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十三章:绝非善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白羽的背后早被打的血肉模糊,鲜血染红了衣服,从后面看鲜红的一片,让人不寒而栗。她居然还能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拉起倒着的绿俏,目光凌厉的扫了那群女人一眼,那群女人也不知自己怎么了,大气都不敢喘,眼睁睁的看着白羽走出了苏忆儿的院子。
白羽本不想拿出在狐族的手段来收拾后院的这群女人的,一来是太残忍,二来也犯不上,她就是为了完成任务好早日回去罢了,可今日种种真的热火了白羽。
是,柳涵雪做夫人的时候确实嚣张跋扈,处处给她们难看,但却没有伤过她们,跟没想过要害人性命,最狠的一次便是剪了高倩的头发,所以平时她们给的难堪白羽都忍了,可今日呢?她们分明就是想要白羽的性命。
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白羽这样想着,“忍耐不代表没脾气,不计较不代表可以任人欺负,如果你非要来犯,我会告诉你,我绝非善类。”
白羽刚回到惊鸿阁,苏忆儿便让人将惊鸿阁围了,外面的人不准进去,里面的人也不许出去,这是要做困兽之斗,老夫人和冷墨轩还要十日才能回来,白羽受的伤很重,就算白羽再能忍耐,这也是凡人的身躯,若是再这样下去没有大夫医治恐怕熬不过今晚。
“主子,这是......”玉沙伏在白羽的床边,到底是从那样的环境磨炼出来的,此时还算冷静,先找出止血药给白羽简单的敷上。
“玉沙这个你拿着,到相府找柳風华。”白羽递给玉沙一块玉佩,这是上次回家柳風华给的,能证明身份,“让他带人来救。”
玉沙点点头,正欲走被白羽叫住,“等会儿天黑了再走,记住我的性命此时都交到你手上了。”
等到天黑,玉沙将白羽给的玉佩小心的装好,从惊鸿阁后面的狗洞钻了出去,一路东躲西藏的避着人来到侯府的角门,角门却被两个婆子守得死死的。
本想沿着院墙看看有什么地方能钻出去,但寻了一大圈也没有地方能出去,此时刮起了风,园子里的树都被吹的摇晃起来,玉沙只能找了一棵邻近院墙的树,手脚并用爬了上去。
那棵树离院墙最近的地方足足还要一人多远,偏偏此时又刮着风,且已经开始下起小雨,玉沙深吸了一口气,一闭眼,跳上了院墙,摇摇晃晃险些摔下去。
她朝着墙那边一看那边根本没有东西能让她下去,怎么办?主子还等着呢?若不是白羽她现在还在天天挨打,拉粪车,还要干别的粗活,说不定再大些还会被卖到青楼里去。
自从来到侯府白羽处处对她都好,好吃的好穿的,与在主子身边这么多年的绿俏姐姐多差不多了。
想到这里玉沙一咬牙,从两人多高的墙头跳了下去,这哪里能站的稳,便双手双膝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手掌磨破了,腿不知是不是摔断了,钻心的疼。
但玉沙顾不上了,咬着牙颤颤巍巍的站起来,雨水此时已经把她淋成了落汤鸡,鼓着最后一口气,玉沙以最快的速度向相府走去。
柳風华收到消息后带着人又带了大夫,快马加鞭的赶到侯府。
“大人你不能进去。”柳風华一路带着人冲到了惊鸿阁院门口,侯府守着大门的小厮看见柳風华来势汹汹、凶神恶煞的样子都没敢上来拦着,却被惊鸿阁门口苏忆儿派来的婆子拦住了去路。
刷一声,柳風华手中的剑便从剑鞘里抽了出来,直指那一脸横肉的婆子,“滚!”,婆子吓得有进的气没出的气,哪里还敢拦着,连滚带爬的跑了。
白羽趴在床上,后背的衣服都和血肉黏在了一起,柳風华看到此景,心痛万分,赶紧叫大夫给白羽医治,自己的妹妹从小连掉根头发都不舍的,如今居然被糟践成这样,柳風华是又恨又气。
柳風华带来的大夫见到白羽的伤势也是连连摇头,“找人过来按住她,这衣服都与血肉粘在了一起,取起来怕她疼的禁不住,要乱动。”大夫叮嘱。
“没事,你弄吧,我不会动。”白羽声音微弱的道。
大夫闻言只能上手去取,没取下一块布料,便有一块皮肉跟着被撕下来,老大夫也医治了这许久的病,如今看到这副景象心中都不禁动容,柳風华也转过头去不忍看,他眼眶都红了,深吸着气,不然胸口实在堵得慌。
苏忆儿这边听闻柳風华带着人闯进了惊鸿阁,一下子慌了,当时都是高倩出的主意说是吧惊鸿阁围住,免得柳涵雪跑了,又加上锦绣在边上哭闹着,她被烦极了,这才找人围了惊鸿阁,想着等侯爷回来处置也是好的,怎么现在变成了这样。
当时她让人围了惊鸿阁的时候也没不让她找大夫,是谁假传了她的意思,差害死柳涵雪。不行,不能坐以待毙,先去惊鸿阁关心一下柳涵雪的伤势,然后与他们讲清楚不是她不让柳涵雪找大夫的。
打定了主意苏忆儿便往惊鸿阁去,怎么回事?怎么与她想的完全不一样,这些烂摊子怎么会被她遇上,墨轩爱的是她,她嫁进来应该是被爱护的才是,怎么还要处理这些烂摊子。
“主子听说柳涵雪不成了,怕是要死了。”锦绣的丫鬟说的眉飞色舞,好像这是一件天大的喜事似的。
“真的?”
“我刚从惊鸿阁那边过来,那边都已近乱做一锅粥了,这还能有假。”
“好,死的好。”锦绣眼中放光,活像是一匹饿狼一般,不枉费她打点了底下的人,不让柳涵雪找大夫,现在好了,柳涵雪要死了,想到这里锦绣心中说不出的喜悦。
这边苏忆儿赶到了惊鸿阁正好赢面装上柳風华抱着白羽从院子里出来,白羽的伤已经都包扎好了,柳風华怎么能放心留白羽在侯府,便要带白羽回相府,绿俏得伤也上好了药,一同跟着回相府去。
苏忆儿见状本想上前与柳風华说几句话,可刚上前边被柳風华如刀剑一般的眼神看的心中发寒,一句话也说不出了,眼睁睁的看着柳風华带走了白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