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七十六章:欺软怕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那乐安告诉母亲好不好,让母亲也跟着乐安开心开心。”
乐安想了想道:“乐安的娘亲回来了。”说完乐安高兴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高倩脸倏地白了,柳涵雪的名字涌上她的心间,死了的人怎么可能回来呢?可是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在告诉高倩,柳涵雪真的回来了。
惊鸿阁需要人打扫,今夜是没法住了,白羽便留在了青松院。
屋里的蜡烛火焰一跳一跳的,好像在未即将发生的事雀跃着,两人并排坐在榻边,脸都有些绯红,也不知是不是烛光映衬的。
“本该八抬大轿三媒六聘的迎你入门的,先如今却这样仓促~”冷墨轩道。
白羽笑着道:“你我不早就是夫妻了吗?”
床帘缓缓放下,两人几乎鼻息相闻,呼吸渐渐的沉重起来,冷墨轩怕弄疼白羽,忍着身体中窜动的烈火,小心翼翼的试探着。
白羽白皙的脸颊越发红润起来,她自己的这副身体可是第一次经历人事,开始心中还有些害怕,但冷墨轩的温柔让她心中所保留的那点芥蒂烟消云散。
床帐之内渐渐弥漫满了一股像是带着淡淡甜味的玫瑰芳香,炙热且柔情。
“本应该是怨天尤人觉得命运不公,却发现自己是何等的幸运,因为遇见你。”
也渐渐深了,冷墨轩却没睡,他偏着头看着自己旁边已经睡熟了的白羽,感受着她均匀的呼吸,这一切幸福来得太突然了,让他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好像非要用眼睛看着白羽,他才相信这不是一场梦。
轻手轻脚的将白羽拥在怀里,感受着她身上传来的温度,冷墨轩这才放心睡去。
晨曦徐徐拉开了帷幕,第一缕晨光射穿薄雾,迎来了一个温馨的晨,白羽这一夜睡得很香甜,她甚至都没有做梦,只是下意识的觉得自己好像躺在软绵绵的云朵上那样舒服。
还是枝头的鸟叫吵醒了她,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懒洋洋的躺在冷墨轩怀中,偌大的榻被自己占去了大半,而冷墨轩可怜兮兮的占了个小小的地方。
顿时觉得冷墨轩又可爱又好玩,不忍心吵醒他,白羽蹑手蹑脚的下了榻,穿戴整齐,出了青松院,去了惊鸿阁。
柳含莲站在惊鸿阁门口,看着府中百十个下人在打扫布置惊鸿阁,心中的嫉妒就像是一只被触怒了的狮子,狂吼着,在她心中肆意崩腾着。
这一切都本来是柳涵雪的,而她的到来就是为了接替她那个死去了的表姐的,对,这一切本该是她柳含莲的。
这样想着她便踏入了惊鸿阁,红墙绿竹,院子里虽未全部收拾得到,却已显出其中的雅致。
正时乳娘和绿俏带着乐安到了这里,她们的东西昨晚便都搬来了,现在也收拾的差不多了。
“乐安~”柳含莲装出一副温柔的样子,唤了一声乐安。
乐安对这个喜欢惹事的姨娘可没什么好影响,于是不理会她,还往乳娘后面躲了躲。
柳含莲却不甘心,她勉强笑着,走近乐安,“乐安别怕,到姨娘这来。”说着就生出手拉扯乐安。
乐安死死的抓着乳娘的衣角,小脸憋得煞白。
“柳主子,小姐不愿就算了吧。”乳娘不好太驳柳含莲的面子,只能懦懦的道。
柳含莲本来就因为乐安的疏远下不来台,强压着怒火,此时正好借机发泄出来,“你算是什么东西?也要你个奴才来管我。”
乳娘被说的一时没了话,只能低头站在那里,护着身后的乐安。
倒是绿俏这丫头心直口快,“你干什么?没看到小姐都害怕了吗?亏你还与柳丞相家沾亲的,在侯府不帮衬着小姐也就算了,还处处想着用小姐讨侯爷宠爱,你也配。”
“你!”柳含莲气急了,指着绿俏,“我今日不好好收拾收拾你,我看你连自己什么身份都不知道了。”
说着柳含莲抬手就要打绿俏,却被白羽抓住了。
“这是在干什么?绿俏是侯爷新分给我的丫鬟,若是有哪里做的不对,也是我来管教,就不劳烦你了。”白羽面无表情,但就是让人有种畏惧的感觉。
说罢,白羽猛地松开柳含莲,柳含莲吃力,向后趔趄了几步。
昨日离得远看的不真切,今日这个距离再看,这白羽也太美了些,美的都让人心中发寒。
乐安此时一脸欢快的叫着娘亲,冲着白羽跑过来,白羽抱起乐安,眼中都是慈爱。
柳含莲在侯府还没有吃过这样的亏,向前走了两步道:“你不过是昨日才进的侯府,就敢这样和我说话,你知道我是谁吗?就连夫人都要看我脸色行事,你算什么?”
白羽实在是懒得和柳含莲胡搅蛮缠,倏地扭过头看向柳含莲,眼中神色变得狠厉,嘴里淡淡的吐露出三个字:“滚出去。”
柳含莲被怔住了,她哪里能想到有人会这么和她说话,实际上她不过就是个欺软怕硬的主,真的遇见像白羽这样的,她还不是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怎么?还要我送你?”白羽见柳含莲站着不动,便道。
柳含莲不敢再说什么,转身出了院子,在院门外小声骂了两句,这才离开。
好熟悉的感觉,绿俏心道。原本她还是比较抵触这个才一天就将侯爷迷得圣魂颠倒的女子的,也害怕这人和柳含莲一样接近乐安就是为了借机讨好侯爷,可刚才那一幕,白羽护着她的样子好像在哪里见过,经历过。
不置可否,她蒙头跑进了屋中。
白羽自然知道绿俏这是怎么了,但怎么和她解释呢?难不成说:“柳涵雪早就死了,之前是我,这个狐妖在她身体里,现在我才用自己的身子回来了。”
这还不得吓死这个小丫头,来日方长慢慢来吧。
冷墨轩几乎是后半夜才睡下,所以早晨便睡得迟了些,待他醒来,边上竟空无一人,他吓坏了,以为昨日发生的种种都很往常一样是个梦,又或者是今早她又离开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