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八十章:昏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当即梁齐便下旨,当日所有值班的太医全部斩首,原先赵思阙宫中跑了的宫女全部腰斩,至于德妃,便把这二十杖还她。
赵思阙复宠之日,宫中上下都不得安宁,惨叫声、哭喊声,弥漫了整个皇宫。
德妃被打的丢掉了半条命,若不是沈皇后照顾,她这条命非丢了不可。
德妃趴在榻上,一直小声的抽泣着。
“你错就错在以为这些事都是那妖妃所为,”沈皇后坐在德妃床边,将屋里侍候的人都打发了出去,“若无昏君,何来妖妃。”
德妃立刻止住了哭泣,抬眼看着沈皇后。
......
啪一声,茶杯被重重的放在桌上,险些被摔碎,“新帝登基不满三年,国库空虚,百废待兴,现在居然要兴师动众的为那妖妃修建思阙台!”说话之人正是怀化将军。
今日早朝之上,梁齐一意孤行非要给赵思阙建造思阙台,此工程耗费巨大,国库空虚,梁齐居然要向百姓加税,众臣皆反对,挨个进言,都没有改变梁齐的注意。
下朝之后,几位大臣便结伴前往军机处内堂,商议此事,朝中武官皆对冷墨轩马首是瞻,在座的除了几位素日和冷墨轩交好的文官,其余大部分都是武官。
冷墨轩坐在最上首的位置,目光深沉,一副不可撼动的模样。
怀化将军在朝中任命数十载,且武将本来就耿直,不会绕弯子,说起这事便越来越愤慨,坐立不安的在屋中来回踱步。
一文官掩面叹息,“今年天灾频发,百姓的收成本就不好,眼看就要活不下去,本该减税以安民心,现在居然要增税,这是明摆着不给百姓活路。”
怀化将军一跺脚,粗犷的声音道:“大不了我也学一回沈太傅,死谏一回,倒也图个眼前清净。”说完就往外走,准备去觐见梁齐。
“怀化将军稍安勿躁。”一直未语的冷墨轩开口了,在场的人都甚是听从冷墨轩的话,怀化将军也不例外,闻言立即安静了下来,坐回了自己的位子。
“侯爷说此事怎么办,我都听侯爷的。”怀化将军道,其余人也附和着,表示都听冷墨轩命令。
“沈太傅之死本侯虽然敬佩,但没甚大用,此事还要从长计议。”冷墨轩说完眼神更加深邃。
第二日早朝之中,冷墨轩主动请旨,愿为皇上及赵昭仪修建思阙台,此言一出满朝哗然。
有些人猜测,这冷墨轩难道只是个阳奉阴违只会讨好的小人,明知这思阙台建不得,他冷墨轩居然主动请缨。
梁齐大喜,重赏赐了冷墨轩。
天气渐渐的转凉了,秋日的阳光不似夏日那样热烈,像是一杯醇厚的酒,芳香且不烈。冷墨轩最近忙的都不见人影,白羽除了带着乐安玩,便是去老夫人处侍候,就像是原先做柳涵雪时一样。
侯府的田上出了甜瓜,这些甜瓜都是从普通的瓜中挑的最甜的,个头还要不大不小,所以数量并不是很多。
老夫人那里留了一半,剩余的基本都进了望舒院,各方妾室能分到一两个已经是很不错了。
老夫人推说自己上了年纪吃不了这性凉的东西,便只些许留了几个,其余的都给了惊鸿阁。
白羽从地窖要了冰块,将甜瓜冰冻着吃,更是美味,丫鬟将切好的甜瓜端上了,白羽尝了一个,绿俏站在她后面,白羽便又拿了一块送到绿俏嘴边。
白羽似乎忘了她现在不是柳涵雪了,就像以前一样,知道绿俏是个小馋猫,有什么好吃的东西都自然而然的分给绿俏吃。
绿俏愣了愣,她的动作和神态分明和柳涵雪一模一样,这样细微的小举动别人怎么能模仿的这么惟妙惟肖,难道......
绿俏张嘴吃了白羽送到嘴边的甜瓜,一股清凉伴随着甘甜涌入绿俏的口中,随即她的眼泪也吧嗒吧嗒的掉下来,自柳涵雪死后她便是一肚子的委屈。
现在看到白羽她总觉得自家主子回来了,所有的委屈一瞬间涌上来,她不禁哭出声音来。
“小姐~是不是你回来了~”绿俏一边哭一边说,每说几个字,就要哽咽一下,“小姐知不知道~绿俏有多想念主子~”
白羽站起来,拿出手帕,轻轻的帮绿俏拭去眼泪,可是绿俏现在就像是决堤的河水一样,眼泪越擦越多,“傻丫头,哭什么?”
这句话让绿俏确定,眼前这人就是她家小姐,因为除了她的小姐没人唤她傻丫头,这个称呼好久没人唤过了。
绿俏哇的一声哭的更大声了,抱住白羽,“小姐~你回来了就好了~”
白羽轻轻的抚着绿俏的头,安慰着她,渐渐的她的哭声才小下去。
梁齐与赵思阙在苑花园的亭下喂鲤鱼,一个小太监过来,一副不知如何开口的样子,梁齐趁赵思阙不注意向旁边走了走,这才示意小太监说。
小太监压低声音道:“人找到了,在宣平侯府。”
梁齐的眉头皱起,又是冷墨轩,缪玉就是死在宣平侯府的,因为这件事他才处处打压冷墨轩,他总觉得自己之所以不能和缪玉双宿双栖就是因为冷墨轩。
现在可倒好,白羽居然也被他冷墨轩抢先一步给夺走了,一股怒火从心中燃起。
这天下都是他梁齐的,白羽也是,不管如何他定要得到她。
冷墨轩这几日因为思阙台的事,忙的几乎不回侯府,白羽没事的时候便到青松院帮冷墨轩整理整理东西。
这日白羽正巧打开了放着她给冷墨轩手帕的抽屉,那手帕被烧的面目全非,冷墨轩却还留着。
“他居然这样珍惜这个破手帕。”想着白羽摆便从抽屉里将那半块帕子拿了出来。
阿才看见了,噗通一声跪下了,“白主子,这手帕可碰不得。”他哪里知道这就是白羽送给冷墨轩的手帕。
上次柳含莲动了这手帕,冷墨轩是什么反应阿才可是看见了,他从来就没见过侯爷这样骇人。
白羽见阿才这样,心中偷笑,“等墨轩回来你告诉他,这手帕我拿走了,他不会怪罪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