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二十章:在劫难逃(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夫人,侯爷在去围场的路上遇袭,现在下落不明。”
“侯爷可有受伤?”
“听说中了一箭,现在怕是凶多吉少了。”
苏忆儿听见这话险些晕了过去,想出门去寻冷墨轩,可自己一个弱女子出去了也不一定能找到他,若是找不到他,自己再出了什么危险怎么办。
几经挣扎下,苏忆儿决定还是在侯府等待消息吧,就算是冷墨轩不幸出了事,那她还是这侯府的夫人,是这侯府的女主人,没事的,她安慰自己。
等白羽走到冷墨轩藏身的地方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四周除了一些动物的声音,再没有其他,果然,他还是走了。
也是,冷墨轩又不是傻子怎么会傻到在原地等她呢?
逃过了杀手,现在要在这里喂狼了吗?周围天旋地转起来,身体也麻木了,果然到极限了,白羽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倒下的,便晕了过去。
冷墨轩听见动静从树后走出来,他并没有走,他知道白羽很可能回不来了,但他还是选择在这里等着白羽。
一束皎洁的月光透过树叶之间的间隙正好洒在白羽的脸上,白羽闭着双眼,眉头微皱,眉宇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吸引人的气质。
冷墨轩上前背起了白羽,完全不顾伤口扯得生疼。
那时冷府还不是侯府,冷府遭遇劫难,只有一个办法能救冷府,江南韩王曾与冷墨轩的父亲有过一面之缘,那韩王是个慧眼识英雄的,知道冷墨轩的父亲有朝一日必成栋梁,便许诺出手相救。
但韩王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冷墨轩的父亲必须娶韩王的女儿,而且韩王的女儿绝不做妾。意思很明白了,就是要冷墨轩的父亲休妻再娶。
冷墨轩的父亲与母亲是青梅竹马的一对良人,父亲自然不愿意,这件事一直拖着,眼看着冷府也要就此倒了,一个在冷府几十年的家奴便把此时告诉了冷夫人。
她不能劝冷墨轩的父亲将她休戚,让他落下一个见利忘义、抛弃糟糠的名声,所以......
这日冷夫人叫来冷墨轩,让冷墨轩坐在她身侧,“又长高了~”冷夫人眼中微微泛红。
冷墨轩已经从母亲的眼中看出了异常,但他却不知道那是什么。
“轩儿你要记住我是为了冷府,不是被迫的,我爱你爹,也爱你。”冷夫人坐在桌前,充满慈爱的抚摸着冷墨轩的头,眼泪已经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冷墨轩坐在那里静静的听着。
“我的儿,以后冷家就要靠你了,你记着,不管什么时候都要把冷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你答应娘。”
“儿子谨记。”像是有预感一样冷墨轩感觉到母亲即将离开他。
“以后要学会照顾自己......”冷夫人不停的交代冷墨轩一些琐事,她放不下他,但......
第二天一早冷墨轩见到的就是冷夫人冰冷的尸体,冷夫人服毒自尽了,一张白布盖在了冷夫人的脸上,冷墨轩知道他没有娘了,他再也见不到他的母亲了。
从此以后冷墨轩便谨记母亲的教诲,不管做什么事都以冷府的利益为先,娶柳涵雪的时候也是,娶苏忆儿的时候也是,为了侯府他和老夫人联手,整日陷在权谋诡计当中。
刚刚遇到苏忆儿的时候冷墨轩以为这就是他等待了许久的那个人,那个善良的、能与自己齐头并进的人,可笑的是,她竟是大皇子的人,他心想也罢,他这样狠心的人也不配有一个陪伴自己的人。
直到今日冷墨轩还记得母亲那日的神情,充满着母爱,充满着不舍,还有她为了冷府能舍去性命的刚毅。
此时他好似又看到了母亲的那种刚毅,是在白羽身上,生死瞬间她还那样的镇定自若,还能仔细谋划,从那么多的杀手的追杀中逃了出来。
白羽被冷墨轩背着,冰冷的河水泡了许久,此时发起烧来,迷迷糊糊间她好像回到了那个有父皇有母后的家中,一切都是那样温馨美好,可忽然有一只黑色的巨狼闯了进来,它撕碎了一切的美好。
“我想回家~”白羽的眼角流出泪水来,带着哭腔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
“别怕,我带你回家。”
白羽好像听见了冷墨轩的话,顿时安静下来,在冷墨轩背上睡熟了。
冷墨轩背着白羽走了近两个时辰,眼前早就模糊了,身体也好似不是自己的一般,一个信念撑着他继续向前挪动,他要带这个找不到家的她回家。
不知走了多久,冷墨轩终于看到了侯府的大门,身子一轻这才倒下。
守门的几个小厮见两位主子皆满身是血,吓得不轻,急忙七手八脚的将两人抬进了府中。
苏忆儿看见冷墨轩和白羽时候都吓傻了,哆哆嗦嗦的连一句完整话都说不了,还是老夫人站出来,急忙派人去找大夫。
三四位大夫被请来,轮流着几天施针布药,才把两个一只脚踏入阎王殿的人给拉了回来。
先醒过来的是白羽,她身上都是些小伤口,主要是那日在河水中激的,得了重风寒,又体力耗尽这才昏迷不醒。
“小姐你醒了~”白羽醒过来听到的第一个声音就是绿俏的哭声,但这哭声一点也不惹人烦,反而让人很安心。
“我是怎么回来的?”
“是侯爷背主子回来的。”玉沙答道,绿俏早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了,话都说不出来。
他那时原来没有走,受了不轻的伤,居然还把自己从那么远的地方背了回来。
“侯爷现在怎么样了?”白羽有点担心冷墨轩,毕竟他没有丢下自己。
“还没醒呢,大夫说侯爷伤势有些重。”
白羽听闻这话,有冲动想去看看冷墨轩,但出于理智还是控制住了,现在那边有大夫守着,苏忆儿也一定在,不缺她。
三日后冷墨轩才醒过来,但还是不能从床上起来,右肩也无法活动,他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问白羽的情况,当然他没有当着苏忆儿的面问,这出戏他还要陪苏忆儿和大皇子演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