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四十九章:不是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几个胆大些的丫鬟婆子冲上去,拦住韩莺云。韩莺云见够不着玉沙,抹着眼泪向老夫人走过去,“姑姑,她要和我抢風华~怎么办?”
老夫人将韩莺云搂在怀里,手轻抚着她的头,“不许胡说,她一个丫鬟,怎么和你抢。”
韩莺云在老夫人怀里哭的很伤心,看得出来她有多喜欢柳風华,在她身上白羽好像看见了柳涵雪的影子,只要是与那个她心爱的人有关的事,就会让她抓狂,丧失理智。
“表嫂,玉沙是你的丫鬟,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韩莺云哽咽着道。
“是。”白羽道。
“这就是柳姐姐的不是了,一个是你的哥哥,一个是你的丫鬟,怎么能眼看着这样的事发生呢?而且还瞒着郡主。”苏忆儿阴阳怪气的道。
白羽看向苏忆儿,“如果我是你,我会管好自己的嘴。”
“走呀~快走~”绿俏拉着玉沙,想要带她离开。
玉沙挣脱绿俏,大步走到郡主面前,跪了下来,“郡主说的没错,奴婢只是个小小的丫鬟,配不上二少爷,二少爷也断不会娶奴婢。主子是知道奴婢与二少爷之前的事,可那些事都过去了,奴婢早就发过誓再也不见二少爷。”
韩莺云的哭泣声渐渐小了下去。
“奴婢可以在这里再发一次誓,我,玉沙,若是今后再见二少爷必定粉身碎骨、不得好死。”玉沙一个字一个字的道。
“玉沙!”白羽唤了她一声,她的所说的每个字都像是一把刀扎在白羽的心间,玉沙不比那些官宦小姐差到哪里,可就是因为出生不好,她要跪在郡主面前发誓,她自始至终都没有做错什么。
“我不知道是谁和郡主说了什么,但既然哥哥决定了要娶郡主,他自然会对郡主好。至于玉沙,她没有做错什么。”白羽说着,拉起玉沙对她道:“你先回惊鸿阁去。”
“不能走!”韩莺云边哭便喊道:“今日我和这个贱婢表嫂只能选一个。”
“郡主,我以为我和你说的很明白了。”白羽道,原本白羽是把韩莺云当做朋友的,可她却......
韩莺云站起来,显得很激动,冷墨轩一直站在白羽身后,时刻注意着韩莺云。
“表嫂,我是敬你,才叫你一声表嫂的。”韩莺云一指玉沙,“她只不过是个贱婢,表嫂真的要为一个小小的奴婢这样吗?我可是郡主。”
白羽盯着韩莺云的那张脸,她往日的可爱都不复存在了。
“出生不好,不是错。”白羽不想和她再多说什么,她需要冷静冷静。
新年的喜气一扫而空,众人都奄奄的回到了自己的院子,或者早早睡下,或者坐在案前思索。
苏忆儿刚回望舒院,便接到大皇子的秘信,“除掉柳涵雪肚子里的孩子。”其上还附上了方法。
白羽折腾了一天,早已疲惫不堪,早早便歇下了,却睡不着。
忽然有人轻手轻脚的上了榻,躺在了白羽旁边,从白羽身后抱住了白羽。
是冷墨轩,他身上的味道很容易辨认,“侯爷怎么来了?”白羽道。
“对不起,吵醒你了。”冷墨轩道。
“没有,我睡不着。”不知为什么,被冷墨轩从后面拥着,他的身上的温度传来,让白羽有种安全感。父王说过,背后只能交给自己最信任的人,白羽已经千年没有这样把背后放心的暴露给别人了。
“我在这里,你睡吧。”冷墨轩的声音如同刚刚在阳光下晒过的被子一样,软绵绵的暖洋洋的。
原本怎么都睡不着的白羽,不一会便睡熟了。
冷墨轩听着白羽均匀的呼吸,知道她已经睡着了,这才睡去。
第二日正好是侯府采买的日子,白羽让人带了些有关兵法的书回来看,也算是解解闷。
几个小厮将厚厚的几摞书抬入了惊鸿阁,绿俏看见便让他们抬进了屋里,摆放在书案上。
待几个小厮走了,绿俏随手翻了翻那些书,有一本书倒是有趣,不像别的书都是崭新的,那本一看便是古籍,书页陈旧不堪。
绿俏好奇,便伸手向从那摞书中把那本古籍拿出来。
“别动!”白羽喊住了绿俏。
这本书不该出现在这个地方,她给厨房采买书籍的银子有限,这本古籍看起来却是价值不菲,不可能是厨房采买回来的。
白羽拿出手帕包着那古籍将它拿出来,翻动了几页,这书就像是被在水中泡过又晾干的,虽然做这件事的人很小心,尽量不让别人看出端倪,可还是没逃过白羽的眼睛。
在妖界的时候,就会有想要谋害白羽的异族将一碰便可使妖力尽失的毒药涂抹在一些东西上,进贡给白羽,为此还毒死过白羽身边的一个小妖,所以每每收到什么东西,白羽都会仔细观察再接触。
这本古籍不管从什么方面来说,它都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地方,所以只能是有人刻意放进来的,看来这个人将书塞进来的时候还很着急,以至于这本古籍和别的书不一样,是反面朝下的。
“玉沙,你带着这本古籍去外面找个大夫问问,这书被什么药浸过。”白羽道,“记住别碰到手,用帕子包着拿。”
“绿俏,你去问问这些书拿来的时候除了采买的人,还有什么人碰过,或者接近过。”白羽又吩咐绿俏道。
不到一个时辰两个小丫鬟便都回来了。
玉沙将那古籍小心翼翼的放在案上道:“奴婢找了个精通药理的老大夫看了,又给了他些银子,他才肯说。这是一种毒药,只要触碰很少的量,便可杀人于无形。”玉沙顿了顿又道,“那老大夫还说,这种毒药极其罕见,只皇宫才有。”
“小姐,厨房那边我仔细的问了,今日就只有苏忆儿身边的丫鬟红烛去过厨房,说是她家主子要吃燕窝,可她最后燕窝都没拿就匆匆离开了。”绿俏道。
很明显了,这件事是苏忆儿做的,而这毒药定是大皇子给的,原来是这样。
“小姐,我们要不要告诉侯爷,让侯爷惩治她。”绿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