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三十八章: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两日之后有消息传来,刘晃在流放途中染病死了,尸体就近埋了,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赶巧的事,这定是冷墨轩的手笔。
秋日悄然降临,白羽身上的伤已经全然好了,此时到园子里透透气,今日的天阴沉沉的看着像是要下雨,果不其然,白羽刚坐到亭下,便滴滴答答的下起了雨。
秋雨不似春雨的绵柔,也不想夏雨的嚎啕,秋雨飘飘洒洒,想一块白色的纱,无边无际,朦朦胧胧。白羽伸出手去触摸这凉凉的雨水,清爽极了。
“姐姐也在这里呀~?”陆小柔尖利的声音打破了原本的宁静。
陆小柔的丫鬟给陆小柔打着伞,自己全身都湿透了,陆小柔却丝毫不关心,径直走进了亭中,丫鬟的头发上都是水,滴答滴答的往下落,站在一旁冷的发抖,却不敢擅自离开。
自从苏忆儿被贬为妾,管家的权利又落在白羽手中后,这陆小柔彻底对白羽便换了个态度,这些日子她没少对侯爷使狐媚手段,可惜侯爷软硬不吃,就是对她不为所动,所以她放弃了,与其费力讨好侯爷,还不如笼络好这后院的女主人,日后锦衣玉食也少不了她的。
现在侯府却没有正室夫人,所以要讨好自然就是讨好手握管家权的白羽了。
陆小柔一脸奉承讨好的笑容,跑到白羽身边,自顾自的坐下来,一股浓烈的胭脂水粉味呛得白羽喘不上气来,“小柔这几日甚是无聊,看姐姐这几日也闲来无事,我近日学了几个小曲,不如唱出来,也是算给姐姐解解闷。”言罢,陆小柔的手就要往白羽的胳膊上搭。
白羽瞥了一眼陆小柔,在她的手还没碰到自己的时候,快速的站起来,“唱曲就不必了,快回去带你的丫鬟换身干衣服吧。”
陆小柔愣了愣,回头看了看小丫鬟,白了小丫鬟一眼,“管她做什么?本来就是伺候人的。”
陆小柔此话一出,站在一旁的绿俏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白羽走过去,拿出随身带着的帕子给小丫鬟,“明日到秀房做活吧。”
小丫鬟一脸不可置信的接过帕子,她在陆小柔处日日受委屈,得的那点月例银子也全让陆小柔克扣了去,如今柳主子做主让她去绣房,不用再受陆小柔的气不说,那里的待遇也好。
小丫鬟普通一声跪下来,直在地上磕头,“谢过柳主子,谢过柳主子。”
“好了,别谢了,到了绣房手脚勤快点。”白羽道。
“姐姐,她到了绣房我怎么办,我屋里本就缺人。”陆小柔道。
白羽看也没看陆小柔,转身往亭外走,绿俏愤愤的道:“陆主子以前也是下人,奴婢好心提醒陆主子一句,别欺人太甚。”
“走吧,绿俏。”白羽唤道。
待白羽走后,陆小柔狠狠的躲了躲脚,这些人为什么都要和自己过不去,为了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给她难看。
苏忆儿坐在狭小的房间里,原本她未出阁前就住在这样的闺房中,但她在望舒院住了这许久,早就习惯了住在大院子里,她现在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仿佛不住那个大院子里,她的灵魂都被掏空了一样。
侯爷怕是已经忘了自己吧,苏忆儿这样想着,这些日子冷墨轩从未来看过自己,她每每去青松院找冷墨轩,冷墨轩也是闭门不见。
“主子,来用饭吧。”红烛打外面进来,手里提着食盒,她打开食盒里面只有两个小菜,都是些清汤刮水的东西,快烂掉的菜叶,用水煮的半生不熟。
厨房的那些人简直欺人太甚,看到自己落难了,便这样打发自己,每天给的就只有这样难以入口的东西,苏忆儿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主子,这样下去也不是长久之计,现在要想办法挽回侯爷的心,有了侯爷的庇护,旁人自然不敢轻视主子。”红烛道。
“你以为我不想吗?”苏忆儿带着哭腔道:“墨轩现在连见都不见我,我怎么.......”苏忆儿低着头啜泣。
“主子,你要让侯爷看到你的一片真心。”红烛提醒道。
苏忆儿抬起头,半懂不懂的道:“真心?”
雨还未停,苏忆儿便来到青松院门口,门口的小厮拦住了苏忆儿,“苏主子,侯爷说了谁也不见。”
“麻烦你进去传个话。”苏忆儿故意提高声音大喊:“若是侯爷不原谅我,我就一直跪在这里,直到侯爷原谅我为止。”
说完,苏忆儿真的跪在了青松院的门口,她丢掉手中的伞,任凭雨水打在她身上。
“墨轩!是我错了!可是这都是因为我太在乎你了!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苏忆儿喊着。
房中,冷墨轩本在练字,他停住手中的动作,不疾不徐的将手中的宣笔放在紫砂笔搁上,“苦情计?”
冷墨轩拿起伞,向院子门口走去。
苏忆儿跪在外面,见冷墨轩出来,装出更加楚楚可怜的样子。
冷墨轩走过来,将伞打给苏忆儿打上,扶起苏忆儿,苏忆儿乘机抱住了冷墨轩,“墨轩,你肯原谅我了?”
“我怎么舍得生你的气?你又何苦这样糟践自己的身子。”冷墨轩抚着苏忆儿的头,眼里却是不见底的深远。
“你明日便搬回望舒院吧,母亲那里我去说。”冷墨轩道。
“墨轩~”苏忆儿深情的唤了一句。
冷墨轩没应,两人就这样在雨中站着。
第二日,苏忆儿便声势浩大的搬回了望舒院,好像在和后院所有的人宣布,“我虽然不是侯夫人了,侯爷也一样疼我。”
......
这日秋高气爽,柳皇后举办了马球会,邀请了京城有脸面的权贵参加,冷墨轩自然在列,柳皇后怎么能不让白羽同冷墨轩一起参加,她可不会放过所有能撮合两人的机会。
意外的是苏忆儿也在列,三人同乘一辆马车往球场去,谁也不说话,低着头不知在思索什么,马车行到了球场,冷墨轩扶着苏忆儿下了马车,白羽自己下了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