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三十二章:管家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那就劳烦妈妈了,以后要妈妈照顾的地方还很多。”白羽道。
“不麻烦,不麻烦。”言罢那婆子领着人退出了惊鸿阁。
“你看看。”婆子掂着手中沉甸甸的银子对一旁的婆子道:“这才是大家出来的小姐该有的样子,不像现在那位夫人,小气的紧,何时这样大方的打赏过我们?不但如此,我们好不容易得来点油水,还要让她搜刮了去,这侯府不知道多少家当让她明着暗着弄到娘家去了。”
“谁说不是呢?上次铺子里送来的月银,近一半都让她弄到娘家去了,我们这些老婆子虽然看在眼里,但也不敢说些什么。”
婆子闻言,眼珠子在眼眶里滴溜溜的转了几圈,戳了戳一旁的婆子,压低声音道:“你说这件事若是让老夫人知道了,会怎么处置。”
午后天气正炎热,老夫人的房里摆上了冰块解暑,老夫人斜倚在贵妃榻上,闭目养神。丫鬟拿着蒲扇在旁轻轻的扇着。
老夫人身边伺候了许久的周妈妈掀开帘子走进来,这周妈妈是老夫人从江南带来的,老夫人出嫁前就跟着伺候的,是老夫人最信得过的人。
周妈妈给扇扇子的丫鬟递了个眼色,丫鬟立即明白过来,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
老夫人睁开眼睛,“什么事?”
周妈妈俯身到老夫人的耳测,用旁人听不见的声音说了些什么,待周妈妈说完,老夫人原本平静的脸上带上了怒意。“去把那女人给我找来,让她把账房钥匙、账本都给我带来!”老夫人厉声道。
不一会儿苏忆儿便跪在了老夫人的面前,“你真当整个侯府的后院都是你说了算吗?凡事我都睁一只眼闭一只,时间长了你就当老身是死人是吗?”老夫人越说声音越高。
苏一儿跪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出,当老夫人让她带着账本到这里来的时候,她就知道是自己东窗事发了,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她的赌鬼父亲和贪得无厌的母亲,他们以为自己嫁入了侯府这侯府的钱银就都是他们的了吗?母亲三番三四次的上门来要钱她怎么能不给。
她其实也在享受这这种感觉,她享受母亲来要钱时讨好的态度,这让她觉得自己高高在上,让她觉得自己才是苏家的神。
“说话呀,你在轩儿那里不是最有理的吗?”老夫人看着账本上一笔笔的空缺,眉头越皱越紧,“从今天开始你把管家权交出来,罚你今夜跪在祠堂。”
苏忆儿一句话也没说上,便被人带到了祠堂,待下人都出去了,她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她觉得自己委屈极了,她既然嫁到了侯府,做了侯府的女主人,怎么就不能取一部分的银子给娘家,更何况这只是一小部分的银子,对于侯府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冷墨轩从朝中回来,刚入府便被苏忆儿的丫鬟红烛堵住了去路,红烛一脸的焦急,“侯爷快去救救主子吧,主子她......”
“我知道。”冷墨轩冷冰冰的道,说完便朝着向祠堂完全相反的方向走去了,冷墨轩还未回府便早已知道了今日后院发生的事。其实苏忆儿的所做所为他早知晓,只是因为苏忆儿是大皇子的人,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今日这件事被老夫人翻出来,也是好事,正好可以将苏忆儿手中的管家权拿回来。
红烛见侯爷根本无意去管苏忆儿的事,急的原地踱步,再没有办法。
这边白羽被叫到老夫人的院子,刚坐下来,老夫人便将案上的账本并着账房钥匙交给了白羽。“这个你替我管着,她们也说不出个不子。”
老夫人这招高明,不明着说将管家权交给白羽,只是说让她替自己管着,表面上管家权在老夫人手里,其实全然交到了白羽手中,后院的那群女人再不服也没说的。
白羽以前管着偌大的狐族,侯府这一点小账在她眼里根本不算什么,老夫人也说是帮她管着,于是没有推辞,干脆的接过了账本。
拿回账本只一夜的功夫,白羽就将其中的账全部理清楚,什么地方亏损了,什么地方有多的盈利全部了然于心,苏忆儿管着的时候这账上多是亏空,这侯府上上下下好歹也有千人,上千人的生计,马虎不得。
第二天天一亮,白羽便召集了各处的管家婆子,这些婆子平时懒散惯了,站在下面交头接耳、不成规矩。
“知道各位妈妈一早过来也辛苦,但是这家既然老夫人让我帮着管着,我自然也不能怠慢,你们个人负责哪里,该做些什么我也都清楚。不过你们的月例银子每月该得多少我要改改。”白羽不急不慢的道。
众婆子对银子格外的敏感,一听白羽要改她们的月例银子,都安静下来,仔细的听着。
“你们每月该得的月例银子还是会按时按量的发给你们,只不过我再加一项,以后每月你们各自负责的地方做的好了,还会额外给你们一份银子。同理若是做的太过不好,自然也要扣去一部分银子。”白羽道。
原先在狐族她便是这样做的,干的好的自然得到的就多,这样谁也不吃闲饭,那些有才能的人还会为了多得而更卖力。
婆子们听了,低头仔细的想了想,她们都是在自己位置上做了十几年的,错自然是不会犯的也就不太会被扣银子,若是想点法子,还能领了额外的银子,这岂不是美事。
众人都觉得值当,于是兴高采烈的应了,心中对白羽也生出几分敬畏,能想出这样好的注意,比起苏忆儿那个账都算不清的主子,不知好了多少倍。
自此侯府各处都卖力干活,生怕自己这处做的没有别处好,得不到下个月额外的银子,就连私下贪墨的都少了许多,到了下个月,侯府中竟活生生的节省出了近一半的开销。
“小姐莫不是会法术,这些银钱都是小姐变出来的吗?”绿俏傻乎乎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