给我讲讲妖界是什么样子的吧。”冷墨轩道,刚才那番话虽然是发自内心,但真的说出来,多少有点不好意思,他得转移一下白羽的注意力。

    “妖界呀~”白羽陷入回忆,“不同的妖生活的地方都有所不同,像我们狐族就生活在雪山上,冰造的宫殿......”

    “那你在此处你的狐族怎么办?”

    “已经交给我的叔叔了,从此我就是人间的一个普通人了。”

    冷墨轩忽的转过头来,他没想到白羽为了他放弃了这么多,一个是高高在上的妖王,一个是人间侯府的一个妾室,值得吗?

    白羽从冷墨轩的眼里看出了他的所想,白羽伏在冷墨轩的胸膛上,听着他的心跳,“也许别的地方更美丽,但是那里没有你。”白羽拿起冷墨轩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上,“它告诉我,我喜欢呆在这里。”

    这日是昊儿的生辰,侯府就这么一个长子,自然还是要为他的生辰操办一番的,高倩早早的就准备了。

    白日也没什么可说的,不过就是众人在一处乐了乐,冷墨轩去朝中办事也没空,等晚上才回来。

    晚间客人们都走了,众人就聚在老夫人房里,厨房为小少爷下了一碗长寿面,做了寿桃。

    昊儿这孩子可能是随了高倩,做什么事都沉稳,丝毫没有小孩子的样子,他就坐在那,祖母问话他就答,不问他就不做声。

    倒是乐安,自白羽回来以后,她天天的和白羽冷墨轩在一处,知道了爹爹是疼她的,也就放的开了,此时正围在老夫人边上赔着老夫人玩。

    众人打眼看去,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乐安的生辰。

    高倩自然有些不悦,她倒是没的说,在这侯府她怎样都可以,但是他的儿子必须要有一席之地,若是白羽日后有了儿子,那她的儿子还能继承冷墨轩的位置,日后做这冷府的侯爷吗?

    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她谨小慎微一辈子,不就是为了这个孩子吗?

    老夫人近日来身子都不太好,请了大夫来看过,大夫只能摇头,人到了时候总该要走的,只能让老夫人在余下的日子里好好的陪陪她。

    冷墨轩进来,众人都站起来,乐安跑过去给爹爹请安,冷墨轩顺手就将乐安报了起来。

    这一幕看在高倩眼里,总不是滋味。

    冷墨轩坐下来,乐安便从冷墨轩的怀中出来,跑着玩去了。

    “今日是昊儿的生辰,朝里若不是实在脱不开身,我定是要陪陪昊儿的。”冷墨轩说着挥手叫昊儿过去。

    昊儿总和冷墨轩不是太亲近,现下见冷墨轩叫他,不知怎么了害怕起来,不管冷墨轩怎么叫他,他都不过去。

    “爹爹叫你呢,快去呀。”高倩到昊儿身边,想推他去冷墨轩身边。

    谁知昊儿哇的一身哭出来,躲在高倩身后,扯着高倩的裙摆,怎么都不肯过去。

    “算了,昊儿不愿过来,就算了,本也不是什么大事。”冷墨轩说完便坐到白羽身边去了。

    高倩蹲下来,擦掉昊儿的眼泪,“你怎么回事,那是你爹爹,你怕什么?”言语中多少有些恨这个儿子没出息。

    乐安和几个小丫头跑着满屋子的玩,这当然是老夫人允许的,老夫人这屋子本来就大,平时人气都淡了,现在看着孙女满屋子的玩耍,多了些热闹,心里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