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43章:异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武夷山,位于从极渊之南。其山上多玉,山下多铜。有桃水出焉,而后西流,注于大河之中。

    当李沧海一路向南,行三万五千里,方见一灵山。其势若卧虎,山中诸峰最高者,不过八千丈。因桃水从此而出,故山中草木旺盛,多为草木灵修。

    待李沧海云头落于主峰之上,他不由眉头深皱。这满山遍野的草木灵修不少,别说是先天灵宝了,怕是连后天灵宝都剩不下。

    况且李沧海一直疑惑,为何接连两位大罗金仙,都在这武夷山走眼,难道灵宝真是有德者据之?

    他倒是不急着满山遍野的搜罗,若是这落宝金钱这么容易找到,也不会等到封神之时,方才出世。

    他于云头之上,施法隐去身形。而后自山下开始,慢慢的将武夷山四处游走一遍,观其地势。此山之中草木灵修多居于桃水之畔,或是诸峰之上,但是唯有一处山峰并未有修士占据。

    李沧海元神遍照武夷山内外,丝毫没有发现一丝先天灵宝的气息。唯有此处,算的上是有些异常。不过当他踏上此峰之时,便明白是何缘由!

    此峰虽然望之满山郁郁葱葱,一派生机勃勃之象。但是李沧海稍一感应,便发现此处灵气稀薄,草木无灵,实乃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也怪不得周遭修士,宁愿居于桃水之畔,也不愿扎根此峰之上。

    而叶光纪所言的灵泉,李沧海到是在主峰之上寻到了。其四周遍布法禁,观其痕迹应是周边修士联手布下,想必没有谁能一家独占。

    他如入无人之地立于泉水之侧,双目微闭,元神慢慢向泉眼之中探去。良久之后,方才睁开双目,不过仍是一副不解之色。

    这泉水源于武夷山灵眼之处,又有桃水环绕其侧,受山水之灵滋养,天然一股道韵。李沧海轻轻饮了一口,确实别有一般滋味。但是无论他如何深究,都没有发现一丝异常。

    现在他算是相信了,洞阴真人与其故友为何会走眼了。他有意探查之下,尚且没有线索,更何况这二者完全不明底细呢!

    不过这落宝金钱的隐秘难缠,虽然超乎李沧海的预料,但是他也算是有备而来,倒是不慌不忙。先天灵宝未出世时的天道迷雾,防得住外人,可防不住内里。

    想到这他微微一笑,而后脚步一迈,出现在武夷山主峰之上,席地而坐,升起顶上庆云。元神之中的商道法理源源不断,将武夷山笼罩其中。渐渐地武夷山内外,隐隐可闻道音响起。

    不少草木灵修虽然不明所以,但是这般天降机缘,实在太过难得,连忙随意的席地而坐,静心聆听感悟。漫山遍野一时鸟兽俱寂,只闻风雨之声。

    在一片万籁俱寂之中,主峰之上,李沧海突然嘴角微翘。果然,落宝金钱于商道有缘,虽不至于让灵宝自动来投。但是以此勾引灵宝悸动,寻找方位倒是不再话下。

    看来灵宝非是有德者据之,实乃有缘者得之。若无缘法,纵然是大罗金仙也是空谈。否则这偌大洪荒之中,诸般先天灵宝,早就被大罗之辈搜罗一空,哪来的日后机缘!

    心念电转之间,李沧海的身形从主峰消失。而后兜兜转转,竟然又回到了那处灵气稀薄的荒山之上。

    见此情形,他不由摇了摇头自嘲道:“有眼不识金镶玉呀!和氏璧故典,竟然复又发生在我身上。当真令人汗颜!”

    在此处灵气荒僻的山峰之上,有两株奇松异柏倚石而立。这两颗灵树看其年景,当有万年之龄。如今已然渐生灵性,于断崖之上,吸天地灵气,收日月精华。

    但是以此地灵气来看,距其化形还需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李沧海围着这两颗灵树转了一圈,而后笑道:“这想必就是日后的曹宝、萧升吧!”

    说完李沧海面色无奈的看向脚边的顽石道:“你藏得可真是够严的!”而后轻轻一招,树根之下一块磨盘大小的顽石,便轻飘飘的落在他身前。

    他伸出右手,将这顽石轻轻托起,而后手掌之上慢慢升起了一簇离火。这看似凡石的顽石,竟然足足过了一炷香方才融化,随着赤红的岩浆流下。李沧海手中,渐渐浮出一团极其耀目的七彩之光。

    他这才停下,看着眼前好似睡醒了一般的先天灵宝。小翅膀忽闪忽闪,摇摇晃晃的向自家撞来。李沧海不由好笑的将其捏起,放于手中细细的打量着。

    此宝外圆内方,左右各生出一根小巧的飞翅。前后各有先天道文烙印其上,名曰:落宝。李沧海细细感应不由心下暗惊,这宝贝竟然内有四十二道先天神禁,位属极品先天灵宝。

    他到如今还是头一回,遇见这般层次的灵宝。但是还不待他心中欢喜,他的眉头便深深皱起,看着手中的落宝金钱一言不发。

    先天灵宝者,天地之大造化也!自先天灵胎之中,孕育无数元会出世,方才有此通天彻地的威能!甚至其跟脚,丝毫不输于先天神魔,生来便有大气运。

    不过与诸位先天大神不同,先天灵宝少有诞生灵智者,故得之,可镇压一身气运,反哺修士自身。

    可是李沧海以大罗修为法眼看去,落宝金钱之上,竟然是一片灰色。莫说是镇压气运了,这般景象,简直是灾厄临头。他看着这般诡异得景象,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若是让他放弃这难得一见的极品先天灵宝,他又难以割舍。在这般左右为难之际,李沧海终于横下心。气运日后可以再争,但是眼前的这机缘若是放弃了,日后便再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当他下定决心之后,便不再优柔寡断。当即遁入武夷山地脉深处,开始炼化落宝金钱!

    ……

    时光荏苒,弹指之间便是千年过去。地穴之中,李沧海缓缓睁开双眼,看着静静浮在元神之上的落宝金钱,心中不由无语。谁曾想自家辛苦谋划的宝贝,竟然是这般坑货!

    什么先天灵宝,什么镇压气运,全都是狗屁。这家伙简直就是先天灵宝之中的异数,竟是少有的妨主之物。若是命不够硬,定会被其坑得欲仙欲死!

    想到这李沧海不由一声长叹:“当真是流年不利,遇宝不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