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十四章:受委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府里发生的事,此时已有人全部禀报给了冷墨轩与老夫人,这群女人以为他们不再府中就会什么都不知道吗?这府中哪个院子里没有冷墨轩安排的人,一点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发生的种种事,其中哪些是人哪些是鬼他心中一清二楚。
“怎么样,要赶去吗?”老夫人闭着眼问。
“再看看吧。”冷墨轩眸子像是一个看不到底的深渊,让人猜不透。
......
“长姐醒了?”白羽昏睡了一天一夜,睁开眼睛便是柳涵雨笑盈盈的脸。柳涵雨马上端过药来,小心的喂给白羽。
“长姐如今受了这么重的伤,两个贴身的丫鬟也受了伤,这些下人毛手毛脚的怕是照顾不好长姐,还是我亲自照顾才放心。”
白羽喝着柳涵雨一勺接一勺送来的药,“说吧,想求我什么?”上次与柳涵雨接触后,白羽就知道这小丫头是个坐不住的人,更何况在这里守着照顾自己,肯定是有事求自己。
柳涵雨见自己打的小算盘被白羽轻而易举的识破,也不再装模作样了,笑嘻嘻的道:“上次在我的院子里赌钱,长姐是怎么做到每把都赢的?能不能,教教我?”
和白羽猜的一样这丫头果然是为了这个,“可以,但能不能学会就看你自己了。”
“谢长姐。”柳涵雨激动的手中的药碗险些掉了。
将样了几日白羽身上好了些,最起码能坐起来了,也可以开始教柳涵雨如何猜中蛊中的骰子。
柳涵雨像是一个听话的女学生一样,先给白羽递上一杯茶,叫人将桌子搬到白羽床边,她坐在那里有模有样的,居然还带了笔墨纸砚。
柳涵雨端起笔来,坐的端端正正的,“长姐开始吧。”
白羽有些无奈,“其实你不用这么......很简单的。”
“这种绝技当然要重视,这可关系我以后能不能大杀四方。”柳涵雨眉飞色舞的道。
“那好吧。”之后白羽将掷骰子的窍门告诉了柳涵雨,白羽主要是靠声音辨别蛊中骰子的大小,不同点数的骰子与骰盅碰撞的声音有些细小的不同,这些不同都被白羽捕捉到了,白羽将所有的不同之处都告诉了柳涵雨。
听得柳涵雨目瞪口呆,先别说她能不能听出这些声音,就算是能,六个骰子相互组合有多少种可能,全记下来?这哪是正常人能做到的事。
当白羽说到第一百种的时候,柳涵雨手中的毛笔都颤抖了,宣纸上标准的蝇头小楷写了满满一宣纸,当她抬起头看向白羽,白羽还在慢慢道来。
“那个......长姐,你是怎么记住的?”柳涵雨开始之前的气势被打击的一丝都不剩了,脸上的笑容也慢慢僵硬了。
“很难记吗?”白羽满脸疑惑。
“你们在屋里忙什么呢?”柳夫人走进来。
柳涵雨吓了一跳,要是让柳夫人知道她拉着长姐在屋里研究赌钱的事,柳夫人又要罚她了。
柳涵雨从生下来的时候亲娘就去世了,所以自幼在柳夫人跟前长大,若不是柳夫人平时对她也很是宠溺怎么能养出她这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
“没......没干什么,我怕长姐一个人在屋里无聊,来陪她解闷。”柳涵雨一把将写了字的宣纸捏成一团,藏在身后。
“你呀,就是闲不住。”柳夫人一敲柳涵雨的额头,转而问白羽,“好些了吗?”
“好多了,母亲不必担心。”白羽道。
接下来三人坐在一起其乐融融的拉着家常,白羽真是太喜欢这种感觉了。
这几日白羽虽然只能躺在床上,但也没闲着,侯府被陷害一事也有了头绪,拜托柳風华查了锦绣的来历,那么这件事便有了定论。
......
“混账!真当我老婆子不管事了?”老夫人一拍桌子道。
苏忆儿、锦绣等人跪在地上,被老夫人这一声呵斥吓得不轻,低着头不敢说话。
“平日里我不怎么管这后院的事,你们一个两个的,胆子便越发大起来了,居然敢私自用刑,你们这是要害命呀。”老夫人坐在那里身上便透着一个让人畏惧的气息。
“老夫人,是她......”锦绣想狡辩,但迎上老夫人狠厉的目光时瞬间闭了嘴。
“去,都给我跪倒院子里去,我不说谁都不许起来。”
此时苏忆儿是一肚子的委屈,明明都是那些人出的主意与她有什么关系,墨轩,对墨轩一定会护着自己的,他肯定知知道自己受了委屈,正这样想着,冷墨轩便掀开帘子走了进来。
“何事让母亲如此动怒?”冷墨轩朝着老夫人行了一礼后道。
“何事?涵雪的事难道你不知?”这两人其实在宗庙便早商量好回来该如何处理此事,此时不过是演给这些人看而已。
“此事我已知晓,不过......”冷墨轩看向跪着的苏忆儿,眼中泛出怜惜,“忆儿是无辜的,她也是好心,想还锦绣一个公道,只是方法有些不对。”
苏忆儿闻言眼眶一下子便红了,果然墨轩是懂她的,是向着她的。
“你知不知道在你眼里她的这点小错害的涵雪险些没了命。”老夫人越说越激动。
“柳涵雪若是一点错都没有,也不回牵涉到这件事中,忆儿也是秉公处理。不管母亲如何说,我万万不能容忆儿受了委屈,忆儿我定是要带走的。”说着便拉起地上跪着的苏忆儿,大步出走了出去。
“你!”老夫人望着冷墨轩的背影气的气也喘不匀了。
地上跪着的女人心中是一阵失望,侯爷心里好像没有她们半点的位置,此时就只带走了苏忆儿,自己又算是什么呢?比起柳涵雪其实也差不多,只是她们学的比较乖,不让冷墨轩讨厌罢了。
“墨轩~”苏忆儿此时陷在冷墨轩怀中,柔情似水的唤着他,前些日子都是她错怪了他,他是爱自己的,而且只爱自己。
冷墨轩将苏忆儿拥在怀中,“傻瓜,别哭了,我说过会护着你的。”冷墨轩的声音中充满了宠溺,只是现在苏忆儿没有看见冷墨轩的眸子,那里面除了冰冷什么都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