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四十六章:新夫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说的倒是有理,可是墨轩好久都没进过我的院子了,孩子怎么可能说有就有。”苏忆儿道。
“主子平时挺精明的,怎么到这时候就没了主意,要奴婢说~主子可以推说自己身体不适,从外面找个大夫,给他些银子让他说主子是喜脉,必然神不知鬼不觉。”
“十月怀胎,我到时候从哪找个孩子来?”
“这好说,穷人家养不起孩子的多了去了,到时候找个合适的孩子抱回来就是。”红烛道。
苏忆儿低头思索,红烛说的有理,现在挽回侯爷的心要紧,若是让柳涵雪生了长子那还了得?别说侯府,大皇子那边也......苏忆儿决定了就照红烛说的办。
只要赢回侯爷的心,自己的孩子日后还会有的。
第二日苏忆儿便从外面请了大夫,断出了喜脉,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便闹得全府都知道了她有孕的消息。
红烛这边小心的将大夫送出了侯府,大夫还未走远刚转过街角,便被一个小厮拦了回来。
冷墨轩站在房中双手背后,阴森森的看着那大夫,这大夫也就三十来岁,在京城也没什么名头,是红烛特意找来的。
大夫也没见过是什么大世面,见侯爷阴森森的看着他,身后又站着两个带刀的小厮盯着他,冷墨轩不说话都吓得他腿打抖。
“侯......侯爷,这是?”大夫壮着胆子问,可说话还是忍不住结巴起来。
冷墨轩示意,两个小厮走出去,关上了门。
“本侯不与你兜圈子,说吧,她到底有没有孕。”冷墨轩没有一点表情,言语平静。
大夫傻傻的笑了两声,想要掩饰自己慌张,“侯爷这是说什么呢?苏主子自然是......”
剑从剑鞘中抽出的声音打断了大夫的话,冷墨轩提着剑看着大夫,“你若是今日不说实话,本王可难保你能走出侯府。”
大夫吓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侯爷饶命,侯爷饶命,我说,我都说,苏主子根本就没有身孕,是她的丫鬟给了我银子,让我这么说的。”
冷墨轩皱眉,大夫见冷墨轩不说话,赶紧又道:“这是那丫鬟给的银子,都在这,侯爷饶命呀!”说着他见怀里的银票掏出来,足足有一百两。
“本侯不杀你,银子你也拿着,今日见过本侯的事半个字也不要吐露出去。”冷墨轩顿了顿又道,“若是你说漏了半个字,小心你的命。”
“是是是。”大夫应道,抬头偷偷看了看冷墨轩,看样子他是真的要放自己走,擦了把头上的汗,一把将银票抓起来,塞回了怀中。
刚才带那大夫回来的小厮,又悄悄的将他送出了侯府。
......
柳皇后寝宫中,一女子不疾不徐的走了进来,欠身对皇后行了一礼,“见过皇后。”她的声音柔美,仿佛一缕和煦的春风。
柳皇后起身相迎,“不必拘礼,赐座。”
两人坐定,柳皇后又道:“果然生的倾国倾城。”
女子低头浅笑,“皇后过奖了。”
这女子原来是户部尚书之女,名唤缪玉,她一袭粉衣,样貌端庄之中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柔美,她的脸像是笼罩在一层水墨烟雨里,楚楚动人。
“你与二殿下的事,本宫已经知晓。”
这缪玉早与二皇子相识,缪玉又精通诗词歌赋,正好与二皇子兴趣相投,一来二去两人便互相钦慕,私定终身。
缪玉站起来,“娘娘,臣女.......”
柳皇后脸上带着和蔼的笑容,伸手示意缪玉坐下,“本宫并没有不同意你们的事,你的出生家室与二殿下也相配,做个王妃也合适。”
缪玉本该开心,可她却开心不起来。
皇后看着缪玉,知道她已经步入了自己的筹谋之中,“只可惜,你有不足之症,怕是命不久矣~”皇后叹息道。
缪玉的眼泪倏地落了下来,她也知道自己能活的时间不长了。
皇后又道:“本宫知道,你是真心的喜欢二殿下,二殿下也是真心喜欢你,你忍心二皇子在你香消玉殒之后一蹶不振,为你伤心吗?”
缪玉摇摇头。
皇后起身走到缪玉身边道:“二殿下的性子你也知道,从不关心朝政,你要知道,虽然他无心争斗,但他的那些手足怎能放过他?成王败寇,现在能帮他的只有你了。”
缪玉抬着头看着柳皇后,她知道皇后想要利用她做些什么,但是这如果是为了二皇子,她性甘情愿,反正自己时日无多,不如死的有意义些。
她缓缓的点点头。
柳皇后喜出望外,“你放心,若是二殿下日后得意成事,你缪家便是一等功臣。”
数九寒天,雪纷纷扬扬的从空中飘下,侯府白花花的一片,白羽的身孕转眼也有四个月了。
今日侯府却甚是忙碌,小厮、丫头们来来往往的布置侯府,大红的喜字张贴在了侯府的大门上。
自苏忆儿被贬为妾,侯府便没了侯夫人,一月之前皇上下旨,将缪玉许配给冷墨轩做侯夫人,今日便是吉日。
一切都和苏忆儿进门的时候一样,只是今日的雪下的很大,大红的喜轿在白花花的街上尤其的醒目。
“这是侯府第几个夫人了?”一路人道。
“第三个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最后一个。”
拜过天地,进入洞房,冷墨轩打门外走进来,脱掉外袍,扔在案上,一把揭开了缪玉的盖头,凤冠霞帔下是一张憔悴而煞白的脸,虽然施了许多的胭脂水粉,却还是掩盖不住她的病容。
缪玉奄奄的抬头看着冷墨轩,眼神空洞,好像她只是一个躯壳。
冷墨轩一把将她推到在喜榻上,冷墨轩附身,几乎和缪玉鼻息相闻,两人脸上都没有半点喜色。
缪玉闭上眼睛,一滴晶莹的泪珠从她的眼角滑出。
冷墨轩轻笑一声,放开缪玉,起身,穿好了外袍,坐到了离缪玉很远的桌旁。
缪玉好像一下子活了过来,倏地做了起来,疑惑的看着冷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