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十二章:你是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冷墨轩闻言点点头,“喜欢就好。”他自顾自的说着,在桌旁坐下来。看来是要留在这里用晚饭。
厨房知道冷墨轩今日在惊鸿阁用晚饭,所以送来的菜都是按照冷墨轩的喜好,完全忘了还有白羽这个人一样,冷墨轩的口味实在是让白羽不理解,他的口味实在是太清淡,一道菜里没有肉不说还几乎不见油心。
白羽夹起一口菜放进嘴里,这分明就是白水煮青菜,连盐都舍不得放,她硬生生的咽下去,便也不再夹菜了,用筷子搅动着米饭,看着冷墨轩吃。
“你这屋里的装饰倒是别致。”冷墨轩道。
白羽没说话,她倒觉得这屋里原本的装饰才别致,怎么会有人愿意在这么俗气的屋里住着。
“你平日不是最喜那熏香吗?今日怎么都撤下去了?”冷墨轩说话的时候一直看着眼前的菜,好像在对盘子里煮熟的青菜说话一样。
其实柳涵雪原本也并不喜欢烟熏火燎的,只是偶然听说了冷墨轩喜欢这才每日在自己屋里点上。但冷墨轩现在这么问明显是在试探白羽的身份他还是怀疑眼前这个性情大变的女人是不是柳涵雪。
白羽自然也察觉出冷墨轩言语中的试探,只是没想到自己连柳涵雪的父母都骗过了,冷墨轩居然看出了端倪。自己不是柳涵雪的事绝不能让冷墨轩知道,这个男人城府之深就连活了千年的自己都看不清楚,若是让他猜出自己狐妖的身份,怕是要被活活烧死。
白羽低头思忖了一番,再抬头时便迎上了冷墨轩伶俐的目光。
他忽的起身上半身凑近白羽,“你是柳涵雪吗?”一种压迫感袭面而来。
“侯爷这是说什么呢?妾身不是涵雪又能是谁呢?妾身不是告诉过侯爷吗?有些东西强求不得也就不强求了,同样有些东西喜欢的久了,也会不喜欢。”
冷墨轩闻言再没说话,坐回了位置上,拿回碗筷继续吃着饭,显得有些漫不经心。
但他心里已经完全明了,这人绝不是柳涵雪,这个来历不明和柳涵雪长着同一张脸的女人聪明、沉着、冷静,就在刚刚自己那样看着她的时候,她也没有显示出一丝的慌乱,眸子里还带着一如往常的戒备,这是柳涵雪绝不可能有的。
直到一顿饭吃完冷墨轩也再没话,放下碗筷便离开了。
......
这几日老夫人与冷墨轩去了宗庙,白羽不用再到老夫人身边伺候,着实清闲了不少,成日也就摆弄院子里的花草,要不就是爬到屋顶上,一坐就是半天。
晚间直到晚饭的时候绿俏还是没有踪影,这丫头一大早便说要到厨房取东西,这都一天了还没回来,白羽心说不好,正欲出去寻人,苏忆儿便使唤了人来。
“柳氏,夫人让你去一趟。”一个婆子黑着脸,声音低沉的道。
果然到了苏忆儿院中,就见站了一院子的女人,锦绣正在那里哭哭啼啼的,也难为她还没出小月子,就跑到这里吹凉风诬陷白羽。
“我就知道是你,你还我孩子的命来!”锦绣一见白羽便指着白羽鼻子道,苏忆儿此时正在她的边上安慰着她。
看来上次单单几句话还不足以让她长记性,白羽心想。
“绿俏已经招认了,说是你让她弄的毒药,下在了锦绣的杯中。”一直不怎么说话的高倩此时张口道。
绿俏果然是被这些人绑了去,“既然如此你叫她来,当我的面指认我,我便认了。”白羽道,不管怎么说先见到绿俏再说。
苏忆儿站在一边一副踌躇的样子,最后还是命人将绿俏带了来。
绿俏的手被绑在后面,嘴里塞着东西,眼里都是泪水,因为疼痛而浑身颤抖着,看着白羽不住的摇头,虽然换过一件衣服,但从她嘴边的淤青还是能看的出来,她绝对挨了不少的打。
绿俏口中的东西被取下来,她立马叫喊着:“我从来没有承认过下毒,是她们要诬陷小姐。”
绿俏的忠诚自然不用多说,和她相处这么长时间,这点识人的本事白羽还是有的。
“你胡说,谁逼你了,明明是你自己说的就是那贱人下的毒。”锦绣一边哭一边争辩着。
“我......没有,没有~”绿俏声音沙哑,有气无力。
“夫人,妾身能作证,这丫头确实承认了。”高倩向苏忆儿一俯身道。
苏忆儿是小门小户家的小姐,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这时候不知道该怎么办,反过来去问高倩,“那该如何处置她呢?”
哼,白羽轻哼一声,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今天算是看了出好戏。
“绿俏这丫头怕是见了主子觉得有了依靠,这才翻了供,不如给她一顿板子,她一定说实话,到时候柳氏也不好再抵赖。”高倩道。
苏忆儿思索了一会儿,点了点头,马上就有几个身材魁梧的婆子,提着大棒子走了进来,架住绿俏,将手中的棒子抡圆了就要打在她的身上。
绿俏原本已经被折磨的气息奄奄的,要是再挨这一顿棒子,怕是活不成了,白羽想这傻丫头那日在墙角哭红了眼睛的样子,来不及多想,冲上前将绿俏护在了身下,手腕粗的棒子结结实实的打在了白羽身上,发出一声闷响。
白羽的身体都跟着颤抖了一下,“小姐,你快让开,你快让开呀!”绿俏看白羽替自己挨了打,声嘶力竭的喊着,却没有一点撼动白羽。
婆子见苏忆儿没有喊停的意思,心中了然,又抡起棒子往白羽身上打,砰!砰!砰!一身接一声,白羽咬着牙,面无表情的挨着打,不见一声呻.吟。
此时白羽的脑中格外的清醒,狼族地牢里的稀奇刑具都一一挨过来了,还能怕她们这点手段。
白羽目光平静的抬头看着苏忆儿等人,嘴角都已经渗出了鲜血,忽的白羽笑了,这是一个充满不屑的鬼魅的笑容,看的苏忆儿等人心里直发毛,不自觉的就向后退了几步。
“住......住手”苏忆儿叫停了,若是就这样将白羽活活打死,她怕不好和老夫人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