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46章:仙子发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李沧海看着常羊山之中,常羲那冰冷的神色,不由有些纳闷,若是如后世所言,常羲最后不但嫁于帝俊,并且还是与羲和同侍一夫。

    那这其中到底是出了什么变故,让常羲有了如此大的转变?并且李沧海一直不解,据他所知太阴星,如今仅有常羲一位星主!呵呵!那么,那位号称与常羲姐妹相称的羲和仙子,到底是什么来路呢?

    虽然他很想把热闹继续看下去,但是可惜的是,他不得不英雄救美一次。没办法,他就是这么正直高尚,乐于助人!

    以李沧海如今修为,甚至不用现身。他只是将手一挥,一道云气悄无声息之间,便将白泽与商羊笼罩其中。待两人反应过来向外冲去之时,骇然发现便是这简简单单的一道云气,竟然形成一道迷阵,牢牢地将两人困在其中。

    能随意一击便有这般效果的,必定是大罗之辈。想到这白泽不由有些绝望,他想办个差事,怎么就这么难?

    而常羊山之中,常羲见一道云气突然将白泽二人笼罩其中,便知有人出手相助。不过饶是如此,她还是没有放松警惕,谁知道这位未露面的道友是何来意!

    不过当李沧海从云层之中走出之时,常羲倒是不由松了一口气。虽然两人不过是一面之缘,但是有紫霄宫一同听道的情分在,李沧海到是比其他陌生修士,要可靠一点!

    “多谢道友相助,常羲感激不尽!”当李沧海落地之后,常羲立刻稽首谢道。

    “常羲道友不必如此!”李沧海微微一笑道:“不瞒道友,这二人贫道也认识,乃是帝俊手下妖王。与我倒是颇有一段因果,道友不用在意!”

    常羲轻轻摇摇头,认真得说道:“非也,道友与他们有因果是你们之间的事。但是道友此举确实助了我,常羲日后必有所报!”

    李沧海到时没想到常羲竟是这般性子,不由摇头一笑,而后提醒道:“那帝俊手中有异宝,尤擅天机推演,你我还是暂离此地为好。道友,你说呢?”

    常羲若有所思的恍然道:“难怪我总是会被他们寻到踪迹!不过既然帝俊有此神通,我们……”

    看着常羲欲言又止的看着自己,李沧海不由暗笑,这位仙子还真是可爱。不就是打不过帝俊么,这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

    他嘴角微翘的说道:“贫道虽然不过大罗初期,不比帝俊。但是勉强有一手天机遮掩之法,尚可一看。”

    于是在常羲好奇的眼神之中,只见他用手轻轻一指,一道先天八卦之象于半空之中显现。而后慢慢化作一道符印,缓缓迎向常羲的掌心。

    他这般光明正大的举动,倒是让常羲打消了怀疑。待八卦符印没入掌心之中,常羲不由默默感应。发现稍用法力便可去除,心中最后一丝的怀疑也放下。

    而后在常羲指引下,两人来到了一处僻静之地。

    此山状若石棺,方方正正,前后八千里。山中多为砺石,皆带金石之纹。故草木稀少,唯有榆树、槐树生于此间。山下有泉水突兀涌出,注于洛水之中。

    当李沧海抬头望去,便看见两枚道纹浮于山崖之上,名曰:北邙!

    看着在其中悠然自得的常羲,他不由暗道:果然是太阴之主,那阴往哪去!

    此山是常羲于洪荒之中机缘巧合之下遇见的,倒是只觉得颇合她的胃口,便暗自记下,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

    当路过山下涌泉之时,李沧海一时好奇,轻轻一招,摄来一股清泉饮下。常羲见状眼角微翘、笑而不语。

    果然不一会儿,李沧海眉头突然一皱,脸色甚是难看。而后一幅有口难言的模样,让常羲不由轻轻掩口一笑。

    “道友可曾算到了这一灾?”常羲眼似月牙,笑眯眯的调笑道。

    李沧海面色发苦的摇了摇头,无奈道:“道友好不厚道!竟然袖手旁观,还落井下石。”

    常羲只是眼眉低垂,轻笑道:“道友可没给我这个报恩的机会!”

    而后看着李沧海微皱的苦脸,她轻声解释道:“此为苦泉,乃是北邙特产。这泉水虽然极苦,且饮之无法以法力祛除苦意,但是其元神温养之效亦是极为出色!常饮之,于元神有大益。”

    李沧海闻言眉头一挑道:“还常饮?有这一次就够了,贫道福源浅薄,消受不起这灵泉!”

    常羲亦是不由心有戚戚,当初她无意中饮用过一次苦泉,险些没让她以为此泉有毒。虽然事后发现这泉水的灵异之处,但是常羲还是敬而远之。

    随着两人便离此处远远地,来到北邙东首白马峰之上,两人在常羲开辟的别苑之中,各自坐下。

    这一路行来,李沧海对这位仙子的性格也略有了解。常羲虽然因为久居太阴星之上,性子有些寡言清冷。但是也因此尚留少许纯真天性,性子颇为直爽。

    “其实自上次紫霄宫一别后,贫道便曾起意,去太阴星寻道友一唔。可惜当时天劫在即,不得不作罢。”云床之上,李沧海望着常羲坦然的说道。

    常羲闻言未曾言语,只是一双星眸疑惑的看着李沧海,似乎在等他解释。

    李沧海秒懂,而后微微沉吟之后,说道:“我听闻太阴星之上有一先天灵根,名曰:月桂。而月桂之精,名曰:帝流浆。每逢月满之时,便自月桂溢出,洒向洪荒,不知是否如此?”

    常羲听道李沧海说道此处,却是越发不解了。便淡淡开口道:“不错!月桂于太阴相连,可凝太**华于一身。经过先天灵根孕养,造化熔炼,方可成就帝流浆!每逢月满则溢。”

    说道此处常羲微微疑惑道:“但是帝流浆虽然珍贵,可是其神妙只在于对洪荒生灵,有着点化开灵之奇效。道友已然大罗道行,要此物有何用处?”

    对于常羲的疑惑,李沧海并未直言,只是无奈摇头道:“贫道受人因果,需要看护几个后辈。可惜其资质太差,至今仍然灵智未生。这才厚颜向道友讨要些帝流浆一用,也算是忠人之事!”

    若是依李沧海本意,是想以三光神水与常羲互换。但是这短短时日接触发现,还是不提为好,否则恐怕是适得其反。

    常羲这才恍然,而后微微一笑,莲袖轻挥,一只玉瓶便向李沧海飘来。他接过一看,竟足足有数千滴帝流浆!不由诧异的望向常羲。

    常羲嘴角一撇,不忿的说道:“那帝俊着实可恶,我便将洪荒东部之地的帝流浆截留大半,以示惩戒。”

    说到这,她不由有些无奈道:“可惜帝流浆之事,干系甚大。我却只能做到这一步了!否则,我定要还帝俊一个因果报应!”

    李沧海见她还是忿忿不平的样子,亦是一阵好笑,帝俊这一次算是轻敌了。

    “既然道友如此慷慨,贫道这里就多谢了!日后但有所需,道友可来东海不庭岛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