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七十八章:墙倒众人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有一点的,原本沈皇后对梁齐还是有一点期待的,期待他能做一个好皇帝,做一个好丈夫,可这一点可怜又可悲的期待在这一刻烟消云散了。
听了王忠的话,沈皇后幽幽的站起来,就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尸体一样,没有一点的表情,同时在没人看见的地方一股狠意在疯狂的滋长。
白羽打败柳狂肆的事很快便在京城传了起来,最后竟闹得宫里的人都知晓了,当时比武台下有一位画师,见白羽长的惊为天人,便将她画下来。
而这幅画这时正挂在梁齐的寝宫最醒目的位置,原本也是好奇什么样的女子能胜过柳狂肆,这才下旨寻来这画,却没想到画中女子的长相与缪玉竟如此相似。
看着这幅画,梁齐的眼不觉就红了,眼中晶莹起来。“缪玉是你回来了吗?”
正好此时国师应招来见,这国师最是个会看人脸色来事的人,此时见梁齐面色愁苦的盯着这女子的画像,便猜出几分他的心思来。
“国师认为这世上又借尸还魂,转世一说吗?”梁齐目光不离画像问道。
国师眼珠子一转道:“据古书记载,虽不知是何年月之事,但确有此事,书中记叙有一女子因在尘世间又未了之事,阴官便准许她借一相貌酷似之人还魂,只是还魂之人未必有之前的记忆。”
“没关系,只要她能回来,不记得朕也没关系。”梁齐像是自言自语,沉默了片刻又道:“国师果然是博览群书、精通古今,赏!”
国师闻言,大喜,这样的君主倒是正和他意,胡言乱语一番也能拿到赏。
赵思阙这两日都未受梁齐召见,若不是自己失了宠,想到这里她心中不安起来,她娘家也没什么人,若是真的没了皇上的宠爱,在后宫岂不是要过水深火热的日子。
之前梁齐为表对赵思阙的宠爱,特地在她宫中设了个小厨房,里面的御厨都是精心挑选的,手艺极好。
赵思阙跑到小厨房,叫御厨做了羹汤,准备带给梁齐,为了表示这羹汤是她自己做的,她还狠心将自己的手故意烫伤。
打扮得当,赵思阙便往梁齐的寝宫去,却被王忠拦住,“娘娘,圣上吩咐了,任何人不得打扰。”
赵思阙立刻变得狰狞起来,“狗奴才,擦亮你的眼睛看看,本宫你也敢拦,不怕皇上责罚吗?”说完便抬脚要往里走。
王忠虽被赵思阙叫做狗奴才,面上却没有一点怒色,始终笑盈盈的,“还请娘娘不要为难奴才,这也是皇上吩咐的。”
赵思阙见这法子行不通,于是立刻变了脸,装作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抬高声音喊着:“皇上,是阙儿呀~皇上真的忍心不见阙儿吗?这几日不见皇上,阙儿心中空落落的,不知道皇上这几日可好。”
寝宫中没有一点回应。
“娘娘请回吧。”王忠说着做了个请的手势。
赵思阙将食盒往王忠怀中随意一扔,便转身离去。
身边的小宫女小心的扶着赵思阙,“皇上不肯见主子这可怎么是好,内务府那帮势力的狗东西,见主子不得宠了,便拼命的克扣咱们宫里的用度,这......”
啪,赵思阙一个巴掌狠狠的落在宫女的脸上,“你哪只眼睛看见本宫不得宠了?”
丫鬟赶紧跪下,“是奴婢说错了话,请主子赎罪。”
“本宫当是谁呢?原来是赵昭仪。”德妃在御花园中赏花,正好看见了赵思阙,因为赵思阙沈太傅触柱而亡,德妃母家本就是沈家门下的,现在因此事害的德妃家中也遭变故。
如今看见赵思阙这狂妄的嘴脸,德妃心中更是愤恨,正好今日就解解这满肚子的怒火。
赵思阙还当这是她得宠的时候,见到德妃也不问安,别过脸去,一副看不起德妃的模样。
“呦呦呦~看看,有些人不过一时爬上了枝头,就真的以为自己是凤凰了,现在跌下来了,还敢给本宫甩脸子。”德妃道,“钱嬷嬷,这赵昭仪一下犯上,见到本宫都不行礼,按照宫规应该如何处置?”
德妃身后一老奴上来回话道:“回娘娘,按照宫规应当杖责。”
“那应该杖责多少呢?”德妃道。
“这个要看娘娘想怎么罚了。”
赵思阙此时还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对自己的身份和处境一无所知,她尖细的声音,轻蔑的道:“你敢动我,不要命了吗?”
德妃轻哼一声,钱嬷嬷在德妃身边久了,此时不由分说,上来就赏了赵思阙一个耳光,这宫里的老嬷嬷打人可和小宫女不一样,力道重的不是一般人能挨得住的。
赵思阙被打的脑袋发昏,一边脸立刻红肿起来。“你......”
话为说完,钱嬷嬷又是一巴掌,“老身在宫里这许多年了,最会教导这不懂规矩的妃子。”
赵思阙不敢再开口,怕又挨巴掌,此时她对自己的处境才有所了解,没有圣宠,别的妃子对她都可以任意欺凌,果然爬的越高摔得越重。
“钱嬷嬷,带着赵昭仪去内务府领二十杖,嬷嬷亲自看着,打轻了或者打少了,便从头再打。”德妃说完,扬长而去。
整整二十板子一下也没少,没一下都使足了力气,待二十板子挨完,赵思阙早就昏死过去,背后血肉模糊,头发散开来,金银首饰都从发间掉了下来。
被抬回寝宫赵思阙这才醒过来,房中空无一人,她背后的伤也没有得到医治,唤了几声,也没有宫女进来,还真是墙倒众人推,赵思阙苦笑,这样下去只能是等死。
她怎么能甘心,多不容易她才进了宫,多不容易她才讨的皇上的喜爱,一股狠劲涌上心头,她忍着剧痛拉着床幔爬起来。
却还是碰的摔倒在地上,屋外一个宫女这才走进来,正是白日挨打的宫女,小宫女倒是心思单纯,也不记仇,着急的跑过去扶赵思阙,“宫里的其她宫女都跑了,奴婢去找太医,太医也不来,这才想着去找点药给娘娘上药,娘娘这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