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十九章:在劫难逃(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两人跑到林子中的一处隐秘的地方,冷墨轩右肩渗出了不少的血,嘴唇发白,体力好似已经到了极限。
冷墨轩靠在树干上坐下,看着自己的伤口,凛然的笑了笑,谋划了这么多年今天不知怎么了居然为了一个女人要葬身此处。
冷墨轩抬头看着白羽,“不管你是谁,快走吧,还能有一条活路。”
白羽眼中未有一丝的波澜,以前和狼族争斗的时候,被追杀不过是家常便饭。环顾四周,正好此处有她想要的那种草药。
白羽蹲下来,“这个借我。”取下冷墨轩的配匕首,“忍着点。”说完,面无表情的将箭暴露在外面的部分切掉一段,这样冷墨轩可以行动方便一点。
然后拿出刚才寻来的草药,碾碎了敷在冷墨轩的伤口上,“能止血,虽然不能治本,但应该能撑到你下山。”
冷墨轩看着眼前镇定自若的白羽,原本他以为她接近他也是有目的的,但她却迟迟未有动作,只要后院的那群女人不惹她,她也不会去害人,明明长得和柳涵雪一样,却透着一股刚强,像是一棵长在绝壁上的松树一样,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白羽拿着冷墨轩的配刀向远处望了望,茂密的灌木几乎看不见什么,但白羽知道杀手马上就会追过来,他们两个人在一起都很危险,刚才杀手的目标很明确,只是自己。
白羽现已明白冷墨轩不让她穿亮色衣服的原因,为的就是能在林子隐藏起来,借此躲过一劫,既然他对自己动了恻隐之心,那自己也当救他一命,更何况没了冷墨轩她就算活着也回不到自己的身体里去了。
“这附近的地形你熟悉吗?”白羽问冷墨轩,白羽有一次只身被狼族围困在山里,就是凭借着地形与他们周旋了月余,这才逃出生天。
冷墨轩点点头,他经常与皇子们到这里打猎所以知道这里的地形,作为将帅,能牢记地形是本能。
“好,一字不落的告诉我。”
冷墨轩果然也是奇才,这么短的时间里能将附近复杂的地形以最简洁的话告诉白羽。
白羽听完辨别了一下方向,“若是我.日落之前没回来,你赶紧下山。”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走出不过百十步,远处的草丛已经开始沙沙作响,他们不远了。白羽要尽量将他们引到离冷墨轩最远的地方,然后想办法全身而退。
听声音追过来的人不少,最起码有二十多人,将他们全部解决是不可能的了,只能跑。
白羽故意发出一些响动,那些人便马上向这个方向开始移动,大皇子手下果然都是训练精良的人。
白羽也赶紧择了个方向跑去,其实她现在对自己的伸手也没什么信心,因为现在用的是柳涵雪的身体,但现在饮鸩止渴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凭借对地形的了解,白羽很快又和他们拉开了一段距离,跑到一处缓坡上,白羽找了个大小刚好的石头影藏起来,手中握着匕首。
这里杂草浓密容易隐藏,若是被发现也可利用缓坡的地势迅速逃脱。
不一会他们便追到了缓坡上,发现失去了目标,于是散开寻找白羽。和白羽刚才辨别的几乎一样,他们有二十几个人,皆蒙面,身形明捷,算得上个中好手。
其中一个杀手向着白羽隐藏的石头这边找过来,白羽夺在石头后面,屏气凝神的听着杀手的动静,一步,一步,越来越近。
就在杀手走到石头后看到白羽的一瞬间,白羽趁其不备,一手捂住他的嘴,另一只手迅速用匕首划破了他的喉咙。
为了不让他倒下的声音引起注意,白羽扶着那人的尸体让他缓缓倒下。
然后白羽压低身形,快速的转移到一棵树后,想用前面的法子尽量多解决掉几个人,可人算不如天算,白羽选择隐藏的树上站着一只乌鸦,那乌鸦还偏偏站在低矮的树枝上,见白羽过来,惊得飞起,拼命的扇动着翅膀,喉咙里发出那种粗劣嘶哑的哇~哇~声。
杀手们马上注意到了这里的动静,人过鸟惊,他们等于已经发现了白羽。
白羽叹了一口气,正想将那只鸟捉来拔了毛煮着吃,可此时她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不远处的一个杀手已经抬起了弩箭对准了白羽。
白羽一个箭步跃上前,砍断了杀手手中的弓,随即闪身到杀手身后,对准心脏的位置狠狠的刺了下去,整吧匕首的刀刃都陷进了杀手的身体。
来不及将匕首拔出来,利用缓坡的地势,白羽迅速的向坡下跑去,杀手们紧随其后,因为现在在林子里,这样的距离他们无法用弩箭射击白羽,等到了稍微空旷点的地方......,这些人可都是箭无虚发的高手。
附近已经没有什么好的地形可以让白羽利用了,身后的杀手更不无法甩掉,连拉开距离都变得极其困难,前面......还有一个地方。
体力已经接近极限了,但不能停下来,加快脚步,终于白羽耳边响起了流水的声音。
不消片刻一条奔腾的河流出现在白羽的面前,水流湍急且深不见底的河流,奋力的翻滚着,席卷着黄沙以万马奔腾的气势向前流动着。
这样的河流跳进去怕也要丢掉半条命,白羽却眼也没眨一头跳入了湍急的河水中,瞬间被冰冷的河水包裹,水流过快,水中的沙粒和碎石不断的打在白羽暴露的皮肤上。
杀手们此时也追到了河边,看着湍急的河水他们不敢相信一个女子会跳进去,一定是声东击西,他分开又向别的方向找去。
这样的河流里白羽根本无法保持平衡,费尽力气才浮上水面,刚呼吸了两口空气便又被冲回水下,以此往复,白羽仅仅凭一股韧性撑着。
这样被水冲出去不知多远,水流才渐渐地缓了,白羽爬上岸,身上已经完全没了知觉,身上都是被河里那些碎石划破的口子,衣服已经破破烂烂,还在不停的往下滴着水。
一双手在刚才爬上岸的时候都被磨破了,可白羽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不过其中多了一丝疲惫,抬头望了一眼天空,暮色将半边的天空染得似鲜血一般。
他还在那吗?白羽想着跌跌撞撞的往冷墨轩藏身的地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