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番外:白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寒冰打造的宫殿中,白羽一身白裙,坐在狐族王座上,殿中虽无风,但白羽身后的九条白色裙摆上的飘带却在空中飘动着,此时她正把玩着一颗血珠,血珠妖界仅此一颗,由万妖之血所铸造。
狐族左使五灵打殿外而来,“五灵见过主上。”她弓腰抱拳道。
“何事?”白羽淡淡道,目光还停留在手中的血珠上。
“回主上,风长老在他寒山下的住所密会我族中人,属下猜测风长老意欲......”五灵顿了顿,她深知接下来的话一出,白羽必然大怒,“意欲谋反。”
“谋反?”白羽的目光像刀子一样投向五灵,眸中泛着妖异的蓝光,让人望而生寒。
五灵不敢抬头看白羽,盯着大殿的地面继续道:“属下早已派人秘密监视风长老已久,此次密会就是要商讨如何......”
“说下去。”
“如何杀了主上谋取王位。”五灵颤颤巍巍的说完。
白羽嗤笑一声,“杀我?我倒要看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说完一阵风一样的来到五灵身边,余光看着五灵道:“此时若是属实,你便是头功,下去吧。”
“是”
这风长老在除狼族之战中曾立头功,所以这些年白羽虽知道他行事多乱狐族之政,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饶了他,可今日他竟要谋反,白羽别的都能容得,唯独一点,绝不容背叛。
待五灵退下,白羽周围蓝光炸气,等蓝光消失,白羽已经变作五灵的模样。
风长老于别院举行密会,为了谨慎特别在院外施以结界,参与密会者不在少数,院中此时已有二十多在狐族中担重职者。
其中一坐下客举杯,杯中乘着琼脂甘露,道:“祝风长老早日大业所成。”余客见状也举杯应和。
風身材魁梧,乃是狐族武将,此时一拍大腿,面上展露笑容大叹一声:“好!”于是将杯中之物一饮而尽。
正要商议正事,一小使来报,“左使五灵奉主上之命前来,要长老入殿觐见。”
风长老狐眼一转道:“让她进来。”
白羽被小使迎进去,穿过长廊到了厅中,此时她幻做五灵的模样,见到风长老便直言不讳:“主上已经知道你等在此密会,特派我前来带风长老回去,主上还道,若是早日回头,还能留你一条活路。”
“哼!”刚才敬酒者轻哼一声道:“她白羽的暴政,我等早已不堪忍受,今日就反了,你回去告诉她,她爷爷我他日必要拿她首级。”
风长老不似那敬酒者那样狂妄,他自知白羽的法力,现在便与她撕破脸,绝无胜算,于是道:“左使请坐,想来左使也是聪慧者,何不加入我们,日后若是成就大业,定比做一个左使强。”
白羽面上没有一丝的波动,她之所以幻化成五灵的样子到这里,就是为了引着风长老说这些,借此得知还有谁参与其中。
风长老见五灵毫无反应,继续道:“右使已近加入了我们,不光这样,十二旗主,也有半数已经投于我门下,什么是选择是对的,不用我多说了吧。”
白羽嘴角上扬,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原来他们也有份~”随即将目光投向风长老。
风长老一震,这个目光他再熟悉不过了,是白羽特有的目光,凌厉的目光中闪现着几分杀意,让人从头凉到脚底,凡是被白羽投以这种目光的,就没有一个能活到明日。
风长老张着嘴,嘴唇发颤,此时竟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愣在那里。
刚才的敬酒者,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站起来,指着白羽一副轻蔑的样子道:“你算什么东西,怎么......”
话只说到一半,五灵抬手一团淡蓝色的法气袭向他xiong前,他xiong前裂开一个大口子,嘴角便渗出血来,瞳仁放大,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便倒了下去。
众人一惊,再看五灵时,她已经变成了白羽,“白......白羽!”有的人吓得从椅子上跌下去。
白羽周身泛着淡蓝的光,长发与裙摆随着周身的法力飞扬。她轻蔑的瞟了一眼刚才的死者。
风长老极力的想让自己镇静下来,可说话还是颤抖的,他大喊道:“大家别慌,横竖都是一死,不如一搏。”
众妖听了,稍微冷静下来,拿出武器,直指白羽,一声呐喊,众妖一齐扑向白羽。
白羽闭上眼睛,眼看众妖的武器就要碰到白羽之时,白羽忽的睁开眼睛,同时一股巨大的气压袭向众妖,众妖运法抵挡,可根本挡不住,全都远远摔出去,撞在他们自己所布的结界上,嘴里喷出鲜血。
“叛我者!亡!”
不到半炷香的时间后,白羽轻轻碰了一下院外的结界,那结界便陡然碎裂,白羽双手背后,面无表情的走出了出去。
院子让人不忍直视,因为妖在死后会现做原形,所以鲜血混着二十几具狐狸的尸体,他们白色的皮毛被染得鲜红,身上全是伤口。眼珠子掉在地上,五脏也从腹中掉出来。
回到殿中,白羽传令下去,不到一盏茶的功夫,狐族上下凡是和风长老有过私交的,全都被处决。
齐铭穿着一身褐色的袍子,肩上带着一对玉石打造的马头,齐铭长相俊俏,乍一看还以为是以为偏偏公子,实则不修边幅。
他嬉皮笑脸的从殿外走进来,“这么好玩的事,怎么不带着我一起呀?”
白羽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齐铭知道自己这是又不受待见了,不过他也不在意,反正这也是家常便饭,他愿意给白羽当牛做马,就是看上白羽这藐视天下的王者之气。
眼睛一扫,他看见了白羽手中拿着的血珠,早就听说这是个宝贝了,一直想弄到手,原来是在这里,于是厚着脸皮道:“白姐手里的是血珠?不知道可不可以借弟弟我玩两天。”
白羽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扔给了齐铭,她的东西,别人求她,就算是无上至宝她也随便给,但要是来抢,哪怕是一根稻草也别想活着拿走。
齐铭接住血珠,“就知道白姐最心疼我。”他可是在白羽这里混到了不少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