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十七章:怎么样的女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屋内锦绣跪倒在地,早已吓得魂飞魄散,冷墨轩一早就开始怀疑锦绣了,此次就算是白羽不出手,冷墨轩也会想办法证实。
冷墨轩眼中无限的冰冷,同床共枕这么多年他了解锦绣是什么人,不太聪颖,容易被人利用,就算是有大皇子指使,锦绣也不可能自己完成这些事,大皇子应该还在自己身边安排了人,这次锦绣也是该是有此人的帮助才......。
十有八九就是......,冷墨轩基本上确定了此人是谁,但他还是想从锦绣嘴里听到这个人的名字,虽然理智告诉他这人就是她,可他却还是不愿意相信。
“说吧,这次是谁在帮你,本侯可以饶你一死,悄悄将你送出府去。”
锦绣低头思索了一会儿,额头出了一层的汗,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她只不过想活下去罢了,为什么就这么难呢?在青楼就是,天天挨打,本以为到了大皇子那里就好了,可是他却只是把自己当做棋子罢了,为了活下去她连自己的孩子都能舍去,现在又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是......是苏忆儿!”此话一出,锦绣瞬间就不怕了,将眼泪擦掉,袖子里藏着的簪子紧紧的握在手里,她害怕冷墨轩食言,
听到是苏忆儿,冷墨轩的眸子里像蒙上了一层雾,果然......这后院的女人对他能有什么真心呢?
“你手里的簪子可以扔掉了,我不会食言。”说完冷墨轩起身走出了屋子。
锦绣瞬间瘫软在地。
月此时已经从云间钻了出来,冷墨轩抬头看了一眼银色的圆月,痴笑一声,回过神来却看见月下一窈窕身姿站在院中,那人也抬头看着月亮。
谁说这后院没有真心可言,曾经的柳涵雪不是痴痴的爱着他吗?那不顾一切,眼中只有他的傻瓜,但他还是负了她。
冷墨轩不受控制般的走了过去,从后面抱住了白羽。
白羽却一下子躲开了,眼中满是戒备,转身,恭恭敬敬的向冷墨轩行了礼。
望着白羽的眸子,冷墨轩只觉得心里被挖走了一大块什么东西,没有多余的话,抬步从白羽的身旁走了过去。
第二日锦绣暴毙的消息传遍了侯府。
大皇子的寝宫很是风雅,染着香炉,青烟袅袅,大皇子坐在龙凤雕刻的桌案旁,虽是白日,寝宫中却很是昏暗,桌案上燃着一支烛,散发着似有似无的光。
“主子,锦绣死了。”来报的侍卫大气都不敢出,跪在地上低着头道。
大皇子孤傲的脸庞,冬夜寒星般的眸子,冰冷中带着皇族骄傲的气息。听闻锦绣死了,大皇子面上虽然笑着,但眸中泛着杀意,“哦~是吗?看来丞相之女果然不一般,本王倒是好奇她是个怎样的女子,天罗地网里也能全身而退。”
侯府新买的几个丫鬟从侯府后面进了府,随着管事婆子往厨房去,按照侯府的规矩新来的丫鬟都要先到厨房**一阵,好的再往各方分,不好的就只能去做些粗活。
陆小柔穿着侯府最下等的丫鬟服,随着厨房的婆子往厨房走,陆小柔万万没想到自己能来到这样的富贵地方,一路上本该低着头小心的往前走的,可她偏生管不住自己的眼睛,不停地到处看。
这侯府的一草一木在陆小柔眼里都无比的新奇,建筑布局规整、工艺精良、楼阁交错,辉煌富贵,每一处都让她移不开眼睛。
陆小柔自小在人贩子手里长大,学的甚是滑头,也有平常姑娘没有的胆子,因为她生的有几分姿色所以总是坐着飞上枝头变凤凰的美梦。
到了厨房管事婆子随便教训了几句,便给她们分了活,让她们各自忙去了,陆小柔正好分在炉子边烧火,正热的天自己是什么烂命居然被分到烧火。
没一会路小柔便灰头土脸,满头大汗,正巧玉沙到厨房取今日白羽房里的晚饭,现在这些老奴才都知道老夫人护着白羽,于是也不敢再像原先那般的嘴脸,都换上可亲和蔼的嘴脸来,生怕得罪了白羽房里的人。
陆小柔自小也没见过富贵人家是什么样子的,如今看到玉沙头戴珠环,穿的也是极好料子的衣服,心中羡慕不已。于是低声询问边上的来的时间较长的丫鬟,“这是谁呀,怎么看着像小姐一样富贵。”
那来的时间较长的丫鬟便是因为笨手笨脚才留在了厨房,对到主子身边贴身伺候也是羡慕不已,“她呀,柳主子从外面捡回来的野丫头,人家不知是休了哪辈子的福气,一来就在主子身边当大丫鬟,每天什么也不干,穿的光鲜亮丽的,陪着主子玩笑。”
陆小柔一听,便打起了算盘,既然那柳主子连街上捡的一个姑娘都留在身边,自己比她不知强了多少倍,若是能讨得柳主子的欢心,那以后还不是吃香的喝辣的,还不用干这种粗活。
要不怎么说这陆小柔胆子大,想到这里,她便站起来径直走到玉沙面前,摆出一副讨好人的笑脸来,“姐姐,这食盒重不如我帮姐姐拿回去吧。”
玉沙斜看了陆小柔一眼,心知肚明这丫头要干什么,还不等她开口拒绝,管事的婆子便上来,啪的给了陆小柔一个嘴巴,打的陆小柔僵在了原地。
“你是什么东西,哪里都是你能去得的?”这婆子在厨房这么多年,什么样的姑娘不曾见过,陆小柔肚子里那点花花肠子被看的一清二楚。
陆小柔胆子是有可惜太傻,这样众目睽睽的地方她这样明着讨好,众人看她都心生不快,来了一两年的丫鬟都不敢上前与玉沙搭话,她倒好大剌剌的跑过去,就要夺人家手中的食盒。
玉沙见状不想给自家主子惹麻烦,于是拎着食盒走了。
陆小柔不明所以,心里委屈,又不敢发作出来,只得回到炉子边上烧柴,暗地里抹眼泪。
高倩原本是当过家的人,所以厨房里也有几个她的人,她早就想着往白羽的院子按个人才好,可惜一直没有合适的人,如今听了这事,便想着要把陆小柔安插到白羽院子才好。
陆小柔这样的丫鬟打眼一看便知道是个会卖主求荣的势力东西,就算自己不从中做些什么,这陆小柔也必定把白羽的院子折腾的不能安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