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57章:造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当李沧海踏入混沌之中时,不禁回头看了一眼紫霄宫,古朴玄奥的宫门紧紧闭着。他不由突然心有所感,为何鸿钧要在内混沌之中讲道,恐怕不只是因为考验众生!

    不过如今他不过一介大罗,这般天地之秘,不是他现在能了解的。与其被好奇害死,不如干些正事。比如,拜访女娲!

    虽然在某种意义上而言,算是抢走了伏羲的机缘。嗯,但是他还是就这么的去了!

    不是他不知死活,要知洪荒重因果,若是李沧海真与伏羲接下阻道之仇,那么即便他不去凤栖山,女娲恐怕都要找上门来灭了他。

    但是如今:因未起,果何在?

    或许日后女娲成圣之后,烛照时空,会发现曾经自家兄长,有机会与先天八卦之道产生些许缘法。

    但是那又如何,在伏羲缘法未至之前,事情便已成定局。女娲最多只能可惜错过了一桩机缘而已,因为那机缘还不是自家兄长之物。

    故此,李沧海所为自然算不得抢夺,最多只能算是截胡!嗯,他就是这么理直气壮的说服自己的。

    出了紫霄宫,三千大能转眼星散一空。李沧海悠闲的下了九天,便慢悠悠得朝着凤栖山方向而去。

    凤栖山之中,女娲与伏羲正与谷中,一人抚琴,一人浇花。半空之中凤鸟环绕,花间白鹿伏身。即便是这般悠闲之举,两人一举一动之间,也暗合道韵。

    正当伏羲一曲奏罢,女娲淡笑的倚在崖石之上,嘴角微翘的调笑道:“兄长,你今天的曲子可有些酸!”

    一旁本来一脸平和淡泊的伏羲闻言面色一黑,自家不过因为看着妹妹突破准圣,不小心露出了一丝倾羡,便被这个腹黑的妹妹给记下了。

    自紫霄宫回来时不时便要被她拿来取笑,当真是不当人子。不过想起女娲折磨人的小手段,伏羲无奈横了他一眼说道:“若不是为兄修为不如你,你能如现在这样?”

    女娲轻轻掩了掩嘴,笑而不语。虽然他们兄妹一直相互扶持至今,但是女娲一直不服气,为什么自家是妹妹?如今能反压伏羲一头,她自然要好好出一口气。

    正当女娲出神之际,凤栖山大阵之外忽然出来一声轻语:“女娲道友何在?贫道无量,特来拜会!”

    伏羲闻言不由眉头一皱,面色不善的看向阵外。回过神来的女娲见状不由白了他一眼,每次都是这样,只要有男仙意图与其接近,兄长便会这般如临大敌。

    如今自家可已经是准圣了,看他还怎么管!想到这,女娲斜了他一眼,轻移莲步仪态万千的向谷外走去。

    伏羲无奈的摇了摇头,现在妹妹大了,由不得他了。但是他也不能坐以待毙呀,该有得震慑还是要有得!想到这里,他便亦步亦趋的跟在女娲身后。

    待青鸾将李沧海引入大殿之中,他便发现伏羲一直眼神不善的盯着自己,不由暗自疑惑道:难道伏羲如今便与先天八卦产生了交集?

    不可能呀,自从自己立道以来,凡是与先天八卦有关之事,事无巨细都不可能瞒过他!

    他苦思无果之下,只好将此事先放在一边。当几人相互见礼之后,李沧海奉上一口玉瓶,而后道:“女娲道友先洪荒众生突破准圣之境,乃是大喜,贫道身无旁物,谨以这三光神水为贺!”

    女娲与伏羲闻言不由面色一变,三光神水对于大罗来说,极为珍贵,不亚于救命灵药。若非如此,帝俊也不至于为了此物求上昆仑山。

    故此一听李沧海出手如此阔绰,女娲虽然心中疑惑其行事目的,但是还是接了过来。毕竟她是主修造化之道,三光神水于她而言,有大用。

    看着自家妹妹一副喜笑颜开的模样,伏羲则是在震惊之后,愈加肯定这个无量道人兴怀不轨!否则为何平白无故献上这等珍宝?其中定有阴谋。

    看着女娲一脸笑意的将玉瓶收起,李沧海这才不慌不忙的接着道:“听闻女娲道友精通造化之道,贫道厚颜前来请教。”

    女娲闻言这才面色恍然,而后颇为欣慰的说道:“道友何必如此,你我同在紫霄宫听道,但有不解,互相论道一番不过是应有之事。”

    李沧海看着女娲微翘的嘴角,心中无奈道;若不是有这宝贝,你会这般说?果然,女人啊……

    女娲自然不会如李沧海想得这般势力,她所欢喜的是,洪荒之中终于有修士是冲着她的威名,拜访凤栖山的了。她心中暗爽,看兄长以后还怎么得意!

    虽然几人心思完全南辕北辙,但是却诡异的说道一处去了,当真是错有错着。

    女娲在知晓这无量道人是有求而来,这三光神水自然收的心安理得了。她本就不是一个敝帚自珍的性子,于是升起元神庆云,当即相互论道起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可惜即便女娲倾囊相授,李沧海也不过只理解七七八八。正如鸿钧道人尽心教导,但是三千大能最终能成道的也寥寥无几。

    不过李沧海还好李沧海开创先天八卦之后,尤擅世界造化之道。虽与女娲生命造化之道不甚相同,但是亦有共通之处。相互印证之下,倒是比以往大有收获。

    三千载后,大殿之中的大道天音终于渐渐平息,李沧海与伏羲、女娲各坐一方,俱是闭目不语。

    此时李沧海不由感叹,不愧是人族圣母女娲娘娘!在生命造化一道,女娲造诣之深,令人叹为观止。

    正当李沧海感觉此行不虚之时,女娲也是面色欣喜的张开双目,望着李沧海笑道:“看来倒是我占便宜了,没想到道友对于世界造化之道如此精通,倒是贫道所不及也。”

    李沧海淡淡摇首笑道:“哪里称得上精通,不过是粗有涉猎罢了。到时道友的生命造化之道,让贫道获益良多。”

    伏羲本来因为三人论道,也是收益不小,心中正是欢喜之际。听见这二人你来我往,说得好不热闹。不由面色一收,一脸冷漠。

    李沧海看着伏羲又开始奇奇怪怪起来,不由心中有些无奈,便朝女娲道:“此次离山已久,山中诸事烦杂,便不叨扰两位道友清净了。日后女娲道友若有闲暇,可来东海不庭岛一聚。”

    女娲亦是白了自家兄长一眼,不由有些歉然的看了李沧海一眼道:“若得机会,少不得要打扰道友清净!”

    伏羲这下真的不能忍了,他还活着呢!就在旁边好端端的坐着呢!这两位竟然就明目张胆的开始约下一次了,这也太目中无他了吧!

    于是忽然猛咳了几声,女娲与李沧海话语一顿,都是有些无语。而后女娲抚额无奈的苦笑道:“道友慢行,日后有缘再见!”

    李沧海浅笑颔首,便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