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三十章:你是狐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白羽走后,韩子木盯着案上那盘平局的围棋许久,没错的刚开始她绝对是不会围棋的他能感觉到,可后来是怎么回事,这女人为何能如此聪慧,韩子木死死地盯着白羽最后落子的地方,其实她这局便要胜他的,只是最后她选择了个可以平局的地方落子。
第二日韩子木使人找来白羽,想要再对弈一局。
白羽随便应了,想着还像昨日一样下个平局也就糊弄过去了。
韩子木黑子落下,严肃道:“希望你能使出全力。”
白羽落子的动作顿了顿,这韩子木也绝非等闲之辈,昨日她已经很小心的下了平局,没想到还是被韩子木看出来了,这人要比她想的聪慧些。
既然如此白羽也不再谦让,一局便胜了韩子木。
“你昨日果然是让着我。”韩子木输了,却没有失落,能输给这样聪慧的女子也算不得什么。
白羽笑笑,“这围棋是世子引我入门,也算是我的师傅了,昨日不过是尊师重道。”
此言一出两人都豁然而笑,韩子木的笑声很好听,就是不知道他面具下的那张脸笑起来会是什么样子。
晚间用完饭,白羽带了些糕点给齐铭。
马厩中无人,所以白羽也就放心的和齐铭说话。
“要我说这里的凡人就是自不量力,一介凡人还想和白姐一较高下,白姐可是千年狐妖,血统高贵,他算什么?”齐铭从骨子里就看不上凡人。
“好了,你歇会吧,他又不知道我是妖,再说了你现在可是在凡人的马圈里。”白羽道。
“白姐,这可不像你,怎么还为这些凡人说上话了,那个叱咤风云的白姐,哪里会把这些凡人放在眼里。”
“我这叫好汉不吃眼前亏,在凡人的地界上,就做凡人应当做的事。免得吃亏。你呀也稍微......”
一声环佩装在一起发出的叮当声打断了白羽的话,周围瞬间安静下来,白羽仔细的辨别着声音是从什么地方传出来的。
韩子木也有晚上来喂马的习惯,路过这里就见白羽与齐铭说着什么,开始他也并未放在心上,直到听闻白羽说自己是妖的时候,韩子木心中一震,妖?这世间怎么会有妖。
可从白羽这两日的种种表现来看,这好像又合乎情理,虽说韩子木内敛、沉稳,也处理过不少大事,可这样荒唐的事他还是第一次遇见。
“不用找了,我在这里。”不知怎的,韩子木不觉得白羽会伤害他,既然已经被发现了,与其等着被找到,不如自己现身。
“白姐,这人留不得。”齐铭杀机已起。
白羽并未理会齐铭,转而问韩子木:“你都听见了?”
韩子木点点头。
“既然知道我是妖,为何不跑?你不怕我。”
韩子木摇摇头,这个女子,聪慧,勇敢,善良,那日马场上她救下韩莺云时,韩子木就已经被她所吸引了,后来又下围棋,他对她又添了几分敬佩,可她是冷墨轩的妻子,就算他对她再有好感,也只能压着。
今日他知道了白羽是妖,反而有些庆幸,那说明她根本不是什么冷墨轩的妻子。
两人现在完全无视了齐铭,漫步到王府的后山上,山顶离天很近,墨蓝的天空中满满的镶嵌着银色的璀璨的星星。
两人席地而坐,凉风划过,带着着淡淡的花香。
韩子木并未追问白羽的种种,而是叙说着发生他自己身上的事,那些开心的,伤心的,一件一件都说给了白羽。
白羽能感觉到他说的情真意切,他这是想用真心换白羽的真心。
“我还记得小时候带着莺云去掏鸟窝,从树上摔下来,摔了一身的泥,胳膊摔断,休养了几个月才好。”
“没想到你也有这么调皮的时候。”白羽望着星空道。
韩子木很高兴白羽现在不唤自己为世子了,这说明她对自己放下了一部分戒备。
白羽看向韩子木,“谢谢你与我说这些。”
“人生得一知己足以,不知道你能不能给我这个机会。”
“摘下面具,我便也与你说我的事。”白羽道。
韩子木顿了顿,手伸向了面具。却在半空中被白羽抓住,“不用了,我知道了。”
白羽望着天空中的圆月,笑了笑,那笑容里有苦有甜,千年来,这是第一个想要听她故事的人。
白羽将身世、遭遇,以及怎么到人间的都缓缓道来,直至快天明才讲完。
“怎么样,吓到你了吗?”白羽问韩子木。
月光下韩子木的面具泛着银光,“有些吃惊,但不怕。从今日起你我便是知己了。”
白羽笑道:“是,知己。”
阳光冲破了黑暗,万丈金光破晓而出,天亮了~
......
眼看已入深春,老夫人也准备起行回京都了,齐铭现在是白羽的坐骑了,白羽自然要将他带回去,此外韩子木和韩莺云也一同前往京都。
韩莺云正是年纪,要入京备选公主伴读,韩子木打着护送老夫人和韩子木名义,实则也是为了入京结交一些权贵,不然日后袭了王位也难以立足。
按照来时的路原路返回,先坐船,后乘马车。到侯府时已是盛夏。
苏忆儿带着后院一众女人站在侯府门口,恭迎老夫人和世子、郡主。白羽安静的跟在最后面,不想引起注意。
韩子木暗暗向后看看白羽,没有做声,他深知白羽在侯府的处境,要帮她也要日后慢慢来,不能急于一时。
“表嫂呢?”韩莺云原本搀扶着老夫人,却迟迟不见白羽的声影,于是回头寻找。
苏忆儿以为韩莺云是在找自己,于是上前几步应道:“郡主找我?”
结果却被韩莺云完全无视了,在韩莺云眼里苏忆儿是后来的,是她抢了白羽嫡妻的名分。韩莺云径直走过苏忆儿身旁,来到白羽旁边,拉着白羽回到了老夫人身边。
苏忆儿站在原地,上牙紧紧的咬着下嘴唇,眼睛翻红,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她算是明白了只有在墨轩心里她才是这侯府的女主人,墨轩不在的时候这些人根本就不将她放在眼里。
老夫人如是,如今的郡主亦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