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五十六章:练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李氏见到冷墨轩,还没开口说话。
冷墨轩便示意阿才,将一包银子给了李氏,李氏咧着嘴笑着,那笑容活像是一只蛤蟆,而且还是那种会吞吃金银的蛤蟆。
李氏掂了掂手中的一大包银子,份量不轻,足够她一家挥霍很久了。
“那老身就谢过侯爷了。”说完拉着苏明儿就要走。
“站住。”冷墨轩道,“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若是还有下次,侯府的大门你可能未必出的去了。”
冷墨轩语气虽然平和,但说的话却足够将李氏吓破胆了,“是......是......”
婆子逃也似的离开了侯府,她再傻也不会拿自己的命冒险。
苏忆儿这个名字从此以后便全然消了,没有一个人会记得她,大皇子不会,冷墨轩不会,就连她的娘家人也不会。
但也许,有时候冷墨轩会想起庙会上那个为了救人奋不顾身的姑娘,那个姑娘和最后的苏忆儿好像不再是一个人了。
乐安今日也不知道怎么了,白羽和绿俏、玉沙怎么哄都闹个不停,像是要把屋顶都哭的塌下来一样。
各种办法都试了,白羽实在是束手无策。
“求求你了,别哭了~好不好?”白羽抱着乐安无奈的道。
“怎么了?”冷墨轩从外面进来,看着白羽再看看乐安,伸手从白羽怀里抱过乐安。
这小家伙是真的不给白羽面子,在她怀里就哭个不停,怎么一到冷墨轩怀里立刻就安静下来了,还张开嘴咯咯的笑了起来。
“奇怪了~你个小家伙还认人的呀~”白羽捏捏乐安的脸道。
随即白羽又疑惑的看向冷墨轩,“乐安应该是你的第一个孩子吧,你怎么会抱的?而且抱得这么好?”
冷墨轩的脸一下子红了,他要怎么告诉白羽,在白羽生乐安之前,自己就已经在屋里用枕头练了许久怎么抱孩子。
冷墨轩和白羽一样都是拿惯了刀枪的人,对于抱孩子这种事就显得格外笨拙,也是初为人父,他在屋里反反复复的练了好久才这么熟练的。
“有......有吗?就是随便抱的。”冷墨轩道。
白羽信以为真,“原来抱孩子这种事也要天赋的~”白羽感觉在乐安身上比冷墨轩矮了一头。
冷墨轩轻轻的将乐安放进摇篮里,这孩子也不哭,没一会儿便睡着了。
“走吧,我带你去个地方。”
说着两人来到马厩,齐铭已经回妖界了,白羽随便选了一只赤毛烈马,骑上去。
冷墨轩浅笑,同白羽骑上同一匹马,从后面拥住白羽。在白羽耳边道:“你怎么这样会选?正好选了我的坐骑。”
微热的风在白羽耳边吹过,她的脸倏地红了,“要不我重新另选一匹吧。”说着便挣扎着要下马。
冷墨轩却抱的她更紧了,根本不给她下马的机会,扬鞭,马便疾驰出了侯府。
马跑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两人到了一个山谷。
一条清澈的河流从峡谷中穿过,远远的流淌向天际,望不到尽头,两岸是大片的草原,落在青草上的露珠,在阳光下闪耀着,像是有人洒了一把宝石在草原上。
岸那边还有几只梅花鹿,在悠闲自得的吃草。
“来~”冷墨轩先下来马,然后向白羽伸出手。
白羽几乎没什么都没有想,便把手搭在了冷墨轩手上,下了马。
没人抓着缰绳,那赤马也不跑,就留在原地吃草。
“这里很美。”白羽像是在告诉自己一样,默默的说了一句。
“嗯,很美。”冷墨轩却回答了。
两人这样沿着河流,慢慢的向远处走。“妖界有这样的美景吗?”冷墨轩问白羽。
白羽点点头,“有吧,只是我从未留意过。”
“从今以后你会有很多时间去欣赏人间的美景。”冷墨轩道。
白羽低头笑了笑,随即看向冷墨轩,“看来你是不打算放我走了?”
说实话,在这样美丽的地方谈这件事有些煞风景,冷墨轩有种说不出的难受,这么久了,他以为她会接受自己。
他想开口问她为什么就是不肯接受自己,却忍住了。他装作没有听见白羽的话一样,拿出一个哨子来。
哨子尖利的声音划破长空,不一会儿湛蓝的天空中出现一只翱翔的苍鹰,它在两人头顶的上空盘旋了一会儿,然后落了下来,冷墨轩抬起胳膊,让猎鹰站在他的胳膊上。
“它叫苍石,是我驯养的,送给你,也算是个解闷的玩意。”说着冷墨轩将哨子递给白羽。
白羽接过哨子,抬起胳膊,仓石便落到了白羽手臂上,白羽一扬胳膊,苍石展开双翅,飞回的天空中,一会儿便不见了踪影。
“谢谢~”白羽道。
“你喜欢就好。”
两人躺在草地上,看着空中的云,它们或散或聚,或浓或淡,它们可以不停的变化形态,好像在显示它们是一切的化身。
“其实我并不讨厌柳涵雪,只是她是柳家之女。”冷墨轩道。
对呀,柳家之女,大皇子的死对头,大皇子的手段白羽清清楚楚的领教过,只要冷墨轩表现的对柳涵雪稍有那么一点的好,大皇子就会怀疑冷墨轩已经和二皇子站在一起了,所以他就不得不想办法除掉柳涵雪,以此断了两家的联系。
白羽其实早就想明白了,若是那日冷墨轩真的能休了柳涵雪,对于柳涵雪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柳涵雪死了,服毒。”白羽道。
冷墨轩沉默了片刻道:“我知道,是我去晚了。”那一夜冷墨轩本想把所有的事都告诉柳涵雪的,这样她就不会想不开,她就不会服毒,只可惜他还是晚了一步。
冷墨轩承认,自己从未喜欢过柳涵雪,不是她不够好,就是单纯的不喜欢而已,喜不喜欢谁这件事,哪里能解释的清楚呢?
但冷墨轩从来也没想过要伤害柳涵雪,他清清楚楚的知道,在侯府,真心的喜欢他的人,能为了他放下一切的人,也许就只有柳涵雪了,他本想保护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