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二十九章:胳膊拧不过大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韩子木马上翻身上马,去追韩莺云,扬鞭让马跑到了最快,韩莺云的马疯了一样往前跑,又加上先前本就离韩子木太远,韩子木心中焦急,可怎么也追不上莺云。
正焦急,却忽见白羽已经骑着马跑到了自己前面,眼看就要追上莺云。那匹骨瘦嶙峋的马,居然比自己的宝驹跑得还快。
齐铭说到底是妖,怎么也要比凡间这些马本事大的多,稍微使力便追上了郡主的马。
白羽看准时机,将涵莺云从疯马上一把拉到了这边的马背上,那疯马还嘶鸣着向前跑,一会儿便没了影。
白羽让齐铭停下来,扶着韩莺云从马上下来,韩莺云惊魂未定,抱着白羽哭起来,“可吓死我了~”
韩子木这才赶过来,见莺云没事了,放下心来,对白羽抱拳道:“多谢。”
这是白羽第一次听韩子木说话,声音低沉,不像是一个年轻世子,倒像是在官场上打滚了许多年的老者,有着超越年纪的沉稳。
韩莺云不敢再骑马,三人只好慢慢往王府走,韩子木牵着马,白羽根本不用牵着齐铭,他就会老实的更在后面。
“快看,快看,是世子。”路边两个采草药的姑娘,看见韩子木后激动万分,韩子木和她们走得完全不是一个方向,她们便停下来,眼睛都未从韩子木的银制面具上挪开,一直到看不到韩子木后才作罢。
原来这韩子木长相俊美,可以说俊美的都有些鬼魅,凡是女子见过韩子木的长相都会深陷其中,韩子木就是因为这个所以才带上了面具。
白羽倒是好奇,这韩子木究竟长什么样子,能让人神魂颠倒,在妖界,所有妖的皮囊都是幻化所得的,所以除了有些修为实在低的妖怪之外,都是怎么好看怎么幻化,那些千年的妖怪长得就已经算是绝美了,更别说白羽还见过修行万年的妖,凡人的长相在白羽这里不值一提。
城外不远处有一茶摊,露天摆放着几张椴木制的桌椅,棚下架着一口锅里面烧着开水,另摆着一口锅做一些小菜,来往赶路的人可在这里解渴或吃点小菜稍作休息。
三人寻了个位子坐下,一人要了一碗茶,白羽又要了点清水给齐铭喝。
远处两个穿着粗布衣服的男子远远走过来,一胖一瘦,皮肤黝黑,瘦的脸上有一道深深的刀疤,贼眉鼠眼的样子,胖的脸颊上的肉掉到了下巴,不怀好意的笑眯眯的打量着来往路过的女子。
忽的那胖男子,裂开嘴笑起来露出一口的黄牙,接着往手上催了一口唾沫,眼睛直愣愣的看着白羽。
这两人在城外混久了,成日尽做些偷鸡摸狗的勾当,仗着有些伸手,欺凌乡里,打家劫舍。
茶摊上有些附近乡里的人见了这两人,知道这两人不是什么好人,都远远的躲开。
那胖子嘿嘿的笑着,坐到白羽的旁边,椅子咯吱一声陷了下去,险些断了。“小妞,喝茶呀,让哥哥也尝尝这茶好喝吗?”言罢端起白羽的茶碗,一口将里面的茶都饮尽了。
那瘦子站在胖子身后,也色眯眯的看着白羽。
胖子放下茶碗,就要伸手去摸白羽的手,白羽已经准备好动手了,韩子木动作却比白羽快了一步,一跃而起,重重一脚踢在了胖子xiong前,胖子没反应过来,被踢下了椅子,摔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这才停下来,身上的肥肉颤抖着。
瘦子看胖子挨了打,立马也挥着拳头冲上来,却被白羽抓住了手腕,用力向后一掰,瘦子吃痛顺势跪了下来。
韩子木回头就见白羽已经将瘦子按在地上,韩莺云叉腰道:“你们两个不长眼睛的,谁都敢轻薄,今日就要你们好看。”说完挥着拳头走了过去。
白羽松开瘦子,拦住韩莺云,韩莺云未习过武,白羽怕这两人犯浑,伤了韩莺云。
这两人也是泼皮货,见胳膊拧不过大腿,今日碰到了厉害的人,为了不再吃亏,两人立马换了嘴脸,跪在地上求饶。“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这位爷,和两位姑娘,还各位请放过我两,以后凡是有好东西第一时间孝敬各位。”
“看你们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恐怕要请你们去衙门一趟了。”韩子木道。
将二人押到衙门后,天色已晚,便打道回府。
第二日韩子木与韩莺云在园中亭下下棋,韩莺云远远看见白羽,便跑过去拉过白羽,让白羽坐在她的位子上,“表嫂会下棋吗?与我哥哥下几盘吧。”
“不会......”白羽哪里会下围棋。
“没事让我哥哥教你。”韩莺云道。
“这......”白羽觉得在这里公然与韩子木下棋不太好。
“莺云这丫头是因为输了好几盘了,不想下了,反正此时闲来无事,我教你。”韩子木道。
“好。”白羽只能答应,反正韩莺云也一直在边上,应该无妨。
韩子木一边收棋盘上的棋子,一边道:“对局双方各执一色棋子。空枰开局。黑先白后,交替着一子于棋盘的点上......”
几盘下来,白羽已经明了围棋的下法,又过几盘,已经能和韩子木不相上下。
“表嫂当真以前不会围棋?我哥哥可是请名师相授,又苦心钻研了十几年,我是我吹嘘,怕是举国上下也没几人能在围棋上赢过哥哥,表嫂怎么短短几盘棋,从完全不会到快赢了哥哥呢?”
白羽在妖界可谓是用兵如神,几盘下来,白羽觉得这围棋和用兵也差不多,黑白棋在这棋盘上相争罢了,用的还是谋略,这活了几十年的人精再厉害还能和千年的妖精比吗?
白羽笑笑道:“这是世子知道我不聪明,所以让着我呢。”
韩莺云信了白羽的话,不再说话,继续看两人下棋,可韩子木清楚白羽的实力,开始他也有心想让让白羽,可越往后他越吃力,后来使出了全力也只和白羽下了个平局。
“时候也不晚了,要不今日就到这里吧。”白羽觉得再下下去,恐怕就没办法解释了,于是在最后下了个平局,便一溜烟逃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