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十一章:一见惊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可以感觉到苏忆儿松了一口气,不是说她害了锦绣,而是这个孩子没了让她松了一口气。
说到底这个孩子是她的心病,她能容忍冷墨轩后院有这么多女人,却受不了她们有了他的孩子,这个孩子总让她觉得她和冷墨轩之间隔了些什么。
如今这个隔阂没了,她自然松了口气。
“你也回去吧,侯爷不会冤枉了你的。”苏忆儿一边说一边抓起白羽的手,表示安慰。
“呀!”苏忆儿刚碰到白羽的手就叹道:“你身上怎么这么烫?”
刚才只顾着教训锦绣倒是不觉得,现在被苏忆儿这么一说白羽才觉得身上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额头火烧一般,身上却冷的要命。
冷墨轩大走过来在白羽的额头上摸了一下,竟有些烫手,他眉头皱起,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白羽打横抱起。
此时白羽是一点劲都没有了,顾不得苏忆儿和那些女人的想法了,老老实实的被冷墨轩抱着。
冷墨轩步子很急,一路将白羽送到她的院子,轻轻的放在床上,“快去请大夫。”这是白羽听见的最后一句话,之后便觉得身体更轻,什么也都听不见,眼前越来越黑。
一个女子抽泣的声音逐渐清晰起来,四周黑漆漆的,不远处一个女子背对着白羽站着,“谁?”
女子听见白羽的声音慢慢的转过头来,是柳涵雪。“我马上就要走了,想见你一面。”
“见我?我有什么好见的?你认识我?”白羽将双手背在身后,全然审视的样子。
“自然认得,我时辰不多了,此次来只是想求你,好好对墨轩,这是我最后的心愿,他是个好人,好丈夫,只是我不懂,他......”柳涵雪还想说什么,身体却已经开始变得透明,声音也变小,最后连同人一起消失了。
冷墨轩一直守在白羽床边,守着守着竟用手肘支着头,在白羽的床边睡着了,高挺的鼻梁,薄唇淡红,剑一般的眉毛斜斜的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他可是京城数一数二的美男子,如今安静睡着的样子更是让人神魂颠倒。
“墨轩~”白羽不知道是因为刚才那个梦,还是因为这身体原来的主人残留的那一点神志,竟在睡梦中轻轻的呼唤了一声冷墨轩的名字。
冷墨轩听见这声呼唤立马醒了过来,却见眼前这人还睡着,眉头紧锁,刚才那声呼唤他听得很清楚,夹杂着眷恋、不舍。自从她被贬为妾之后他便再也没有听过她这样唤自己了,每次都是冷冰冰的充满防备的唤他侯爷。
冷墨轩抬手温柔的抚了抚白羽的额头,烧已经退下去,现在不烫了,又拂过白羽的眉,将她紧皱着的眉头舒展开。
这时绿俏打了水进来,冷墨轩赶紧收了手,站起来,冷冰冰的道:“等她醒了,伺候她吃药。”说完便大步离开。走到院子的时候看到这小而破漏的院子,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冷墨轩没有回自己的院子而是径直去了老夫人的院子。
“今日之事你怎么看?”老人夫人斜倚在贵妃榻上,看似漫不经心的道。
“应是那人精心设计的,但其中牵扯多少,还未可知。”冷墨轩回道。
老夫人点点头,这两人说话和打哑谜一般,其中的弯弯绕也只有他们自己能听懂,“儿子此时找母亲还有一事。”
“讲。”
“柳涵雪那边还请母亲多加照拂。”冷墨轩道。
“如今大皇子那边虽风头正盛,但日后之事还不好说,为保全冷府,自是要平衡好利弊关系,你且放心涵雪我自会多些关心,且不说别的,这孩子近日来倒也和我心意。”
“儿子谢过母亲。”冷墨轩起身行了一礼,“儿子看惊鸿阁那边也空了许久了,不如......”
“我知道了,时候也不早了,你且回去吧。”
......
白羽连着将养了好几日,柳涵雪这孱弱的身体才好了起来,也不枉费老夫人一天三次的往这边送补品。白羽心想着这样可不行,到时别落下个‘出师未捷身先死’,柳涵雪的身体一定要养好了才行。
正想着老夫人那边便派了人来,这次不是送补品的,而是让白羽搬到惊鸿阁去。
原先的院子里也没什么好搬来的,白羽便让绿俏别收拾了,就找人把屋里的那些书搬走就行,然后带着绿俏、玉沙径直去了惊鸿阁。
惊鸿阁不愧惊鸿这个名字,一院子翠绿的竹子,红色外墙的主屋在其中若隐若现,院子里的几条小路又用上好的白色雨花石铺了,如同白色的绸缎贯穿其中,确实一见惊鸿。院子一角还有一方池塘,水极清,能看到水底带着青苔的石头,几条红色的鲤鱼在水中悠哉悠哉的游动着。
最让白羽满意的是,主屋有个小二楼,也是红漆外墙的,院子里有楼梯直接就能上得二楼,爬上这里的屋顶,不但空气好,且能远远望见侯府所在的前后三条街的景象。
这惊鸿阁平时随没人住但也打扫的一尘不染,如今便可直接住进去,这惊鸿阁里本就有丫鬟婆子,老夫人也就没再调度,都留给白羽使唤。
等打点好了,白羽领着绿俏、玉沙到院子里挖了几株能养在房中的花草,找了好看的花盆来,一株一株的种好了,放在房间里,别有一番韵味。又让人将房里那些香炉撤了。
白羽实在猜不到不知道这些凡人是怎么想的,为什么在房里放那么多的香炉,成日家将屋里熏得烟熏火燎,一股浓重的香气呛得人喘不上气来。
香炉全部撤掉后,白羽将门和窗户都打开,放了几个时辰,这才没了那股俗气的香味,先就只剩下那些花草清幽的味道。
“这里你可还喜欢?”冷墨轩不知什么时候进来,走路竟没有一点声音。
白羽心道:“又不是你安排的,喜不喜欢管你什么事?”,嘴上却道:“妾身很是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