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二十八章:马妖齐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宴席开始后,王府从外面请了戏班子来,在院子里搭了台子,众人先是听戏,接着各处的管事仆妇,以及园中的家丁上来拜年,王爷一一赏了,这才上了年夜饭。
众人乐做一团,看戏的看戏,说笑的说笑,白羽认真的看着戏,先唱的是《窦娥冤》,年下正喜庆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谁点了这出戏。
“表嫂~”韩莺云凑到白羽边上,韩莺云之前便听过柳涵雪的种种事迹,虽说傻了点,但对表哥的一片深情也着实让她钦佩,“过两日暖和了我们去骑马,表嫂也一起去吧。”
白羽还未开口,一边的老夫人便听见了韩莺云的话,接过话头来,“成日在院子里也无趣,你就跟着去吧,不用顾忌我。”
有了老夫人这话,待到稍暖些的时候,白羽便准备与韩莺云出去骑马,两人现在马厩里选马,韩莺云自然有一匹骑惯了的马,这次是陪着白羽来选。
王府马厩之中好马自然不少,但角落里却有一只马骨瘦嶙峋,看着那马白羽瞳仁都放大了。
韩莺云此时也注意到了这匹马,“这马怎么回事。”她问一旁平日负责照顾这些马的马夫。
“回郡主,这马原来买进来的时候也算是好马,之后便不好好吃草料,时间长了才成了这个样子,”马夫道。
“那还不赶紧处理了,留在这里干什么!”韩莺云道。
“是,奴才这就将此马拉出去。”说完就朝着那骨瘦嶙峋的马走去。
“等等!”白羽喊停了马夫,转而对韩莺云道:“这马我看着倒是很合眼缘,能将此马给我吗?”
韩莺云摸不着头脑,表嫂要这样一匹马干什么?但表嫂既然要,她也没法子拒绝,“表嫂既然想要,当然可以了。”
趁着韩莺云在那边叮嘱马夫看管马匹的时候,白羽赶紧凑到那匹马跟前,压低声音道:“喂,你什么回事?”
原来这马并非是什么凡马,而是马妖所化,这马妖也并非一般的马妖,而是马妖族太子齐铭,自白羽做了狐帝后,这齐铭就一直跟着白羽,这小子一直视白羽为标杆,学了不少白羽的手段。
此时齐铭也反应过来眼前之人,正是白羽。
“白姐,你可别提了,我在族中犯了些错,我那父皇不由分说,直接给我送到这来了,在这里没有法术,我还变不成人身,成日让这些凡夫俗子欺辱,还不如死了算了。”齐铭都要哭出来了,终于在这里遇见亲人了,还能听得懂自己说话。
白羽有些幸灾乐祸,齐铭什么样的秉性她最清楚不过,也就是在她面前还听话些,别人面前就是混世魔王,如今吃点苦也是好的,“你小子,也有今天?怎么?这里的草料不和你的口味?还绝食。”
“姐,你就别幸灾乐祸了,这草料是人......是马吃的吗?我在妖界吃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可别让我有了法术,不然我把这破王府的人都吃了。”
“既然你这么厉害,那你继续,我走了。”
“别,别,别呀姐,救救你可怜的小弟我吧。”
“表嫂,我们走吧。”韩莺云在唤白羽。
白羽给齐铭带上马鞍,“怎么样,还能不能跑?”
“姐既然都发话了,肯定能。”
春似翩跹舞娘携绿而来,江南城外,好似梦境般,万里青色朦胧在淡淡的薄雾之中,似桃源般平静,忽的薄雾褪去,温柔的阳光从云中倾泻下来,洒在万里青色上,其上的露珠璀璨生光,随风轻落几抹翩红,嫋嫋娜娜,美的飘然。
远处一男子穿着白色的袍子,坐在黑色的高头大马上,银制的面具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世子也来了?”白羽还以为只有韩莺云。
“哥哥不放心咱们,总以为我要带着表嫂胡闹,这才跟了来。”韩莺云道。
一到这里韩莺云倒像是脱了缰的野马,身影穿梭在偌大的草地上,就没有停下来过,怪不得韩子木不放心她了。
韩子木骑着马跑了几圈,便停下来,坐在草地上,看着韩莺云骑马,这个人怎么这样怪,带着面具,还不爱说话。
白羽决定还是不折腾齐铭了,于是也没骑马,待在离韩子木稍远的地方,拿出点心来喂给齐铭,“尝尝吧,凡人间的点心。”
齐铭和白羽从来也不客气,张嘴将白羽手上的点心全吃了,还弄了白羽一手的口水。
白羽嫌弃的皱起眉,将手上的口水,都擦到齐铭身上,齐铭也不点不在意,“这是我在这破地方吃过最好吃的东西了。”
“表嫂,不来骑马吗?”韩莺云此时骑马到白羽身边,那马夫说过这匹瘦马是最难驯化的,别人连靠近都不成,怎么在表嫂这里就这样的乖顺。
“郡主骑吧,我在这里歇会儿。”白羽道。
“那好吧。”韩莺云从马上下来,伸手去摸齐铭,齐铭立马躁动起来,嘶鸣着,眼看就要踢向韩莺云。
“齐铭!”白羽呵了一声,齐铭才停下来,韩莺云吓得立马收回手。
“齐铭?”韩莺云听白羽唤这马齐铭,这越听越像是个人的名字。
“我刚刚给他起的名字,一齐鸣叫的意思。”白羽糊弄过去。
韩莺云一知半解的点点头,骑上马又驰骋去了。
“这凡间身份低贱的人,也配碰我。”齐铭道。
“你老实点吧,这是在人家凡人的地界上。”白羽白了齐铭一眼道。
韩子木此时的目光落在了白羽身上,这女人也不施粉黛,却比他所见的女子都要好看,脸如白玉,颜若朝华,她服饰打扮也不如何华贵,穿着一身淡蓝色的骑装,长发在身后随着微风飘动,不觉便看住了。
却又发现白羽在和马说话,一句句,好似那马也真的能听懂一样。
忽的远处传来一身马的嘶鸣,接着就是韩莺云的喊声,韩子木一看,原来是韩莺云的马惊了,此时正驮着韩莺云疾跑,根本不受控制,莺云摇摇欲坠,马跑得这样快,若是从马上掉下来,绝对要没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