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十五章:逢场作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白羽在相府住了一月有余,伤势虽未全好但也好了大半。
临别之际,柳夫人和柳涵雨拉着白羽的手怎么也舍不得她走,“要不别回去了,那群人那样欺负长姐。”
白羽摸摸柳涵雨的头,“傻丫头,哪有嫁出去的女儿在娘家赖着不走的,我住了这许久已是不合规矩的了,今天也该回去了。”
其实白羽哪是因为这些俗套的规矩才回去,她是要回去收拾那些人,挨了打就跑,吃了亏就逃避这可不是白羽的性子。
此时已是盛夏,树木葱郁,鸟语花香,马车慢悠悠的走在路上,绿俏和玉沙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伴着白羽坐在马车中。
这一月以来在相府发生的种种都让白羽那颗已经冰封的心慢慢的暖了起来,想到柳涵雨那丫头吃饭时将蟹黄染了几乎满脸的样子,白羽便忍不住笑了。
“小姐,你笑了。”绿俏感叹道,“自从小姐被贬为妾便再也没见小姐笑过了。”
“对了,小姐让二少爷找的人,二少爷说已近找到了。”玉沙道。
白羽闻言嘴角噙上了一抹鬼魅的笑容。
马车忽的停了下来,白羽掀开帘子一看居然是冷墨轩。
冷墨轩乘着一辆马车正往相府去,打算接回白羽,碰巧看见有相府标识的马车,叫停了里面的人正是白羽,也好省的再去相府,以免落下他与相府来往过甚的口舌。
白羽下了相府的马车与冷墨轩同坐一辆马车,绿俏和玉沙依然坐相府的马车跟在后面。
这样宽的马车这两人坐在里面却有些喘不上起来,像是两座冰山坐在一起一样。冷墨轩闭目养神,白羽掀开帘子向外张望着。
马车忽然一颠,虽然白羽极力的控制自己不向冷墨轩的的方向倒,可身上有伤使不上力,还是一头摔进了冷墨轩的怀里。
这么一撞白羽身上还未好全的伤被拉扯着疼了起来,冷墨轩坐的倒是很稳,白羽想坐回去,却发现冷墨轩不知什么时候伸出手,将她牢牢的控制在了他的怀中。
白羽抬起头,冷墨轩也低头看着她,这种鼻息相闻的距离......白羽试着挣扎了一下,完全没用,冷墨轩的双臂也太有力气了。
“别动~”冷墨轩充满磁性的声音。
冷墨轩的鲜红的唇慢慢靠近着白羽。
不行,白羽虽然在妖界是混世魔王,但从来不近男色,怎么能让这个凡间男子,还是这样多情的男子亲吻。
“柳涵雪是绝对不会拒绝我的。”冷墨轩嘴角挂上一抹邪魅的笑。
冷墨轩明知眼前之人不是柳涵雪,但看到她只是陷在自己怀中便已经满脸通红,心中便生出了玩味。
白羽一听冷墨轩这话,又想起了妖怪附身被活活烧死的事,隐瞒身份要紧,不就是逢场作戏吗?谁怕谁?
白羽忽的吻上了冷墨轩的唇,她身上一抹淡淡的幽香混杂着一点药草的味道此时怎么会那么好闻,冷墨轩只觉得一股炙热淤积在胸腔难以抒发。
他错愕了一下,控制着白羽的手也松开了,可是就那么一下,他抱白羽抱的更紧了,本来是白羽占据着主导地位,可现在,好像是完全是他主导着这个吻。
白羽此时倒像是一直柔弱的猫咪,被他抱在怀中,能清楚的感觉到他的炙热。
“侯爷,到了。”驾车的小斯掀开帘子,看到的就是这幅炙热的景象。
两人的脸不禁同时红了,小厮赶紧又放下帘子,冷墨轩放开白羽,白羽逃也似的下了马车。
谁知侯府门口苏忆儿正带着一群女人站在门口,一来是为了迎接冷墨轩,二来也想为那日之事给白羽赔给不是,以免伤了姐妹之间的感情。
但看到白羽满脸通红的从马车上下来,她们也不傻,伺候了冷墨轩许久,这男女之事自然懂得,此时别说是赔个不是了,恨不得上去撕烂白羽的脸,让她勾引侯爷。
“这贱人,就会装可怜讨侯爷怜惜,不就是挨顿打,至于跑到娘家这么长时间吗?”锦绣表情扭曲的道。
“人家是相府嫡女自然脸上比我们有光些,回去住几日也说不得”高倩道。
“什么相府嫡女回到侯府还不就是个妾,凭什么仗着娘家作威作福。”锦绣的声音提高,故意说给白羽听。
白羽瞟了这群女人一眼,径直进了府。
“你看她嚣张的样子,居然都不给夫人行礼。”锦绣还是一副不服气的样子。
“好了,你少说几句。”苏忆儿虽然心中也气白羽,但经过上次的事她也学聪明了,不能让这群女人牵着鼻子走,她才是夫人,该她说了算,其余的人应该听自己的,而且现在与白羽硬碰硬没有好处。
......
夜吞噬掉了西边最后一丝阳光,一切都安静下来,月光下,树木拖着长长的影子,孤独的站在院子里,房里锦绣睡得正熟。
忽然一个凄惨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耳朵,她迅速的清醒过来,黑暗此时如同地狱的罗刹一般包围着她,她没有听错,是婴儿的哭声。
她惊恐的扫视了一下四周,除了黑暗什么也看不到,这时候桌下突然出现了一双绿色的眼睛。
锦绣吓得全身都骨头都酥软了,嘴唇颤抖着说不出一句话来,连呼吸都颤抖起来,耳边撕心裂肺的婴儿哭声没有一点停下来的迹象,那双绿色的眼睛好像在缓慢的接近她。
锦绣院子里的守夜丫鬟着靠着柱子打瞌睡,如潮水般的困意掩盖了她对周围一切事物的感知,直到房里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声,丫鬟被惊醒这才跑进房间,就看到被吓得半死的锦绣。
第二天,太阳挣扎着将黑夜划破一个口子,照亮了大地。
早晨洒扫的丫鬟路过锦绣院门的时候加快了脚步,“快走,快走。”
“怎么了,这么急?”
“我听说锦主子的院子昨晚招了脏东西,折腾了一夜,这时候天刚亮,阴气重,别沾染到咱们身上。”
另一个丫鬟听了有这样的事,也加快了脚步,恨不得脚下生风,赶快飞走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