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七十一章:恃宠生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果不其然,这马走出不不过二十余里路便走不动了,白羽只能下马牵着马走,时不时还要停下来让那马休息休息。
白羽真是肠子都悔青了,这还不如她自己走着去京城呢,整了这么个祖宗,反而被它拉慢了一大半的进程,一日的路程要走出两日去。
再这样下去,原本就只比白羽晚出发两日的韩子木都要追上白羽了。
但这马已经垂垂老矣,若是将它丢在半路上,它定死无疑。
没办法白羽只能硬着头皮,牵着这老马走走停停,好不容易到了一处城镇,这城中倒也繁华,因为来往路过的旅客多,要满足来往旅客的需求,所以这里也算是应有尽有。
白羽牵着老马来到城中一家客栈,可以在这里稍作休息,然后换一匹马,也算是给这老马找了个养老的地方。
白羽拿了房间的钥匙刚要上楼去,就被后面的人喊住了,“白羽姑娘~”
这声音一听就知道是谁的,还是被韩子木给追上了,白羽回过头来礼貌的笑笑。
“白羽姑娘那日何故不辞而别?”韩子木问道。
这么明显还问,白羽这不明摆着不想和韩子木同行,“之前已经很麻烦世子了,若是再留下恐怕不合礼数,还请世子原谅白羽的不辞而别。”
“何来麻烦一说,白羽姑娘太客气了。”韩子木道,说着韩子木拿出一个簪子来,那簪子倒不是多精致,只是看着很好看,玉制的,上面嵌着几颗蓝色的宝石。
“这是来的路上,路过一个首饰铺看见的,想着正合适姑娘,不觉就买了下来,却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姑娘,没想到今日还能再见姑娘,这簪子便赠予姑娘。”
白羽不想和韩子木多说什么,也没拒绝,收了下来,聊表谢意便上了楼。
梁齐躺在空荡荡的寝宫里,夜出奇的静,静的让人心中生寒,缪玉走了,母后走了,终于他身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每天接受众人的跪拜,他却开心不起来。
第二日便是选秀的日子,自从梁齐做了皇帝,几乎一月就要选秀一次。
三排妙龄女子都盛装打扮了站在殿前,有的神采飞扬,誓要在宫中争得一席之地,有的神色淡然,看来是并非自愿入宫选秀。
梁齐从她们面前经过,她们都低着头不敢触犯圣颜,“你抬起头来。”梁齐不疾不徐的道。
梁齐面前的一个秀女慢慢的抬起头来,不但没有想别的秀女那样胆怯,而且对着梁齐嫣然一笑。
梁齐大笑道:“不错,不错,就是你了。叫什么名字?”
那女子悠然欠身行礼道:“回皇上,奴婢姓赵名唤思阙。”
梁齐之所以喜欢这赵思阙,主要是应为这些秀女都穿的极其艳丽,只有赵思阙穿的素净些,这便与缪玉平时的穿着有几分相似,更奇的是她的眉眼之间又有两三分像缪玉。
梁齐后宫那么多的女子,打眼看去都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不管何处都有几分像缪玉。比如眼睛长的像缪玉,又或者是嘴长的像缪玉,更甚者说话的语调有几分像缪玉。
平日要是能有人能与缪玉有个三分相像,在后宫就已经甚是得宠了,更别说这赵思阙能有个五分相像了。
当即梁齐便封赵思阙为昭仪,这位份仅次于妃位,梁国开朝以来就没有哪个秀女一入宫就能有此位份。
若不是妃位都有人了,梁齐绝对要封她个妃位不可。
白羽又和韩子木行出去了三四日,眼看便要到京城了,为了减少和韩子木独处的时间,白羽特意选择骑马,可一路上韩子木都陪行在白羽旁边。
韩子木一路上都在有意的和白羽聊天,说的内容无非就是些他觉得自己经历过的有趣的事,而这些事,早在白羽是柳涵雪的时候就听过了。
原来这韩子木与姑娘家聊天都是这一套说词,亏了白羽当时还觉得这韩子木让人亲切。
白羽有一搭没一搭的回应着韩子木,尽量不让他看出来自己听过这些事。
“再有一日的路程便要到京城了。”韩子木道。
白羽心中一奋,总算是到了京城,再不到京城她的耳朵都要起茧子了。现在要想办法甩了韩子木才行。
白羽推说要方便,钻进林中,朝着与韩子木等人相反的方向一路小跑,也不知跑出去多远,反正是把韩子木甩掉了。
可缓过神来,白羽才发现自己在林子里迷了路,早知道做柳涵雪的时候有空就经常出城来转转了,也不至于这样,现在天色已晚,白羽找了棵大树爬上去,坐在粗树枝上,靠着树干,这样休息一晚,明日天亮了再找路,应该能找回京城去。
后宫是多少女子向往的地方,因为一旦得到皇上的宠爱,就可以飞上枝头变凤凰,其实那却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四面高高的围墙,把人死死的困在里面,只有那些让人艳羡的事传出宫出,而那些阴暗的事却沉在了御花园的深井中。
自赵思阙入宫以来,可谓是三千宠爱在一身,梁齐是夜夜唤她来侍候。
这日赵思阙在御花园中携花,那红艳艳的牡丹高贵而娇艳。
这些红色牡丹都是当今皇后沈氏命人种植的,沈皇后的母族乃是书香世家,其父沈太傅在朝中颇受尊敬,所以这沈氏之所以能入宫为后,靠的都是母族的荣耀。
而她本人丝毫不受梁齐的宠爱,在梁齐心中皇后之位应该是属于他的缪玉的,如今却被这个女人占据了,于是丝毫不给沈皇后好脸色。
赵思阙现在后宫的地位已经是无人能及,所以恃宠而骄,生出几分傲意来,别说是后宫妃嫔,就连皇后她也不放在眼里。
好好的牡丹被赵思阙撕扯着糟蹋了一地。
“大胆,居然敢这么糟蹋皇后娘娘最爱的牡丹。”一女子的声音传来,原来是德妃郑氏。
郑氏前面几步的地方正站着沈皇后,沈皇后一身大红凤袍,头戴金凤冠,面上无一丝波澜,梨涡浅笑看着赵思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