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四十三章:娘家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绿俏走过去,捡起地上那匹被扯的面目全非的锦缎,“真是可惜了,这可是这些锦缎里最好的一匹。”
“应该还能做件小衫,剩余的就做鞋面吧。”玉沙这时走进来,拿过绿俏手上的那匹锦缎道。
玉沙比来时长了两岁,脱去了几分稚气,多了几分楚楚动人,‘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且她做事向来沉稳,这样既美丽又聪慧的女子,不知将来便宜了谁去。
“这匹锦缎的你们拿去吧,想做荷包什么的小玩意都行。”白羽道。
苏忆儿这边刚回到望舒院,就见她娘李氏坐在正屋里,端着茶喝,还乐呵呵的和边上的丫鬟东家长西家短的,说的那小丫鬟都不好意思起来,想要走来,却也不好驳了李氏的面子。
苏忆儿知道,自己这个娘除了来要钱,不会再有别的事,自己在侯府现在过的这么苦,他们不说安慰安慰,反而还厚着脸皮来拿钱,想着苏忆儿面色便阴沉起来。
“母亲怎么来了?”苏忆儿不温不火道,一脸的嫌弃,倒像是在说,“你怎么又来了?烦不烦呀?”
李氏不知是真没看懂苏忆儿的嫌弃,还是因为是来伸手要钱的,所以装作看不明白的样子。
“忆儿你看,这不是到年下了吗?你爹你也不是不知道,家里......”
“娘!我现在也不是这侯府的当家主母了,拿点月例银子都要看那柳涵雪的脸色。你们不但不体谅,还三天两头的上门来要钱。”苏忆儿越说越气,越说越委屈,坐在一边拿着帕子擦起眼泪来。
李氏见苏忆儿这样,也不敢再开口,可是家里确实揭不开锅了,就等着苏忆儿这点银子过活,只能坐在那看着苏忆儿抹眼泪,等她不哭了再说。
一个小丫鬟捧着刚才的两匹锦缎走进来,不明所以,张口就道:“主子,刚才那四匹锦缎,送了两匹到绣房,绣房妈妈问主子想要做个什么样式的衣裳。”
李氏抬眼一看,那丫鬟手里抱着的锦缎,一看就是价值连城的,说什么自己日子不好过,穿的这样好的锦缎,哪里是日子不好过的样子。
“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今日我也算见了,如今你穿这样好的锦缎,家里揭不开锅了,也不管。”李氏说完,还轻哼了一声。
苏忆儿红着双眼,噌的站了起来,拿过丫鬟手中抱着的两匹锦缎往李氏面前一扔,“人家都是巴不得女儿在婆家过的好些,你们可倒好,巴不得我不好,如今我得两匹锦缎,你们都看不过去,给你!你都拿去!你看着屋里什么好,你都拿了去!”
李氏匆忙将地上的锦缎拾起来,一脸可惜的道:“哎呀,你发火就发火,拿这么好的东西撒什么气,你看看脏了都。”
苏忆儿根本拿李氏没辙,只能坐回去,继续抹眼泪。
这时一个七八岁的小丫头打院子外面跑进来,左手和右手抓着好几块糕点,小丫头长得和苏忆儿有几分相似,她一进来,便钻入李氏怀里。
原来这丫头是苏忆儿的小妹苏明儿,进了侯府就跑着玩去了,这才回来。
“你怎么把她也带来了,从哪来的糕点?”苏忆儿见了苏明儿更是生气。
苏明儿瞥了一眼苏忆儿,没吭声。
“你这丫头,你姐姐问你呢,说话呀。”李氏在苏明儿的胳膊上拧了一下。
“一个大房子里拿的!”苏明儿喊道。
苏忆儿听得头痛,哭也不是办法,还是先把她们打发了去才是,如是让她们留在侯府,还不一定惹出什么事来。
“你们先回去,银子我会想办法,然后叫人给你们送去。”苏忆儿道。
李氏从苏明儿手中抢过一个糕点放在嘴里道:“那我们不走,我空手回去没法和你爹交代?我就住在这里,你什么时候给我银子,我什么时候回去。”
李氏嘴里塞满了糕点,说话有些含糊不清,她端起茶,大口的喝了一口,将糕点顺了下去,继续道:“正好也跟着你在侯府享两天清福。”
红烛凑近苏忆儿低声道:“要不就先让她们留下吧,若是她们在这里闹起来,传了出去,对主子不好。”
没办法,苏忆儿只能让人把西屋给收拾出来,让她们暂且住下。
晚上,李氏和苏明儿让人伺候着沐了浴,换了干净衣裳,“这侯府就是不一样,你看看这衣裳料子。”李氏对苏明儿道。
苏明儿摸了摸自己穿的衣裳,确实比自己在家穿的好的多,手摸上去滑滑的、软软的。
“哎呦,你看看,真是的,这侯府到处都是宝呀!”李氏一边感叹着,一边伸手摸着案上的一对白瓷花瓶。转而对苏明儿道:“看见没?学学你姐姐,以后一定也要嫁到这样的富贵人家。”
不知苏明儿听懂了没有,点了点头。
......
老夫人有意撮合韩莺云与柳風华,于是乘着这日重阳节,摆了宴,特意邀了柳風华来。
韩莺云早早的就等在老夫人的院子里,翘首以盼着柳風华,老夫人笑笑,对白羽道:“你看看这丫头,这么心急,怕是亲家哥哥看不上她。”
韩莺云一听这话,急了,真怕柳風华不喜欢自己,于是拉着白羽道:“真的吗?他不喜欢我吗?”
老夫人和白羽见韩莺云这个样子,都笑着,不说话。
正午时分柳風华到了侯府,宴席就摆在老夫人的院子里。
自那晚之后,冷墨轩还是第一次见白羽,他和苏忆儿坐在一起,面无表情,但时不时会悄悄的看一眼白羽。
韩子木推说身体不适,没有来。
柳風华坐在白羽左边,韩莺云坐在白羽右边,她还是一副娇羞的样子。
今日绿俏没有陪白羽来,于是玉沙便跟来伺候,所有人都没有看到,玉沙和柳風华对视了一下。
菜很快便端了上来,有几个是白羽平日最爱吃的,可这两日她不知道怎么了。吃什么都没有胃口,还整日奄奄的,使不上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