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五十章:这是警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不必了,我们去一趟望舒院。”白羽道。
冷墨轩这边下了朝,正欲回侯府,却被大皇子拦下,“宣平侯可有空闲,近日府上得了些好茶,特邀侯爷一同品尝。”
冷墨轩先向大皇子行了一礼,然后道:“臣下今日还有许多公务未处理,可能要辜负殿下的邀请了。”
“哦?是吗?”大皇子脸上的笑容鬼魅的要命,让人实在猜不透他邀请冷墨轩品茶的原因,“事务虽忙,但也要会享受。”
“殿下......”
“好了,你再推辞,本王可就当你看不上本王了。”大皇子道。
话说到这个份上,冷墨轩只能与大皇子同乘马车前往王府,不知道大皇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能见招拆了。
白羽带着玉沙和绿俏径直走入了望舒院,苏忆儿正坐在桌边吃着燕窝粥,见白羽走来,立刻放下手中的碗,警惕的看着白羽,怎么回事,她不是应该......
白羽脸上那如沐春风的笑容更让苏忆儿心中发毛。
“今日碰巧得了个稀罕物,觉得是个宝贝,所以拿来给苏妹妹分享。”说着白羽拿出一本被手帕包着的书,轻轻的放在苏忆儿面前的桌上。
苏忆儿怎么会不知道那是什么,这东西今早才从她的房里拿出去,现在却又躺在了她的面前,不由自主的,苏忆儿往远处坐了坐,想要躲开桌上的那东西。
白羽轻轻的掀开抱在古籍外面的手帕,“这本古籍可谓是价值连城,不如今日就送给苏妹妹。”
“谢......谢谢姐姐了。”苏忆儿说话结巴起来。
“苏妹妹看看这书?这书的封面还是一般,重要的是里面的东西。”白羽死死的盯着苏忆儿的眼睛道。
“我就不看了吧,收好了,日后再看。”苏忆儿勉强从吓得煞白的脸上挤出一个笑容。
“真的不看看吗?妹妹若是不看,那我只能拿去给侯爷看看了,相信侯爷不难看出这书到底是谁的,妹妹觉得呢?”
苏忆儿的额头渗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白羽显然已经发现自己做的事了,若是这件事被侯爷知道,自己恐怕连侯府妾室的身份都保不住了。
“看!”白羽大声道,脸上的笑容忽的消失了,用渗人的目光看着苏忆儿,就像是一只忽然变了脸的野兽。
苏忆儿此时本就惴惴不安,被白羽这一喊,吓得一哆嗦,手倏地直接放到了古籍上。
那上面可是有一碰就丧命的毒药,苏忆儿反应过来,立刻收回手,掏出手帕,使劲的擦着自己的手,像是要将手擦破一样。
白羽收回刚才渗人的目光,“不用擦了,你仔细看看,这根本就不是你的那本古籍。”
苏忆儿不太相信的凑上去,认真的看了看,这确实不是那本古籍只是有点像而已。
“你要怎么样?”苏忆儿问白羽。
“我不想怎么样,我只是想警告你,别玩这些小把戏,玩不好容易把自己的命葬送了。这次留你一命,下回我便不会手软了。”白羽不疾不徐的道,每一个字却像是飞速行进的刀子一样锐利。
苏忆儿久久缓不过来,眼看着白羽走出去,也没再说出一个字来。直到白羽走后,她才发脾气般的将桌上的书打落在地。
冷墨轩这边如坐针毡,眼见这菜从晌午一直喝到傍晚,大皇子却不放自己离开。
只有一个解释,大皇子是想拖延自己回府的时间,为什么呢?他要做什么呢?冷墨轩忽然想到了白羽,难道大皇子安排了什么对白羽不利的事,大皇子害怕自己回府会扰乱他的计划。
冷墨轩让自己冷静下来,他要想办法脱身。
“宣平侯放轻松点,相信所有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的。”大皇子话中有话,这让冷墨轩证实了自己的想法。
大皇子不给冷墨轩任何的机会脱身,直到天边最后的一丝亮光都消失了,这才放冷墨轩离开。
冷墨轩一出王府便快马加鞭赶回了侯府,一阵风般的冲到了惊鸿阁,冷墨轩一路上都在想,千万不要,她千万不能出事。
惊鸿阁灯火通明,白羽正坐在桌边用着晚饭。太好了,她没事。
冷墨轩大步上前,“你没事吧?”他急切的问,从头到脚的将白羽检查了一番,确认她没有事,这才放下心来。
“侯爷这是怎么了?用过饭没有,坐下一起吃吧。”白羽道。
冷墨轩微笑着,点点头,坐了下来。用过饭,稍坐了片刻,冷墨轩便回到了青松院,他要弄明白今日到底发生了什么。
高倩的丫鬟端进来一碗药,递给高倩,高倩从头上拔出银簪,放进汤药里试了试,确认没有问题这才喝了。
“主子明明都有两个月的身孕了,为什么不告诉侯爷呢?侯爷一定会高兴的。”丫鬟道。
高倩摸摸自己的肚子,“这个孩子可是我好不容易得来的,是我和墨轩的孩子,我一定要保护好他,如今这后院不太平,晚一日说便多一份安全。”
小丫鬟也不知听没听懂,点了点头。
高倩心里暗道,在这孩子出生前,她一定要给他最好的一切,她要铲除所有者条路上的障碍,她的孩子才配做这个侯府的长子长孙。
“对了,有件事奴婢觉得很奇怪,前几日半夜奴婢看到苏主子身边的红烛,拿着苏主子的换洗衣物,神神秘秘的,也不去浣衣房,就埋在了院子的东墙角,不知道是为什么?”
高倩像是一只看见老鼠的猫,眼里一下子亮了起来,“在哪?快带我去。”
主仆两人一路到了后院的东墙角,七手八脚的将红烛埋下去的东西挖了出来,那些衣服上沾着血迹。
“这是怎么回事?苏主子不是有身孕了吗?怎么会来月事。”丫头道。
高倩嘴角向上勾起,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那说明,她根本就没有身孕。”
“这些衣物怎么办?”
“先埋回去,不要打草惊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