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七章:挥之不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夜间绿俏在暖阁里睡熟了,白羽却怎么都睡不着,过去了一千年的事,可现在想起来还是历历在目,心里犹如刀割般,那个抹不平的伤口其实一直都在,只是白羽装作看不到,有时候那伤口被什么拉扯了,虽然装做看不到,也撕心裂肺的疼。
千年前的狐族居住在白雪皑皑的雪山上,虽然到处都是银装素裹,但却没有一点寒冷的感觉,那雪常年不化,倒成了狐族特有的标志。
狐族王殿便坐落在高耸入云的雪山顶上,宫殿由玉石混着千年寒冰所铸,四周云雾缭绕如同仙境一般,白羽作为狐族的公主广受族民爱戴。
那时狐狼两组交好,来往甚密,所以白羽自小便和狼族皇子炎冥要好,长大之后白羽成了妖界有名的美女,而炎冥也成了众多女妖追捧的对象。
落水湖畔,炎冥牵起白羽的手,“我,炎冥,此生只爱白羽一人。”他一字一句说的情真意切,夕阳下炎冥眼中含情脉脉,身侧湖面从桃红色,变到蔷薇色。
炎冥从小就对白羽照顾有加,处处呵护,白羽又怎么会相信眼前这个人对她说的都是谎话,她对他的爱深信不疑。
直到有一天他手中的剑染上狐族的鲜血,直到白羽母后和父王鲜血淋漓的倒在他的剑下,白羽才恍然明白他不过是个很会说谎的人罢了。
炎冥站在狐族的大殿中,手中提着的剑正往下滴着血,鲜红的血液一滴接一滴的滴落在洁白的地面上,他低头看了一眼浑身是血跪在地上的白羽,嗤笑一声,眼中虽然带笑却皆是入骨的寒冷。
白羽扬起头看了一眼这个站在那里高高在上的男人,多么出色的演技,这么多年既然丝毫没有半点破绽,可笑,真是太可笑了,那个原本让她想起来就心里暖洋洋的人,居然成了一把将她砍得皮开肉绽的刀。
炎冥将白羽带回了狼族。
“要不是你是狐族公主,我又怎么会费尽心思的接近你。”狼族王座上,炎冥心不在焉的把玩着手中的玉佩,他薄唇一抿,白羽便被关在了狼族冰冷阴暗的地牢里,刀尖陷入肉里的感觉、竹签扎入指尖的感觉、烧红的铁落在肌肤上的感觉......白羽都一一尝试了。
原来心死了身上就没那么疼了,十日之后白羽被狐族的死士救出来,再次见到了阳光,她却再也感受不到阳光的温暖了,眼泪哭干了,狐族没有了,父皇母后也没有了,一夜之间什么都没了,只剩下对炎冥入骨的仇恨。
还有白羽对自己的恨,如果现在的她能见到那日夕阳下的自己该多好,白羽就可以狠狠的抽她一个巴掌,大声的告诉她,他都是骗你的!你个白痴!
担起整个狐族的责任也是为了报仇,白羽披上战甲,带领残余狐族与狼族缠斗了数年,应该是从那时起,她身上永远套着战甲,睡枯草,枕冷石,风餐露宿。
所有任何威胁到她的人她都会毫不留情的铲除,谁知道那些人是不是也和炎冥一样会演戏呢?
最终狐族大败狼族,这在妖界看来是一个奇迹,白羽手中提着炎冥的首级,站在狼族的大殿上,狼族的俘虏和我狐族的子民皆匍匐在脚下,白羽却高兴不起来,眼泪浸满了眼眶。
重建狐族,妖界自此多了一位令众妖闻风丧胆的狐帝。
记忆越清楚白羽越觉得穿不上气来,便披衣下床,才走到暖阁,绿俏便一咕噜爬了起来,这丫头明明睡得那样熟,白羽脚步也很轻,怎么白羽有一点动静就会醒。
“小姐,你怎么醒了?要吃茶?还是被子薄了?”绿俏此时还睡得有些迷糊,却一心关心着白羽。
白羽只淡淡道:“你继续睡。”便掀开帘子走了出去。
夜已深,一轮皓月当空,却不见半点星辰,屋外的寒冷让白羽舒服了一些。
隔夜白天刚吃过早饭,柳風华便到了白羽屋里,举止投足间透着温文尔雅,他在白羽身边坐下来,旁边的书童小心翼翼的递上一幅画来。
白羽不太懂人间的画作,但也能看出这画绝非凡品,这画画的是一幅荷花图,雨过晴天,翠绿的荷叶上沾满了水珠,在阳光下泛起细碎的银光,那荷花吐露着绝卉芳华,洁白柔软。
“侯府老夫人最喜水墨画,她的房间里收藏了一套四季图,但夏这一幅图却求而不得,明日你回去便把这画给了老夫人,你身在侯府怎么也该有个能依靠的人。”柳風华道。
现在侯府的老夫人可不是冷墨轩的生身母亲,早在冷墨轩十岁的时候他的母亲便去世了,老侯爷便娶了江南王府的嫡女,也就是现在的老夫人。
她入府以来却没有生下一男半女,所以对冷墨轩视如己出,待老侯爷去世,老夫人便吃斋念佛,后院和前面的事一概不理,就连前几日冷墨轩迎娶苏忆儿的时候她都不曾理会。
白羽也早想着在侯府找个靠山,而侯府说话有分量的也就冷墨轩和老夫人,冷墨轩自然是不能选,现在还是不要离冷墨轩太近,以免雪上加霜惹得后院那群女人嫉妒。
所以就只能选老夫人了,这两天白羽将老夫人的喜好打听了个遍,正愁从哪里下手呢,柳風华便送来了夏图,还真是雪中送炭。
白羽也不说什么虚词,真的需要的她就会大方的收下,“涵雪谢过哥哥。”
“你我怎么还说谢谢。”柳風华与柳涵雪乃一母所生,自幼就很是疼爱这个妹妹,所以两人见面也从不见外,多打闹在一处。
白羽却不是柳涵雪,她下意识的和所有人保持着距离,对柳風华也格外客气。
柳風华见白羽不言语,只当是妹妹近日所受的刺激太大,所以才这般对周围的一切都没甚反应,给人一种黄昏老树的深沉。想起妹妹在家时最爱吃火锅,于是叫白羽晚上到前厅一家人吃火锅,说不定能让她心情好些。
白羽没多想便答应了下来。
一只有力而温暖的大手轻轻的落在了白羽头上,“我的妹妹变得懂事了,知道有些事自己拿捏了。”
原来的柳涵雪若是在侯府受了什么委屈就要跑回娘家,找母亲,找哥哥,而如今出了这样的事,她不但没有跑回来,反而在回家后只字不提,虽然妹妹懂事了,但柳風华兴中却涌出些许忧伤,是做哥哥的没尽到保护妹妹的责任,不能让妹妹一直无忧无虑、天真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