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七十三章:尊姓大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既上了这比武台,姑娘就休怪在下无礼了。”柳狂肆,向来也不是个细心的人,也不管白羽有没有兵器,说完便挥剑直向白羽面门刺来。
白羽现在没了法术,所以在力气上和柳狂肆比肯定是吃亏的,但柳狂肆身材魁梧,白羽可以凭巧取胜。
只见白羽一只腿立住,保持身体的稳定,上半身向后仰去,躲过柳狂肆袭来的利剑,齐腰的青丝在空中飘逸,紧接着另一条腿抬起,脚重重的踢向柳狂肆握着剑的手。
这一串的动作一气呵成,柳狂肆根本来不及反应,手中的剑便已经被白羽踢掉了。
白羽笑道:“这样才公平。”
柳狂肆急于胜过白羽,也不去捡那剑,而是挥拳过来,想擒住白羽。
白羽闪身让开柳狂肆的攻击,一把捡起刚刚落地的剑。
柳狂肆也是久经沙场之人,见一招落空,立马回转身来,又是一招,这招可是柳狂肆的看家本事,右手先做个挥拳的动作,紧接着左脚高抬直袭白羽面门。
柳狂肆还真是一点都不懂的怜香惜玉,这一脚若是落在白羽面门,鼻梁都要被踢断不可。
比武台下看热闹的人,都屏息以待。
果不其然,白羽轻而易举的躲过了柳狂肆的拳头,这正中柳狂肆的下怀,只是一瞬,柳狂肆的便抬脚袭向了白羽。
众人心说不好,白羽刚刚躲过柳狂肆的一拳,还没站稳,哪里能躲得过柳狂肆如此迅速的连招。
结果却出人意料,白羽并没有要向后躲的意思,而是直接蹲了下去,用了一招扫堂腿。
柳狂肆万万没想到白羽有如此快的反应,几乎将自己所有的气力都使在了踢出去的腿上,所以站着的腿本就不稳,白羽轻轻一扫居然就将一个身材魁梧的七尺男儿扫倒在地。
台下众人不禁发出一阵惊叹。
柳狂肆的反应极快,刚刚倒下就向后滚去,想着不被白羽拿住。
却还是没有白羽的反应快,一介凡人再厉害,也没有白羽这只千年狐妖厉害,柳狂肆经验丰富,还能有白羽千年来积攒的经验丰富?
白羽早看准了柳狂肆下一步的动作,他这一滚,正好滚到白羽的利剑之下。
白羽用剑韧指着柳狂肆的咽喉部,不疾不徐的道:“你输了。”
柳狂肆也不是泼皮无赖,见事情已成定局,便大方认输。“既然是我输了,我这便入朝辞官。”说着他便要按照约定跪下叩首认错。
白羽拦住他,“将军大可不必这样,我与将军一战无非是为了证明女子也可以与男子一样,将军既已经明白这个道理,便不用这些虚礼了,再者,将军多年沙场征战保护一方百姓的平安,怎能为了这样一个小赌局便辞官。”
柳狂肆听了白羽这番话,也不执意要辞官了,只是越发敬佩起白羽来,白羽看着年纪也不大,竟然有如此xiong襟,与往日他所见的那些只知道守着后院那一亩三分地的女人截然不同。
柳狂肆抱拳俯首道:“敢问姑娘尊姓大名。”
“白羽。”留下姓名白羽便扬长而去。
冷墨轩独自一人在案前神伤,久久才回过神来,提起笔,停在宣纸上却不知写点什么,墨水从笔尖落下来,在纸上形成一个墨点。
那墨点快干了,冷墨轩才落笔,‘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侯爷,老夫人请侯爷去用饭。”阿才在外禀报。
待冷墨轩来到老夫人的院子,菜已经上齐了,高倩并着两个孩子,还有陆小柔、柳含莲都在屋中。
“母亲见谅,儿子来晚了。”冷墨轩说完坐在了老夫人旁的空位上。
他低着头,面无表情,也不言语,只随便夹菜吃。
高倩抬头看了冷墨轩几次,想说些什么却也不知如何开口,柳含莲因着上回的事,也不敢言语。
陆小柔见众人都不言语,觉得甚没意思,也只低头吃饭。
老夫人知冷墨轩现下这情形都是因柳涵雪,本以为冷墨轩时间长了就会忘掉那些事,谁知一年过去了还是这样,他从早忙到晚,就是为了让自己没有时间去想那个人。
今日这家宴就是为了让冷墨轩将注意力转移到后院其她的女人身上,现在看来却没甚大用。
吃完饭,屋里更是静悄悄的,没人说话。
“爹爹你看,这是周妈妈给我的。”乐安拿着支堆纱的钗环给冷墨轩看。
冷墨轩许久未见乐安,如今抬头细看,乐安长的越发像柳涵雪,心中难受。
于是只轻轻点了点头,便收回了目光不再看乐安,乐安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藏到乳娘身后去了。
三岁的孩子也懂些事了,高倩虽对乐安也算照顾,但终究不是亲生,又加上她还要照顾比乐安小近一岁的昊儿,便更加顾不得乐安,冷墨轩又处处躲着乐安。
府中有些下人,虽明面上不敢怎样,但背地却还是从乐安身上偷偷刮点好处,比如偷偷克扣些吃穿用度。
久而久之,乐安便没有同龄的孩子活泛,有时还要小心翼翼的讨高倩和冷墨轩的欢心,懂事的让人心疼。
第二日一早高倩要上街采办,见乐安奄奄的,想着正好带她上街玩玩,于是乘着马车带着几个丫鬟婆子去了京城最繁华的街道。
乐安这可是第一次出府,还是来这样热闹的地方,刚开始有些怯生生的,一直拉着高倩的裙摆,跟在高倩后面。
可街上好玩的事越来越多,路过一个风筝店,乐安便被里面花花绿绿、各式各样的风筝迷住了,抓着高倩裙摆的手,不觉便送了,站在原地看着风筝眼睛都挪不开了。
今日也不知怎么了,街上的人格外的多,全都向着比武台跑,高倩对武功不敢兴趣,便逆着人.流的方向走,手里还抱着昊儿,以为乐安一直拽着自己的衣角便没注意。
跟着的丫鬟婆子,都忙着采买,更没有顾上乐安,等众人采买得当,乐安早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