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六章:可以变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白羽若是知道这阵乃是绝阵,绝对会掩去锋芒,不会说这阵是自己解的,更不会说这阵时自己解着玩的。
冷墨轩心中一怔,但面上却毫不显露,“你自幼长在深院,又是书香世家,没想到还会兵法?”
白羽知道冷墨轩这是在怀疑自己的身份,“五年来侯爷只进过妾身的院子一次,又哪里了解妾身会些什么,不会些什么,而且人多是会变的,以前不会的现在可以学会,以前不喜欢的现在可以喜欢,以前喜欢的现在也同样可以不喜欢。”
“哦?你这是在怨我?”
“妾身岂敢,不过是认命了而已,知道了有些东西强求不得。”
是这样吗?她只是受得刺激太大所以才变成一副自己不认识的样子?可那见血封喉的毒药明明被她喝了下去,她也明明没了气息,这怎么解释。
“相府来信,希望接你回去小住几日,你意下如何?”
“妾身也许久未见父母了,心中思念,能回府小住几日自然很好。”
晚间柳相府中,柳夫人与柳丞相同坐在桌前,柳夫人掩面哭泣,“我的女儿何故这样命苦……”
“好了,你且把眼泪往回收一收。”柳丞相安慰道。
“我怎能不哭,涵雪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如今还不知道在相府怎样吃苦呢。早知今日我就是拼了命去,也不让她嫁入侯府。”
“唉~”闻言柳丞相只能长叹一声。
第二日绿俏听闻要回相府,早早便起来给白羽梳洗打扮,收拾得当,主仆两人从角门出,乘坐一辆马车前往相府。
不亏是在天子脚下,纵使现在天较为寒冷,街道上也是人声鼎沸,买烧饼的小贩与边上买包子的小贩谁也不输谁,比着嗓门叫卖着。
白羽叫停了马车,下车来,。能在凡人的街上转转,这样的机会可不多。买了几样白羽没见过的新奇吃食,想着也尝尝人间的烟火气,然后回到马车里,继续往相府去。
到了相府远远就见柳家人等在门口,柳風华此时正站在柳夫人与柳丞相身侧。
柳風华,柳涵雪的二哥,文采过人,两年前以一七言绝句名满京城,被京城才子广为传颂。他此时穿着一件云纹织锦袍,眉眼之间自有读书人风流儒雅之气。
相府门口的三人眼巴巴的看着白羽从马车上下来,柳丞相还未及说什么,柳夫人便急切的拉过白羽,问东问西,深怕女儿在侯府受委屈。
“还是瘦了。”说着柳夫人的眼里就要往下掉。
白羽愣了愣,眼前柳夫人急切的模样和千年前母后的样子一模一样,“母亲放心,涵雪在侯府很好,并未受委屈。”
柳夫人也知这是女儿安慰自己的话,在那侯府怎么可能过得好。也不再提这回事怕给女儿添堵。
柳夫人早早便让人备下了柳涵雪最喜欢的饭菜,几人聊着往饭厅那边去,这丞相府与侯府比起来差了些富丽皇堂之气,多了些书香世家的心旷神怡。
绿俏跟着白羽回到相府之后便没了在侯府的怯懦,被几个小时就要好的姐妹拉着东拉西扯的聊天。
吃过饭回到柳涵雪的院子,侯府的小院子与此处根本没法比,这院子足能比侯府的小院子大出十多倍来,房屋以及院中陈设打眼便知出自能工巧匠之手。
刚进得院子,便有七八个丫鬟并着两个婆子上来行礼,这还是院子里在主子面前能叫的上名字的下人,其余干杂活的下人还不知有多少。
苏忆儿现在院子里的丫鬟也就六个加上一个婆子。
绿俏很是干脆利落的打发这个收拾床上铺盖,打发那个备洗澡水,各方面的事宜都拿捏得当,这还是那个只会在院角哭泣的小丫头吗?
晚上快要歇下的时候柳丞相进了白羽的院子,柳丞相四处打量了一番觉得四处并无不妥,这才坐下。
“经过这次事,你也实属沉稳了不少。”柳丞相将屋里的人都打发出去,关起门来与白羽说话。
白羽不语,只是听着。
“被贬为妾对你也好,一来收收你那急躁的性子,二来……”柳丞相压低声音“冷墨轩兵权在握,国无储君,皇子们的皇位之争势必要拉拢冷家,你姑姑在朝为后,你在侯府代表的是你表哥二皇子的势力。皇位之争何其残酷,你要懂得明哲保身。”
“不管走到哪,要谨记你是柳家之女,是丞相府嫡长女,你如同你的哥哥们一样,这偌大的柳府,这上上下下近千人你做事之前都要深思他们的安危,此次再回侯府切不可再嚣张跋扈,要处处小心,你的所作所为会关系到以后坐在皇位上的那个人,会关系到柳府人的性命。”
柳丞相这才将心理话都说了出来,之前自己一直娇生惯养这个女儿,却忘了告诉她人心险恶,在朝为官外面看着富贵逼人、位高权重,却也步步为营。如今到了今天这个地步有些话若是再不告诉涵雪,怕是她日后丧了命也不知如何丧的。
如今朝中太子之位的争夺无非只有两位皇子,一位便是柳涵雪的姑姑,柳皇后所生的二皇子,一位便是先皇后所生的大皇子,两人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若是二皇子到了最后不能继承皇位,那大皇子继位后势必铲除柳氏一族。
白羽这两天也早摸清了这其中的形式,不过这又和她有什么关系呢?柳家人是死是活与她何干。在妖界叱咤了这么多年,白羽早练就了一副铁石心肠。
柳丞相交代完了,抬步往外走。快到门口的时候又停了下来,转身看着白羽,眼中有些微微泛红,鬓角几缕白发有些显眼,“你若是在侯府实在太苦,待不下去了,也不必想这些,你回来,有爹在。”
白羽一怔,“你别怕,有父皇在。”这句话她父王活着的时候经常告诉她,柳丞相这是怎么了,不过是一个嫁出去的女儿,利用妥当二皇子登上皇位便有了更多的胜算,回来?若是回来,柳家便完全与侯府断了联系。
像是有什么东西堵在胸口,白羽觉得有些喘不上气来,当年都是因为自己太傻,所以害得父王母后丧命,自那以后一千年了,虽然她身边围绕着不少人,但要么是畏惧她的,要么是阿谀奉承的,没有一个人会告诉她,前面的路难走就回来。
下定决心,哪怕是短暂的成了柳涵雪,她也要保护柳府,保护这个母慈父善的柳家。也可以短暂的感受一下有父母疼爱的感觉。
“父亲放心,涵雪在侯府一定会好好的。”白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