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四十五章:默默守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但过往种种又涌上冷墨轩的心间,从刺杀逃跑、灯会、那夜酒醉,直到今日,这其中的温情种种都比她是狐妖来的重要,管她是狐是人,他喜欢的就是她。
“那日我离开,是因为你喊了炎冥。”冷墨轩道。
炎冥?白羽不解,就算是自己唤了炎冥又怎样?他为什么要走?
白羽丝毫没有察觉到冷墨轩这是吃醋了,千年狐妖,别的事上都精明的要命,怎么一遇到感情上的事,就像是傻瓜一样。
白羽道:“其实我来这里都是因为一个任务,既然你现在知道了我的身份,我也不怕告诉你......”接下来白羽将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又有什么办法能回去都告诉了冷墨轩。
“要不侯爷行行好,说个‘我爱你’放我回去吧,你也不想要一个狐妖做你孩子的母亲吧。”白羽很认真的道,给冷墨轩生孩子这件事她是能躲就躲。
冷墨轩低着头像是受了委屈般,一言不发。原来是这样,冷墨轩喜的是只有自己才能掌控白羽的去留,悲的是白羽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自己。
白羽看着冷墨轩等待着他的回答,“能告诉我炎冥是谁吗?”冷墨轩道。
白羽想着好好的讨好一下冷墨轩,解答了他的问题,说不定他心一软就放自己走了。于是将炎冥的事都告诉了冷墨轩。
冷墨轩越听眉头皱的越紧,原以为自己幼年丧母也算是可怜了,却没想到她独自经历了这么多,他多想一把将她拥在怀中,告诉她从今以后他都会保护她,不再让她受到一点的伤害。
但是冷墨轩却没这么做,后院那么多的女人他都可以应对自如,可偏偏到了白羽这里他就变得异常笨拙,明明她就在眼前,他却不敢伸手抱她,好像一碰她,她就会碎了一样。
绿俏又重新熬好安胎药送了进来,冷墨轩接过药碗,绿俏便退了下去。
冷墨轩拿勺子搅动着汤药,觉得没问题这才舀了一勺,轻轻吹凉,送到白羽嘴边,一股中药的苦味重进白羽的鼻腔,原本有身子就想要作呕,这下刺激的白羽更想吐了。
白羽把身子够到床边,恶心的吐了几下,却什么也没吐出来。
冷墨轩赶快放下药碗,轻轻拍拍白羽的背,“怎么了?很难受吗?明日我让人送些酸梅来。”
白羽坐起来,缓了缓,见冷墨轩没有半点要放自己回去的意思,“侯爷,我......”
冷墨轩赶紧打断白羽,“你是我的妻子,应该留在侯府。”
白羽愣愣的看着冷墨轩,他的眼里满是坚定,是坚定自己是他的妻子,还是坚定的不放自己回去?白羽还没来得及想到答案,冷墨轩便又把药送到了白羽嘴边。
冷墨轩语气很温柔,像是劝一个小孩子吃药一样,“虽然苦,但也要喝,听话~”
白羽像是被这句听话绑住了一样,不由自主的将药喝了。
“羽儿听话......”母后和父王的声音出现在白羽耳边,好久没人这样和她说过话了,如果可以,谁不想做个让人哄着的孩子,却偏偏去当一个独挡一面的妖王。
绿俏扒在窗户下面,见自家小姐和侯爷相处的这么融洽,打心底里为小姐高兴。
......
“老夫人要撮合二少爷和郡主,我们还是不要见面了。”玉沙强忍着心痛,假装镇定道。
“玉沙~你相信我,我根本就不喜欢那郡主,也断不会娶她,我今生只认你一个夫人。”柳風华很认真的对玉沙道。
自上次白羽受伤让玉沙回相府报信,再到后来玉沙同白羽一起在侯府养伤,两人一来二去便熟络了,玉沙身上的那股坚韧,那不服输的性子都让柳風华钦佩不已。
她出生虽然不好,但却丝毫不贬低自己,她像是一棵长在岩石上的小草,虽然渺小,却向阳而生。
柳風华很确定他喜欢这个姑娘。
“二少爷不明白吗?玉沙的身份配不上二少爷,就算二少爷不娶郡主,也不可能娶玉沙。”
“母亲那边我去说,相信母亲会答应的。母亲若是不答应我娶你,那我便收你做姨娘,再也不娶别的女子。”柳風华道。
“二少爷,我玉沙这辈子绝不会给别人做小的,谁也不可能。”
柳風华愣住了,他没想到玉沙是如此有骨气的女子。他想张口再劝玉沙,他一定会娶她做相府的少夫人,却被玉沙打断了。
“二少爷快回去吧,再在相府,叫人看见了有损少爷的名声。”说完便跑开了。
惊鸿阁这边,等冷墨轩走了,白羽才对绿俏道:“玉沙呢?叫她进来。”
玉沙被唤进来,“玉沙,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没告诉我。”白羽早注意到玉沙和柳風华有些不对劲,今日柳風华腰间带着的香囊,分明就是玉沙前些日子做的那个。
玉沙也不是故意隐瞒此事,见白羽已经知晓便一五一十的将前应后果都说了出来。
白羽长叹了一口气,郡主有多喜欢柳風华她最清楚,如今若是让郡主知道此事,白羽怕玉沙会受到伤害。
玉沙见白羽面带焦虑,又道:“玉沙知道自己的身份配不上二少爷,从此不会再见二少爷。”
“我从来不看重出生,你若是和哥哥皆是真心,我倒是也能帮你。”白羽道。
玉沙跪下来给白羽磕了个头,“主子对玉沙的恩情,玉沙此生难报,二少爷以后自然是前程似锦,玉沙不想耽误二少爷。”
“你若执意如此我也不劝你,你自己拿主意。”
望舒院,苏忆儿早哭成了泪人,自己的母亲丢脸在前,柳涵雪有孕在后,怎么办?再这样下去,难道看着柳涵雪坐上正室夫人的位置,然后将自己扫地出门吗?
“主子别着急,依奴婢看,还是有办法的。”红烛道。
苏忆儿一听有办法,立刻停止了哭泣,“什么办法,快说。”
“现在老夫人和侯爷看重柳涵雪,不过是因为她现在有孕在身,若是主子也能有个孩子,老夫人暂且不说,侯爷的心一定会回到主子身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