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三章:小院门前是非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白羽不理会锦绣,起身欲走,锦绣却挡在了白羽面前,一股刺鼻的胭脂香味呛得白羽向后退了几步。
“以前总是给我们立规矩,今天怎么就不懂规矩了呢?你一个妾室见了我这个姨娘难道不行礼就想走?”锦绣仰着下巴道。
远处冷墨轩暗暗的看着这一切,这人绝不是柳涵雪,那她是谁?天底下居然有长得如此相像的人,还能一夜之间偷龙转凤,代替了柳涵雪。
现在这人若真的是柳涵雪,她绝不会给锦绣行礼,她那样的心高气傲,她……冷墨轩正这样想着,就见那边白羽款款屈膝行礼。
白羽才不管别的,她的原则是做什么对自己有利便做什么,如今只要行个礼就能摆脱这个聒噪的锦绣,何乐而不为。
锦绣很是享受这种感觉,她出生不好,每每柳涵雪那副看不起自己的样子,都让锦绣恨得牙痒痒,现在呢?看到屈膝在自己面前的柳涵雪,锦绣不知心里多解气。风水轮流转,现在总算轮到她收拾柳涵雪了。
“以为这就完了?等着吧。”锦绣心里窃喜。
待白羽起身之时,锦绣便抬手一个巴掌甩向了白羽,“真是看见你这张脸就心烦。”
白羽皱眉,向后轻轻一躲便躲开了这一巴掌。
锦绣打了个空,心中气恼,“你还敢躲。”抬手又打过来。
狮子又岂能理会在它面前狂吠的小狗,轻轻侧身,又闪过了一巴掌。
两次都落空,锦绣更是怒上心头,想着这次一定能打中柳涵雪,便把所有能调动的力气都调动起来,手高高的扬起,准准的像白羽的侧脸落去,“看你这次还怎么躲得过。”锦绣心道。
结果又是一个轻描淡写的侧身,锦绣又打了个空,因为使的力气太大,又加上脚下一滑,竟摔倒在地。
“柳涵雪!”冷墨轩冰冷而低沉的声音响起。
锦绣见冷墨轩朝这边走过来,立马收起刚才一副鼻孔朝天的模样,转而变成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女人姿态,细着嗓子哽咽着道:“侯爷,妾身刚才只不过想和柳姐姐聊聊天,不知那句惹恼了柳姐姐,柳姐姐便将妾身推倒在地。”
锦绣一边说还一遍拿出手绢擦拭着不知何时流出来的眼泪,白羽心中暗道:“这锦绣不去当个戏子,还真是埋没了她一身的本事”
冷墨轩扶起地上的锦绣,怒目看着白羽,上前抬手扼住白羽的下巴道:“柳涵雪,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你若是想多活几日,就不要惹事。”
锦绣听闻冷墨轩这话分明是一边倒的向着自己,便在冷墨轩身后眉飞色舞的向白羽炫耀。
接下来柳涵雪会怎么样?会不会一哭二闹三上吊?以前柳涵雪不总是用这招威胁侯爷马?现在呢?她若是还这么闹,看侯爷还管不管她。锦绣心里这样想着。
白羽却像是没看见锦绣的眉飞色舞一般,拿手轻轻的剥开冷墨轩的手,然后淡淡然的回了一声是,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锦绣被这样的柳涵雪惊住了,这个女人怎么回事,今天自己都这样对她了,竟一点都没有惹得她生气。
冷墨轩此时心中也是一阵凌乱,柳涵雪颈下有一个朱红色的小痣,刚才出手扼住柳涵雪的下颌,就是为了看那颗痣还在不在,以此分辨这人到底是不是柳涵雪。
有痣不错,这人是柳涵雪也对,但刚才柳涵雪的所作所为都和往日大不相同,尤其是她看自己的眼神,刚才那样近的距离,对上她的眸子,她眼中却只剩冰冷和陌生,再没有往日看自己那炙热的眼神。
白羽根本没有将刚才的事情放在心上,一个十几岁的凡人小姑娘使的卓略手段,在白羽看来幼稚至极。至于冷墨轩,他爱怎样怎样,只要不触碰到自己的实际利益就好,她可不是柳涵雪,视冷墨轩如命,冷墨轩一个眼神不对就要揣摩甚至难过好几天。
比起刚才那件事,让白羽更难受的是在柳涵雪的身体里完全不能使用法术,出于不甘心,白羽又在小院里蹦蹦跳跳的试了试,结果不出所料,没有法术。
“主子~”这一幕刚好被从外面回来的绿俏撞到。
绿俏自然不能理解白羽种种的怪异动作,以为自家主子终于还是发作了出来,被贬为妾换谁都会疯的吧。绿俏立马扔下手里的东西,抱住白羽,“主子,您别想不开,侯爷总会有回心转意的一天的。”
这深宅后院向来有一种别的群里没有的能力,第二天这一幕传起来就成了:柳涵雪被贬成妾,得了失心疯,在院子里乱跑乱跳,几个人都抓不住。
冷墨轩的一众姨娘妾室听到这件事都甚觉解气,暗暗拍手叫好。
转眼便来到了冷墨轩赢取苏忆儿的这天,天还没亮侯府的下人们便忙碌起来,大红的喜字贴的到处都是,一副喜气洋洋的画面。冷墨轩也像是等不及了一般,早早的起来收拾得当,一身金丝绣花的大红喜袍,乌黑的头发在头顶梳着整齐的发髻,套在一个精致的白玉发冠中,发冠后垂下两条红色簪缨飘扬在身后。
与迎娶柳涵雪时的死气沉沉不同,冷墨轩眼角眉梢都带着笑,幸福喜悦之感像是要从他身体里弥漫出来一样。
白羽如同其她妾室姨娘一样,也早早被人唤醒穿戴整齐,站在门口等着新夫人入府。妖界都是一夫一妻,白羽实在不理解凡间这种一夫多妻制存在的原因。就像现在一众女人要站在这里,脸上还要带着假意的微笑,等着自己的男人娶其她的女人入府。
不一会儿接亲的队伍便回来了,冷墨轩从高头大马上翻身下来,小心翼翼的掀开马车帘子,一个身穿大红喜袍的女子被扶下了马车。
曾几何时柳涵雪也是穿着这样一身红衣满心欢喜的嫁入侯府,现如今却落得一个服毒自尽的结局,还真是“你方唱罢我登场,到头来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很快新人礼成,新娘子掀了盖头与冷墨轩一同坐在上座,接受着来往宾客祝福的话,紧接着就是各房侍妾、姨娘给新夫人敬茶的环节。
“那便是柳涵雪吧。”宾客的注意力一下子转移到了白羽的身上。
另一宾客压低声音道:“可不就是她嘛,我若是她,被贬成妾,还要看着侯爷迎娶新夫人,我早不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