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三十四章:关心则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看都不曾看苏忆儿一眼,焦急的抱起地上的白羽,惊鸿阁离这里太远,只能先将白羽带到青松院,刚踏进院门,冷墨轩便向阿才急切的喊道:“去找大夫!”
苏忆儿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眼看就要晕眩过去,红烛赶紧过来扶着苏忆儿,“怎么办?怎么办?”苏忆儿带着哭腔道,不知道是在问红烛还是问自己。
红烛也呆住了,只能站在边上陪着主子着急。
“夫人,侯爷让你过去。”青松院的一个丫鬟过来传话。
苏忆儿只觉得腿都软了,由红烛扶着,颤颤巍巍的走到了青松院。
青松院中众人都垂首站着,不敢发出一点声响,从他们到这个院子当差以来,这还是第一次见侯爷面色如此阴沉,这样担忧一个人。
大夫正在聚精会神的为白羽诊治。苏忆儿进得屋子,找了个地方站着,额头出了一层细汗,她低着头,瞥了一眼冷墨轩,冷墨轩正看着大夫为白羽诊治,他眉头紧锁,一脸焦急。
“伤的很深,怕是已经伤及内脏。”久久大夫才开口道,说着还无奈的摇摇头。
冷墨轩闻言,回头看了一眼苏忆儿,眼中寒如冰霜,像是要将苏忆儿千刀万剐一般,苏忆儿被看的吓破了胆子,差点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冷墨轩转回视线对大夫道:“劳请老先生尽力医治。”
“这是自然,老身定尽力医治,但能不能好转,还看病人自己的造化了。”
韩子木此时正好在韩莺云的房中,交代她在京城定要守礼节,不要任性胡闹,刚巧下人来传话,说了白羽的事。
听闻白羽出事,原本坐在位子上的韩子木倏地站起来,他恨不得立刻跑到白羽的床前,看看她怎么样了,但他却不能,只能在这里干着急。
“你说什么?!苏忆儿她反了天了!”韩莺云说着,撸起袖子就往走。
半晌大夫擦去额头上的汗,“今夜若是能不发热,这病多半也就能好了。”说完便开始收拾自己的药箱。
冷墨轩吩咐下人将大夫送了出去。
啪!一声!在场的下人都是一惊,抬头就见郡主满脸怒色,打完苏忆儿的手刚放下。
“郡主~?”苏忆儿眼泪倏地落了下来,委屈的捂着脸,她强忍了半天,终于还是掉了眼泪,她满心的委屈,又不是自己害的柳涵雪,这些人根本不给自己解释的机会,她丝毫不记得,这原本是她用来陷害白羽的手段。
“打的就是你,我知道表哥宠你,但是他如今也帮不了你了,刺杀侯府嫡女,我就不信皇后娘娘能放过你!”韩莺云虽然咋咋呼呼的,但还是精明的,话一下子说到了点子上。
现如今皇后正为白羽被贬为妾的事焦急呢?如今闹了这么一出,她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劝皇上废了苏忆儿,恢复白羽的正室之位。
“不......不是我~”苏忆儿一边辩解,一边看向冷墨轩,她以为在这个时候冷墨轩还会听她解释,结果冷墨轩看都未看她一眼,此时已经来到白羽的床前,握着白羽冰凉的手,冷墨轩的脑中一片空白,只想白羽能快点醒过来,压根就没听见苏忆儿说什么。
苏忆儿瞬间瘫软下来,一屁股坐倒在地,她这时才清清楚楚的明白自己的处境,侯爷不会再向着她了,她正室夫人的位置不但会不保,就连侯府都有可能将她扫地出门。
韩莺云白了苏忆儿一眼,凑到白羽床头看白羽的情况,白羽双眼紧闭,嘴唇煞白,别说冷墨轩了,就连韩莺云看着都心疼不已。
“来人,送夫人回望舒院,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她出院门。”冷墨轩淡淡的说完。
瘫倒在地的苏忆儿被人连抬带拉的送回了惊鸿阁。
韩莺云在白羽处守了许久,才回到自己的院子,却没想到哥哥还在自己院子里。
“哥哥,你怎么还在这里?”韩莺云累坏了,径直坐在了床上。
韩子木没有回答韩莺云的问题,他当然是因为担心白羽才留在这里,想要第一时间知道白羽的情况,“你表嫂现在如何了?”韩子木装作云淡风轻的问。
“大夫说只要今晚不发热便能好。”韩莺云此时担心着白羽,心思都在白羽处,也就没察觉到韩子木的反常。她的哥哥何时会如此关心一个女人。
红烛眼看就要燃尽了,天边露出一丝光亮,阳光扯破了黑暗,将黑暗全部驱赶走,冷墨轩白羽床边做了一夜,时不时用手试着白羽额头的温度,生怕白羽发热起来,见天亮了才放下心来。
绿俏端着药从外面进来,见侯爷熬了一宿,整个人都憔悴了,便低声道:“侯爷去歇会儿吧,这里奴婢伺候便是。”
冷墨轩像是没听见一样,端过绿俏手中的药碗,舀了一勺药,吹凉才小心翼翼的喂给白羽。
艳阳高照,白羽同狐族一样年纪的小狐狸在草地上嬉戏,抬头却看到自己的父王母后站在远处,白羽站起来去追,却怎么都追不上,只能看着父王母后越行越远,周围忽然一阵狂风暴雨,黑色的雾紧紧地包裹住白羽,让她无法呼吸,待周围的黑雾散去,白羽发现自己被禁锢在刑架上。
炎冥的眼中散发着妖异的黑光,张开嘴笑着,露出四颗尖利的獠牙,挥舞着满带荆棘的铁鞭抽向白羽,一个人扑向白羽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铁鞭,白羽怔住了,这人居然是冷墨轩。
白羽睁开眼睛,刚才的梦还在脑中回荡,却见冷墨在自己的床边一只手撑着头睡着了,他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长长的睫毛垂下来,阳光洒在他的脸上,闪烁着温暖。
白羽挣扎着想要坐起来,腹部伤口吃痛,不小心惊动了一旁的冷墨轩,冷墨轩醒过来,“你醒了?”冷墨轩声音温柔极了,“快躺下,除了伤口还有哪里不舒服?”
许是因为刚才做的那个梦,许是因为冷墨轩的声音太过温柔,白羽身体不受控制般乖乖的躺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