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二十三章:侍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是你绣的?”冷墨轩接过帕子,故作严肃的问白羽。
白羽都不好意思抬头看冷墨轩,“是......是妾身绣的......”这还是白羽狐生第一次抬不起头做狐。
冷墨轩嘴角上扬,这个女人平时都是戒备防范的样子,原来还有这样可爱的样子,又看看手中拿着的帕子,两团桃红的线,觉得白羽越发可爱。
“侯爷要是没有什么事,妾身就先退下了。”白羽想赶紧逃离这个尴尬的地方。
待白羽走后,冷墨轩将帕子仔细的随身带好。
湛蓝的天高远而纯净,凉风细细,飘散着一股瓜果的芳香,侯府的田上出了几斤螃蟹,老夫人便唤来众人一起品蟹。
秋天惊鸿阁的景色最美,在院子中间摆上几张大桌,老夫人坐在上位,左手坐着冷墨轩,冷墨轩旁边坐着苏忆儿。其她妾室、姨娘又另外坐一桌。
“涵雪,我们既是借你的地方玩乐,岂能让你坐下位,来坐这边。”老夫人指指自己右边的位置。
白羽可不和他们客气,毫不犹豫的坐了下来。
冷墨轩先拆了一只蟹给老夫人,又拆了一只蟹给苏忆儿,这才自己吃慢慢的吃起来,苏忆儿心里得意,尊敬老夫人自然不用说,这是礼数,看来在冷墨轩心里自己还是排到第一的。
冷墨轩瞟了一眼白羽,就见白羽正忙着拆蟹,吃的不亦乐乎,根本就不在乎他干什么,更别说争风吃醋了,冷墨轩心里一沉,有些不悦。
“侯爷你吃~”苏忆儿有拆了一只蟹给冷墨轩,举手投足间都是温柔。
冷墨轩又抬头看了一眼白羽,那女人还是自顾自的吃着。
桌下老夫人戳了戳白羽,给白羽递了个眼神,白羽这才明白过来,轻描淡写的将盘中的一只蟹放进冷墨轩碗里。
冷墨轩的紧锁的眉头这才松了,嘴角扬起一抹笑容。
白羽席上几乎一句话都没说,只是低着头吃蟹,妖界可没有这么美味的东西。
陆小柔一直在席边伺候,手底下忙着,目光却一刻都未离开过冷墨轩,还几次借着往席上送东西接近冷墨轩。
几个人东拉西扯,吃蟹吃酒,又找了府上养的唱曲的姑娘来唱了几曲来助兴,众人直到日落了才渐渐散去。
在老夫人的授意下,冷墨轩今夜留宿惊鸿阁,苏忆儿等人只能瞪着眼睛干着急。
“知道吗?今夜侯爷留宿惊鸿阁,这机会呢不会砸到你头上的,要争取,懂吗?”高倩寻了个机会,给陆小柔递了句话,说完还把一包药粉不动声色的塞进了陆小柔手里。
陆小柔眼珠一转明白过来,将药粉藏在身上,心中激动不已。
冷墨轩坐在茶案前,白羽特意和冷墨轩拉开距离,在书岸前坐下来。
冷墨轩留宿惊鸿阁,倒是把绿俏高兴的什么似的,倒也是,之前冷墨轩有几年没有踏进过柳涵雪的院子,今日能留宿,绿俏自然为自家主子高兴。端了茶进来,把屋里其她伺候的人都叫了出去。
白羽可高兴不起来,老夫多少次在她面前说子嗣的事,如今让冷墨轩留宿惊鸿阁意图再明显不过,白羽虽然做了千年的狐帝,跋扈嚣张,任性而为,但从来不近男色。
若是今夜冷墨轩执意要......,那怎么办?哪怕这身子是柳涵雪的,那也是绝对不行。
冷墨轩低头吃茶,实际偷笑,白羽心里的慌张都写在脸上了,他怎么能看不出来,心里顿时涌起一股玩味,板起脸不说话。
屋里安静的一根针掉落的声音都能听见,越是这样白羽越是慌张,几次偷看冷墨轩,他都是静静的坐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白羽站起来,蹭到书架旁,随手取了本书看。其实她都是为了掩饰自己的慌张,书里实际写了什么,她一个字也没看进去,心思都在冷墨轩那边,就怕冷墨轩过来。
咳~冷墨轩干咳一声,“书拿倒了。”
白羽瞬间脸变得通红,慌里慌张的把书塞回书架上,“妾身,随便看看,随便看看......”
冷墨轩站起来走到白羽面前,白羽身后是书架,前面鼻息可闻的地方就是冷墨轩,真是逃无可逃。
“你以前不是最想让我来你院里?怎么我今日来了这许久,你连句话都不说呢?”冷墨轩眼中噙着笑,看着白羽,抬手抚了抚白羽鬓角的发丝。
“还装?你冷墨轩现在会不知道我不是柳涵雪?”白羽心想,既然他不捅破自己的身份,那她就陪他演戏。
“妾身自然高兴,就是太高兴了,这才不知说些什么。”白羽道。
“哦?是吗?”说着冷墨轩原本在白羽头上的手,就挪向了白羽的颈见,眼看就要去解白羽的衣扣。
白羽一惊,推开冷墨轩就要往外跑,却被冷墨轩拉住,“别走,我和玩笑而已,今夜不会碰你。”
陆小柔趴在窗外偷听了半晌,什么也没听见,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这眼看着煮熟的鸭子就在眼前,却没有办法吃到口里。若是今夜能成事,那明日她就是主子了,再也不用做那些下贱活。
夜间两人躺在床上,中间留出一些空隙,身边这样躺着个人,白羽怎么都睡不着。
“睡不着?”冷墨轩道,原来他也没睡。
白羽轻轻嗯了一声,表示自己醒着。
“我知道你不是涵雪。”冷墨轩顿了顿接着道,“能告诉我你是谁吗?”
“侯爷不怀疑我是别人派来的,会害侯爷?”
“不怀疑。”
“侯爷确定?”
“你是好人。”
好人?几千年了,这是白羽听过最好笑的话,无恶不作,杀人放火,这才是自己应该得到的评价,好这个字和她有什么关系。
“我若不是好人呢?”
“我信你。”冷墨轩道。一个为丫鬟出头替她挨打的人,一个危难时刻可以不离不弃的人,怎么会是坏人,她虽然做事的手段是狠了点,但绝不是毫无原则的人,不会滥害无辜。
不但如此,她的坚韧,她的才智,都让人沉迷其中,越陷越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