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五十一章:没人能逼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眼看苏忆儿的身子快足十个月了,这日红烛乘着夜悄悄的溜出了侯府,一路小跑到一户人家,她一短三长的拍了拍那户人家的门。
那门便打开来,从门里递出来一个竹篮子,然后门很快的又关上了,红烛掀开照在竹篮上的布,里面是一个睡熟了的刚刚出生没几日的孩子。
红烛满意的点了点头,四下打量没有人,这才蹲下来,在门缝塞了两张一百两的银票。
又是一路小跑,红烛回到了侯府,从侯府后面的小角门溜进了后院,然后一路小心的往望舒院去。
望舒院中苏忆儿颤颤巍巍的站在一旁,她佯装的大肚,此时已经没了。
冷墨轩坐在那里,慢条斯理的品着茶,他一早便知苏忆儿是假装有孕,只是他需要一个人来发现,然后捅出来。
高倩做了这个人,除了白羽后院其余的女人都到齐了,缪玉坐在冷墨轩身边,众人都静静的等着红烛回来。
“侯爷,红烛回来了。”阿才进来禀报,随即两个婆子压着红烛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一个婆子,手里拎着那个竹篮。
冷墨轩放下手中的茶杯,起身走上前去,往那竹篮里看了看,“玉儿这里便交给你了。”言罢,冷墨轩走了出去。
“墨轩~你听我解释,墨轩~”苏忆儿知道自己若是落在缪玉手中绝对没有好果子吃,看见冷墨轩走了便开始哭喊。
冷墨轩像是丝毫没有听见苏忆儿的声音,头也不回的走了,原本念在往日的情分上,只要苏忆儿不再生事,他可以留着她的。
但她却配合大皇子想要加害柳涵雪,这人是万万不能留在侯府了。
“这孩子怎么不哭?”缪玉从竹篮里将那孩子抱出来。
“回夫人,这是喂了药了,就是怕孩子路上哭,早晨应该就醒过来了。”一旁的婆子答道。
缪玉点点头,“把这孩子抱下去吧,好生照顾着,明日找到他的父母,还给他们吧。”
“是夫人。”
“苏姐姐可真是糊涂,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来,侯府的血脉,怎容你这样混淆。”陆小柔在一边落井下石的道。
苏忆儿狠狠的瞪了陆小柔一眼,“下贱东西,当初不是我,你能有今天?”
啪!陆小柔一巴掌打在了苏忆儿脸上,苏忆儿的半边脸一下子红肿起来,陆小柔打的自己的手都吃痛,甩着手。
“从今以后你给我嘴巴放赶紧点,我是下贱东西?你和我也差不了多少。”陆小柔恶狠狠的道。
苏忆儿哪里肯受这种委屈,抬手就要和陆小柔撕打。
高倩暗暗往后退了几步,她怕这两人伤了她,还有她的孩子。
“给我住手!”缪玉呵斥了一声,“苏忆儿你在干什么?如今犯了这么大的错还不知悔改,还要打人?”
“我这样,还不是被你们一个一个给逼的?都是你们,和我抢墨轩,和我抢侯夫人的位置。”苏忆儿双眼通红,像是疯了一般,歇斯底里的道。
“你不做,谁也不能逼你。”缪玉道,“来人给我把她关进柴房,过两日赶出侯府。”
苏忆儿一听要将自己赶出去,更疯了一般,“你没权利这么做,你凭什么赶我出府!”
苏忆儿死死的盯着缪玉,不可以,怎么可以?自己付出了这么多,不就是为了留在侯府吗?她使劲的挣扎起来,几个婆子上来都按不住苏忆儿。
最后还是院外的几个小厮上来将苏忆儿按住了,缪玉瞥了一眼被按在地上的苏忆儿,她头发散乱,钗环倾斜,脸上的胭脂水粉和泪水混在一起,杂乱不堪。
苏忆儿和红烛被一起关进了柴房,柴房里都是发霉的味道,还能听见老鼠吱吱的叫声,苏忆儿坐在地上,环抱着自己的双腿,轻轻的啜泣。
红烛看了看苏忆儿,摇摇头,叹了一口气。
这几日后院发生了太多的事,以至于将春色都险些错过了,还有一月便邻近生产,白羽便想着到园子里逛逛。
花坛旁,一女子正在那里赏花,身有杨柳之姿,体态曼妙。一身白裙彷如世外之人,轻风拂过,裙纱微动,花仙子也不过如此了。
缪玉转过身来,朝着白羽笑了笑,然后走过来扶着白羽,两人便这样漫步在园中。
其实第一次见到缪玉开始,白羽就自然而然的对她没有什么敌意,因为缪玉长的实在和白羽的真身太像了。
只是缪玉多了几分女子的柔美,白羽没有罢了。
“有时候还真羡慕你。”缪玉感叹道,“能和一个喜欢自己的人成婚,生子。”
“这后院还是头回有人说羡慕我。”白羽道。
“当然羡慕了,我能感觉到侯爷是真心喜欢你的,就像......”缪玉顿了顿,就像二皇子一样,总是那样的关心她。“侯爷虽然经常在我的院子,可是我知道他的心早就留在了惊鸿阁。”
白羽不知说些什么了。
缪玉笑了笑,“放心吧,我不在乎侯爷心里有谁,我和他都各自心有所属。我到侯府只是为了......”话没说完,缪玉便剧烈的咳嗽起来,她拿出手帕捂着嘴,咳完,那帕子上留下了一团血迹。
看来她要快些了,在她死之前,她该完成要做的事了。
白羽皱眉看着缪玉,“你这是?”
缪玉笑了笑,将帕子收起来,“无妨,也不是一日两日了。”
两人又在园子里的亭下做了片刻,便各自散了。
缪玉并没有回到自己的院子而是来了关着苏忆儿的柴房。
苏忆儿在柴房被关了两日,日日吃的都是些馊了的饭菜,晚上睡在干硬的柴火堆上,早就快疯了。
今日早晨缪玉特地吩咐了厨房,不要给苏忆儿送饭,这时苏忆儿饿的两眼发昏,直要晕倒。
缪玉拎着个食盒,里面装了些精致的饭菜,在苏忆儿面前打开来,苏忆儿双眼盯着那饭菜,都要发光了。
“怎么?你想吃。”缪玉道。
苏忆儿使劲的点点头。
缪玉从食盒里端出一盘菜,当着苏忆儿的面,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