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二十二章:毁我一世英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她在意的是侯爷,每每侯爷到她的院子去,哪怕是在她边上坐着不说话,她也很满足。
可是柳涵雪偏偏容不下她,居然还要剪了她的头发,从那时起,她就下定决心那些阻拦她留在侯爷身边的人她统统都要铲除,第一个人便是柳涵雪。
她在这后院步步为营不就是为了在侯府有一席之地吗?有些事她不能亲自动手,那只好扇动苏忆儿了,坐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
苏忆儿原就察觉到冷墨轩近日对自己有些不同,不像以往那样用心,再加上高倩成日来的扇动,苏忆儿早坐不住了,她也早看出这柳涵雪与外面传得并不相同,此人城府之深恐怕自己望尘莫及,现在不就是这样吗?那柳涵雪不知道偷偷做了什么,居然让侯爷开始慢慢的喜欢她了。
苏忆儿深知自己出生不好,她之所以能在这后院立足,能享受荣华富贵,都是因为冷墨轩对她的喜爱,若是这份喜爱没了,那她在这后院还有什么立足之地。
不可以,她不可以坐以待毙。
“红烛!”苏忆儿唤来她的贴身丫鬟,“你去惊鸿阁把陆小柔叫来,别惊动了惊鸿阁其他人。”
......
一声瓷碗打破的声音,白羽放下手中的兵书,又是她,这陆小柔来的近一个月,这屋里打破了不下几十只茶碗。
白羽都感感叹自己现在如此的能容忍,原来在妖界谁感在她面前出一星半点的错,那除非是不想要命了。她居然忍了这个陆小柔近一个月,陆小柔?这是什么名字,这样的难听。
陆小柔正欲像往常一样,懒洋洋的去收拾摔碎的瓷碗,“你怎么回事,多少次了,倒个茶都倒不好,你说你摔碎几个茶碗了。”绿俏实在看不下去了,上去劈头盖脸的训斥了陆小柔。
陆小柔根本不以为然,一脸不屑的看着绿俏,“绿俏姐姐,你至于吗?不就几个茶碗,这侯府还能缺这几个茶碗。”
陆小柔心说:“等我当上了主子,我天天摔碗,你一个丫鬟也来管我?看我到时候怎么收拾你。”
“这侯府是不差这几个茶碗,那也是侯府的,与你有什么关系?你犯了错我倒说不得你了?”
“绿俏姐姐,你这是做什么?只是几个茶碗,你这样说我,好像这茶碗是你的一般。”陆小柔对绿俏翻着白眼道。
“你......”绿俏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你出去跪着,没有我的吩咐不许起来,你打碎的茶碗钱从你的月银里扣。”白羽都不曾看向陆小柔只淡淡的道。
陆小柔心中不服气,夫人是答应过她的,马上她就可以做姨娘的,这柳涵雪只是个妾,凭什么对自己颐指气使的,于是倔强的站在那里,直勾勾的看着白羽。
白羽没听见陆小柔出去的声音,回过头正对上陆小柔的目光,于是白羽的眼神一下变得锐利起来,“怎么?我使唤不动你?”
陆小柔看见白羽的眼神已经有些惧怕了,只是觉得自己下不来台,于是站在原地不动。
白羽收回目光,淡淡道:“你心里打的什么算盘我很清楚,人往高处走,我觉得很对,我也懒得阻你,但你在我这院里一日,你就做好一日的活,不要到头来高枝没攀到,反而摔断了腿。你若是下次再让我看到你这副嘴脸,我保证你不但惊鸿阁的院子待不住,侯府你也留不下,你现在还是我的丫鬟,我要将自己的丫鬟许配给谁,或者卖给谁,那都是天经地义的。”
陆小柔一震,这一个月以来她以为白羽是个好拿捏的主,怎么今天如此骇人,虽说话不带半点怒气却惊得人心跳不止,句句话都扎在她心上。她赶紧去院子里跪下,“好汉不吃眼前亏,看你能拿捏我多久。”
“小姐你早该说说她,你看她那副样子,她倒像是这屋里的主子,我们都是她的奴才。”绿俏道。
白羽放下手中兵书,走到绿俏边上敲敲她的头:“你与她计较什么?好了,叫人来把这里收拾了吧,以后别让她到屋里来了,随便派她点后面的活便是了。”
晚饭过后,白羽爬到阁楼的屋顶上吹了会儿风,这早秋的晚风不冷也不燥,徐徐的吹在脸上,还带着一股瓜果的芳香,别提有多舒服了。
睡觉之前丫鬟们提了热水来,倒好了洗澡水。白羽进到浴盆中,水温一下子遍布到了全身,像是躺在温暖的云朵里一般。遣散了屋里的其他人,一个人自在。
白羽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将整个脸都埋进水中,等白羽从水中钻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冷墨轩捏着那块手帕,站在白羽的浴盆旁边,阴晴不定的看着她。
白羽一惊,还好水上撒了花瓣,要不然......她一动也不敢动,生怕搅乱了水,花瓣飘开。
此时冷墨轩居然又走近了几步,手扶着浴盆,俯身到白羽耳侧道:“紧张什么?我们不是多年的夫妻吗?”
白羽苦笑,这冷墨轩早就知道她不是柳涵雪了,揣着明白装糊涂,“侯爷找妾身有什么事吗?”
冷墨轩将帕子搭在白羽的浴盆上,“这个,我要你绣的。”
“侯爷说什么呢?这不就是妾身绣的吗?”
“哦?是吗?”冷墨轩离白羽越来越近,他该不会是想鸳鸯戏水吧。
“好!我绣。”白羽赶紧道。
冷墨轩不再说其他,转身离去,嘴角还挂着笑容,这次不是鬼魅的笑容,这笑容好看的像是灿烂的星河一般。
接下来几天,白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除了用饭的时间,其余的时间都用来刺绣。
白羽,文武双全,可偏偏折在了一根绣花针上,几根线,绣了拆,拆了绣,连帕子都让白羽绣废了好几条,当然也没少扎自己,可是这小小的绣花针在白羽手里却怎么都不听话,想让它往东它就是往西。
这事可千万不能传到妖界,否则她的一世英名就毁了。
终于,在白羽与它争斗了十几日之后,这场战役才勉强胜利,看看自己的十根手指,可谓是千疮百孔。再看看那两片牵强的花瓣,其实就是两团桃红色的线堆在一起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