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三十九章:一展风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马球会设在皇家宽大的球场,球场的一角是各种的名驹,有些是皇家的马匹,有些是各方达官显贵自己的坐骑。
来的宾客皆着各色窄袖袍,足蹬绣工精美的马靴,手执偃月形球杖。皇后有令,今日众人是为了取乐,不必顾及君臣之礼,自在些好,所以众人也不似往日那样拘谨,一个个都摩拳擦掌准备在球场上夺个头彩。
马场内还有看台,看台上用的是各色的纱帘将各个看台之间隔开,看台的案上摆着各色水果、点心。
皇后便坐在最中间的看台上,她身边坐着二皇子,可惜二皇子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
冷墨轩与苏忆儿在离皇后不远的看台上坐下来,白羽则和韩莺云挤在一个看台上,将韩子木挤走了,韩子木并不为此气恼,反而有些开心,毕竟白羽和莺云坐在一起,总好过和冷墨轩在一起。
一声锣鼓声,那些蓄势待发的击球者,便驾马冲了出去,做出竞争击球的不同姿态,这一场皇后给出的彩头是一个金镶牡丹的臂钏,价值连城不说,皇后所赏之物,自然意义非凡。
随着锣鼓再次敲响,红方胜出,赢得了彩头。众人情绪高涨,都跃跃欲试。
白羽拿了一碟点心和一些水果,下了看台,到齐铭身边,喂给齐铭。
齐铭大快朵颐着,“白姐,你可不知道,在侯府那个马厩里,都快憋死我了。”
“快吃吧,吃的都堵不上你的嘴。”白羽道。
韩莺云从看台上跑下来找白羽,“表嫂,我们也去打马球吧,下场的彩头是个白玉的华胜,边上还镶嵌着各样的宝石,我......”韩莺云有些不好意思,现在才有些娇羞的小女儿模样。
“我想要,但是没人和我一队,表嫂上次马骑得那样好,马球肯定打的也好。”
“怎么?你现在不怕骑马了?”白羽调侃韩莺云。
“表姐,你就会打趣我。”韩莺云一张小脸瞬间红了,“你就和我去吧,好不好?”
“好~”说着白羽轻轻敲了一下韩莺云的额头。
大皇子姗姗来迟,他穿着一身鹅黄色的锦袍,锦袍上用金丝银线绣着腾云祥纹,大皇子来到皇后的看台上,毕恭毕敬的跪下行礼,“儿臣,见过母后”
皇后也是满脸母慈的笑容,“起来吧,不必拘礼。”
“谢母后。”不等皇后下令,大皇子便坐在了二皇子的上首,皇后心中不悦,却不能在这许多人面前发作,她必须保全她皇后贤良大度的母仪之风。
锣鼓响起,第二场比赛开始,众人的视线皆转回球场上。
众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一个人身上,白羽一身白色骑马装,眉目清秀,却带着一股男儿的英气,和场上的穿着各色骑马装的相比,简直如同鹤立鸡群,那白鹤是那样不染尘俗。
大皇子眉头微皱,嘴里不禁默念道:“既有巾帼之淑贤,更兼男儿之豪气。”
在看白羽胯下的那匹骏马,全身皆是黑色,没有一根杂色的毛发,四蹄翻腾,长鬃飞扬。更奇的是那马根本不用马上之人用缰绳操控,自己便可以审时度势,向着合适的方向跑去。
尽管他们都是达官显贵,却从未见过这样的马,这骏马怕是世上无双,怎么会成了柳涵雪的坐骑。
齐铭察觉到了周围的目光,高昂着头,“这些凡人都被我的俊俏迷倒了。”
“我看呀,你就是没在王府的马厩待够。”白羽道,与这些人打马球本就是随便赢,更何况还有齐铭配合,略施小力便可胜出,所以白羽还能做到一边和齐铭说话一边打球。
齐铭忽然想起自己被饿的骨瘦嶙峋的悲惨样子,傲气立刻减去了一大半,老实了。
众人的思绪还在这匹骏马上的时候,那边锣便敲响了,胜负已出,白羽轻而易举的进了球,众人这才缓过神来,这就进球了?居然用了这么短的时间,在吃惊过后,众人是一片喝彩。
大皇子眼中虽含着笑,却掩不住他的冷漠与倨傲,他嘴角勾起一抹鬼魅的笑容:“好一个柳涵雪~”
苏忆儿气的脸都涨红了,就她柳涵雪会出风头,自己为了这场马球会也辛苦练习了许久,比一定就比不过她,于是愤愤的上场参加第三场比赛。
比赛开始,一切都在掌握中,苏忆儿有条不紊的击打着马球骑着马向前跑,可没跑多久,便被人拦了去,苏忆儿立马调转马头,去追那人,那人眼看离门洞越来越近,可苏忆儿怎样策马,这马也跑过那人,苏忆儿急了,使劲的抽打着马。
怎料到,那马被打的惊了,前踢向上一扬,差点将苏忆儿掀了下去,接下来那马疯了一样的往前跑,不管苏忆儿怎么拉缰绳,那马也不停下来,苏忆儿晃了,双手抱紧马脖,趴在马背上,哭喊着救命。
那惊了的马匹正好冲向韩子木马匹休息的地方,因为白羽和韩莺云坐在一起,韩子木便在这里给自己的马梳理毛发,见那烈马冲了过来,下意识的跃起,将苏忆儿从马上救了下来。
苏忆儿像是被吓傻了,在韩子木怀中不住的挣扎,好不容易韩子木将她放在地上,她双手胡乱的挥舞着,竟将韩子木的面具扯了下来,银制的面具飞出去很远,落在草地上发着银光。
比赛停了下来,空气好像凝固住了,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韩子木和苏忆儿。
“蠢货。”大皇子嘀咕一声,自己怎么就找了苏忆儿个这样愚蠢的同盟呢?苏忆儿别说和柳涵雪斗了,连人家的一根手指也挨不上。
白羽的心猛烈的抽动了一下,睁大眼睛,看着韩子木,她曾经无数次幻想过韩子木究竟长了一张什么样的脸,能惹得江南女子看一眼便痴狂起来。
那些白羽想掩埋起来的记忆,此时被人生生的挖了出来,她好不容易结痂的想要藏起来的伤口,现在被人扯开来,鲜血直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