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二十五章:灯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还有别的事吗?没有就退下吧。”
“侯爷......”
“下去吧。”冷墨轩打断小柔,他实在是不想在听到她的声音。
陆小柔无奈,一脸不甘的退了出去。
冷墨轩拿起案上的宝剑,走到院中舞剑,跃起、挑剑,剑气如同被赋予了生命,环他周身自在游走,带起衣袂翩跹,一招一式看似出剑轻巧,但威力十足,让对手看了不禁心中生寒。
“她竟对陆小柔出手,难不成是吃醋?”冷墨轩心中想着,以为白羽是因为自己争风吃醋,不觉便眼中含笑。
这日中秋佳节,白羽爬到二楼的屋顶上,望着天空中的圆月发呆。
“在想什么?”冷墨轩不知什么时候爬上了屋顶,坐在了白羽身旁。
白羽还是看着月亮,没有回答冷墨轩的话,转而问道:“今日中秋,侯爷不用陪夫人?”
冷墨轩也是避而不答,站起来向白羽伸出手,“今日街上有灯会,你应该没见过京城的灯会,很热闹,我带你去看灯。”
人间的灯会?白羽以前倒是从云间看过,确实热闹,但不知身处其中是什么感觉,于是见手搭在冷墨轩手上。
冷墨轩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拉起白羽,冷墨轩拿出一根红绳系在白羽右腕上,“这是?”
“可驱妖、鬼。”冷墨轩道。
白羽心中苦笑,自己不就是妖吗?还带红绳......“侯爷不带吗?”
冷墨轩又拿出一根红绳,递给白羽,“你帮我系上。”冷墨轩伸出左手道。
白羽给冷墨轩系上,“我倒要看看你今天能不能驱我。”白羽心说。
“月色灯光满帝都,香车宝辇隘通衢。”街上果然热闹非凡,这日各地的客商和巧匠就会云集京城,将自己制作的花灯拿到街上售卖。各式各样的花灯将整条街照的通明,犹如天界银河一般夺目,却比那冷冰冰的、高不可攀的银河多了些烟火气,多了份温暖。
街上来往之人,男女老少皆有,多是一家人,带着孩童出来玩。
冷墨轩到一处花灯的摊铺上,买了一只小兔的花灯给白羽,白色纸扎的小兔活灵活现,其上还有些彩色的羽毛做装饰,“好看吗?”冷墨轩问。
“好看~”其实好不到看是其次的,好吃才是主要的。
一个十岁左右的孩童手中提着个灯笼跑在前面,身后几个年龄相仿的孩童追逐着,在街道上嬉戏。跑的太快,经过白羽身旁,几个孩子便撞到白羽,这一两个孩子撞了白羽还能站稳,禁不住接二连三的撞。
失去平衡眼看就要摔倒下去,却被一只大而有力的手拉起,一瞬进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小心。”冷墨轩带着些温暖的声音随即传来。
白羽立马从冷墨轩的怀抱里挣脱出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再一看手中的小兔花灯掉在地上,一只兔儿摔断了。白羽捡起兔花灯,吹灭里面的蜡烛,还于刚才的小贩。
“再买一个吧。”冷墨轩道。
白羽摇摇头,“这街上人多,拿着这个反而不便。”
两人只得继续往前走,这街上许多事物白羽都没见过,走着走着便停下来仔细的看,冷墨轩都耐心的跟着,也不催促。
一个摊上那小贩挑着个担子,担子一边是炉子,上面放着一锅黄色的糖浆,小贩用大勺舀出一勺,在担子这边的案子上一画便成了各种各样的糖人。
“这是什么?”白羽问,她还从未见过凡间的糖人。
“糖人。”冷墨轩回答道,说完走到摊前,买了一个糖人,递给白羽,一只小鼠的模样,还有些俏皮。
“尝尝。”冷墨轩道。
白羽尝试着小小吃了一口,点点头,“好吃。”
“你没见过糖人?你们家乡没有这个?”
白羽又点点头,妖界哪有这些东西。
冷墨轩不再问,只以为白羽的家乡偏远。
两人从街东头一直转到街西头,吃了许多白羽不从吃过的美味,不但好吃,样子还稀奇。
越在凡间待的时间长,白羽越觉出太白金星口中的烟火气是什么了,这人间看似平淡无奇,没有妖界的光怪流璃,却处处透着淡淡的暖意,比起狐族冰冷的宫殿,这灯火通明的街道更让白羽喜爱。
灯会直到近天明的时候才渐渐散去,白羽和冷墨轩也差不多是天明才回到侯府,冷墨轩陪着白羽回了惊鸿阁,吃了杯茶才走,白羽目送冷墨轩出院子,看到冷墨轩刚走出院门的时候身上掉下个上面东西。
喊住冷墨轩已经晚了,白羽只得走出去,想着先捡起来,之后派人送去给冷墨轩。
拿起那东西一看,竟是前几日自己绣的那条帕子,两团桃红的线聚在一起,还是那么丑,“没想到他居然随身带着。”
苏忆儿和高倩坐在后院的亭中品茶,昨晚冷墨轩没来,苏忆儿今日也没什么兴致,高倩说什么她都是淡淡的回应着。
忽的看见一抹大红色的身影在花园边上晃动,苏忆儿猛地站起朝那身影走去,在这后院只有正式夫人能穿正红,这是谁,难不成是想夺她正式的位置,居然敢如此放肆。
陆小柔此时拽着一朵蔷薇闻那花的花香,闻完便随手将那花摘了下来,拿在手里再看,好像也没前面那么好看了,于是随手扔在地上。
苏忆儿此时已经看见穿大红衣服的人便是陆小柔,怒气冲冲的走过来,不由分说便一巴掌甩在了陆小柔脸上。
陆小柔被打的一愣,但打自己的是苏忆儿,是这后院的女主人,她倒是也不敢放肆,捂着脸,陪着笑,“小柔不知什么地方得罪了夫人,小柔这就该。”
高倩此时跟了过来,“你不知道只有正式夫人才能穿正红的衣服吗?”
陆小柔这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夫人,小柔出生不好,不知这个,冒犯了夫人,小柔绝对不是故意的,请夫人饶了小柔。”
苏忆儿因昨日之事本就窝着火,此时看见陆小柔便更火冒三丈,这个女人原本是送给侯爷,想让她分柳涵雪的宠爱的,结果呢,这个蠢女人一点用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