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五章:靠山不能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没……没事。”绿俏见白羽发现她哭,马上想将委屈咽回去,被贬为妾已经够让主子烦心了,自己怎么还能再给主子心中添堵。
白羽将绿俏拽进屋里,夺过绿俏手上拿着的食盒打开一看,里面都是馊了的饭菜,还混着沙子和死去的虫子尸体。
绿俏见此情景更忍不住了,像是个受了天大委屈的孩子,泣不成声。
“好了,别哭了,既然我已经发现了,到底怎么回事,照实说。”白羽脸上还是未有一丝波澜。
绿俏好不容易才将气捋顺了,把刚才的事断断续续的告诉了白羽。
原来,厨房那群老奴才在柳涵雪做夫人的时候吃了柳涵雪不少的亏,如今看着柳涵雪倒台,想着怎么也要将往日的恶气出了。
于是商量着,欺上瞒下的将白羽屋子里的饭菜减少了一大半。绿俏觉得这件事还没那么严重,便把自己的饭菜均出来填补白羽缺的那些,所以此事白羽并不知道。
厨房里的婆子克扣了几天饭菜,见白羽并未有什么反应,觉得气没有出成,心里大为不快。
于是今天早上绿俏去取饭菜,这群婆子说什么都不给绿俏,最后让绿俏洗了几大盆的衣服,才给绿俏饭菜,这样冷的天,绿俏的手泡在冰水里几个时辰,双手冻得都没了知觉这才将衣服洗完。
最后绿俏拿到饭菜打开一看,竟都是些馊食,越想越委屈,这才在墙角忍不住哭了起来。
白羽听了也不见生气,从柜子里取了冻伤药扔给绿俏,拿上食盒便出了院子。
白羽没有去冷墨轩的青松院,也没有直接去厨房找那群婆子,而是径直去了苏忆儿的望舒院。
院子里还是以前柳涵雪住时的样子,到处打扫的一尘不染。
还未进屋里,白羽便红了眼眶,眼泪从眼眶里流出来,一副极其委屈的样子。当然这是装给苏忆儿看的,白羽看准了苏忆儿一定会吃她装可怜这一套,她要让苏忆儿觉得自己痛改前非,不争不抢,还被府中的人欺负。
总得来说,白羽要让苏忆儿觉得她没威胁,然后借力打力,让苏忆儿出面收拾这群老婆子。
苏忆儿气色很好,脸色红润,嘴角不自觉的挂着笑容,新婚燕尔也实属正常。
“姐姐这是怎么了?”果然,苏忆儿见白羽梨花带雨,穿着朴素,一副可怜的样子,倒也不像之前听说那嚣张跋扈的样子,都是女人,心中顿时生出些同情心来。
白羽抹了把眼泪,哽咽着,用弱弱的声音道:“我自知以前做了太多的错事,这才被贬为妾,本想痛改前非,本本分分的过日子,谁知道……”
说到这里白羽更加伤心起来,“谁知道府里的下人如此欺负人,我也是实在没办法了这才来找夫人。”白羽深深行一礼,“求夫人给妾身做主。”
白羽将厨房的婆子如何欺负绿俏,如何克扣饭菜,添油加醋的告诉了苏忆儿,然后打开了食盒给苏忆儿看。
苏忆儿看后直觉胃中翻滚,她家虽不是什么大门大户,但父母膝下就她一个女儿,自小也是娇惯着长大的,哪里见过这样的事,也想不到会有这样的事。
苏忆儿想着反正柳涵雪现在也老实本分不如就帮了她,正好自己也是刚当家,借着这个机会也好在后院立威,让大家都知道现在侯府的女主人是谁。
苏忆儿马上将一众厨房的婆子唤来,不由分说,一人赏了十大棍,“从今起便是我当家,既然后院由我做主,那就容不得你们这些欺主的奴才,今后若是谁敢再犯便加倍的罚,听见了吗?”
一群婆子被打的哆哆嗦嗦,纷纷咬着牙道:“奴婢谨记主子教诲。”
原本以为柳涵雪倒了可以扬眉吐气了,谁知道新来的夫人也这样不将奴才当回事,在场的婆子都是在府中干了十几年的老人,这新夫人竟一点脸面都不给,心中难免不平,暗暗的记恨起苏忆儿来。
苏忆儿心中却暗暗得意,在家时母亲都是这样教训奴才的,今天这样做定能立威。她哪里知道这侯府与她家的天壤之别,河流底下暗流哪是表面上能看得出的?
等到中午的时候厨房送来的菜色立马不一样了,绿俏高兴的什么似的,又说苏忆儿是个好人,白羽暗笑不语。
要想完成任务至少要在侯府平平安安的活下去,今天这件事还可以借助苏忆儿出头,但绝非长久之计,必须要在侯府找一个稳当的靠山才行。
冷墨轩下朝回府便听闻了早晨发生的这档子事,随即眸子一沉,虽然冷墨轩多在前院但后院发生什么事他也是了然于胸,其中的弯弯绕他自然也清楚的很。
冷墨轩一路走着便到了白羽的小院子,小院子里很是静谧,往常他下朝回来不管什么样的天气柳涵雪都一定会到府门口迎他,但冷墨轩却从未给过柳涵雪好脸色。
从柳涵雪被贬为妾开始,他下朝便再也不见门口等待他的身影了,人都是这样吧,粘在身上的东西看不上,等没了才知道有多重要。
冷墨轩掀开帘子进去,就见白羽坐在桌前聚精会神的看着兵书,还在纸上画着什么,还是那熟悉的身影,却再也不是熟悉的动作。
冷墨轩脚下放轻来到白羽身后,就见白羽正在解一兵阵,而且已经解的差不多了,只需最后一点便能完成。
这个兵阵曾出自前朝兵圣上将军赵明之手,赵明以此阵迎敌可谓是战无不胜,多少名将想破此阵都是束手无策,冷墨轩自己也多次尝试未果,今天居然让一个妇人解了出来。
从白羽画的破阵之法中可以看出,用兵之人杀伐决断,有着雷霆手段。
“这是你解的?”冷墨轩道。
白羽这才回过神来,见是冷墨轩,便起身行礼,“妾身闲来无事,解着玩的。”
在白羽看来,这个阵并不难,她哪里知道这是许多名将都未解出的绝阵,所以此时回话也回的轻描淡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