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五十四章:泉山一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转眼乐安便满月了,这可把白羽憋坏了,这一月来,白羽被绿俏和玉沙管着,房门都不让出,老夫人那里流水般的补品送过来。
如果再不放白羽出房间,她真的要和那些成日在淤泥里打滚的猪族一样了。
白羽修书一封给柳風华,约他泉山一游,答应了韩莺云自然要做到。
第二天一早韩莺云就让小厮套了马车等在了侯府门口,白羽姗姗来迟,“表嫂你终于来了。”
白羽看去,韩子木居然也在。
“哥哥说不放心,非要跟来,我们坐马车,哥哥骑马。”韩莺云说完,快速的爬上了马车。
白羽欲跟上,却被韩子木拦住,韩子木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我,只是......”
“表嫂你怎么还不上来。”韩莺云将头从马车的车窗中探出来。
韩子木立刻向后推了一步,让开白羽的路。
白羽看了一眼韩子木,却只看到他银白的面具。
抛开夏日的炎热,这绝对是个让人喜爱的季节,柳風华倒也守时,几乎和白羽他们一起到了山下。
泉山皆被翠绿所覆盖,山顶高耸入云。泉山依偎着水,水映照着山,山清水秀,是众多富家公子、小姐出游的必选之地。
四人从一条小路上山,山路蜿蜒,路边满是青草,野花,树木,高高低低,错落有致,阳光从树的缝隙中落下下来,一束束的投在地上,像是仙境一般。
蝉鸣,鸟叫不绝于耳,比皇宫里那些精致的乐曲还要动听些。
韩莺云和柳風华并排走着,中间空着两人的距离,两人也不说话,韩莺云低着头,柳風华心不在焉的观赏着周围的景色。
韩子木与白羽并排走在前面。白羽贪婪的呼吸着这里的空气,好像这里的空气都是甜的一般,差点把正事忘了。
再往上走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一条长白瀑布劈面飞来,涛声阵阵,烟水悠悠。
白羽回头对两人道:“看样子郡主也走不动了,不如哥哥留在这里陪郡主歇息一会儿,我与世子再往上走走,听说前面有一个茶馆我想去看看。”
白羽这是故意给两人一个单独相处的时间,说完便沿着小路快步向上走去,韩子木赶紧跟上,他早想要一个和白羽单独相处的机会。
韩莺云和柳風华站在瀑布下的池塘旁,呆呆的看着池水,谁都不说话,僵持了半晌,韩莺云这才有勇气开口。
“玉沙的事,我知道了。”韩莺云眼中透出不可掩盖的失落。
原本看着池水愣神的柳風华忽的转过头来看着韩莺云,那眼神明明白白的在问韩莺云,“你没有把玉沙怎么样吧。”
韩莺云收回看着柳風华的目光,他满眼对玉沙的关心只能让她更失落。“你放心吧,我没把她怎么样。”
听见玉沙没事,柳風华这才放下心来,也同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对不起。”
“还有两月你我就要成婚了,我只是想我问问你,你有没有一点的喜欢我?”韩莺云声音很小,险些被流水的声音掩盖了。
但柳風华听见了,他沉默了一会儿道:“既然决定要娶你,我就会对你好。”
韩莺云看向柳風华,眼睛微微泛红,“我不想知道你会不会对我好,我想知道你喜不喜欢我!忘了玉沙,喜欢我!”她鼓足了自己所有的勇气道。
“我不知道。”柳風华这次回答的很快,“我只能保证与你相敬如宾,其它的......对不起。”
韩莺云的眼泪终于还是从眼眶里滑了出来,她背过身去不想让柳風华看到自己哭,好像自己是在博取同情一样。
她大口的呼吸了两口空气,擦掉眼泪,转过头,对柳風华挤出一个笑容,“我知道了,我一定会让你喜欢上我的。”
说完她装作轻松的样子,步履轻盈的向前走去,“走吧,我们去找哥哥和表嫂。”
白羽在前面快速的走着,韩子木跟在后面,白羽总是这样,一遇到有关炎冥的事就只会逃避,好像这个伤疤只要你不去看它,它就不存在。
两人行至一个僻静处时韩子木叫住了白羽,“涵雪!”
尽管白羽和韩子木说了她在狐族的种种事,但她却对自己的原来的名字闭口不提。
就像是冷墨轩怎么问,白羽都不愿意告诉他自己原本的名字一样,这样能让白羽觉得,自己在这里始终是柳涵雪,而自己所说的经历,只要不带上白羽这个名字,就像是在谈一个别人的故事一样。
反正她永远也不可能以白羽的身份出现在这里,遇到这些人。
白羽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看韩子木。
“我只是实在受不了了,受不了你一直躲着我,我们是知己,不是吗?”韩子木道。
白羽转过身看着韩子木,看着他银制的面具。
“我常常在想,如果那天我的面具没有被摘下来该多好,我们还是会像以前一样,在漫天星辰下只谈风月。”韩子木道。
“但事实是面具被摘了下来,我不可能当没有发生过,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一开始就错了,我不该告诉你妖界的事,不该把你拉进来。”白羽面无表情的道。
“如果我能改变这一切呢?”韩子木的话语里透出一个坚决,他一把抓下自己的面具,另一只手从腰间摸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匕首闪着寒光,刺向了自己的脸。
被抓住了。
白羽没有选择抓住韩子木的手,而是抓住了刀刃,她的手瞬间被割开,刀刃深深的陷入了手心里,鲜血渗出来,顺着刀刃流下去,滴在地上。
“我只会觉得你在威胁我,你没必要这么做,我是妖,迟早都要回到妖界,与其那个时候,不如现在就当从来都没有见过我。”白羽皱眉道。
韩子木被眼前这个女子吓坏了,他曾经喜欢过她,因为她的勇敢、她的智慧,可现在的她眼中满是冰冷、无情,他本以为自己能为她划破自己的脸她会为此而感动。
他松开手中的匕首,缓缓的向后退了几步,“你不该这么无情的。”他眼中除了失落,更多的是惧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