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42章:论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玄光之中,一位身着头戴玄精玉冠,身着玄羽飞衣,略显富态的中年笑眯眯的现出身形。

    这位便是从极渊之主:洞阴真人叶光纪,其亦常自号黑灵会。两人见礼之后,叶光纪便兴致勃勃的携李沧海没入光幕之中。

    待李沧海穿过光幕后,便见眼前一片大亮,周围竟然是一处云海飞瀑。此时便听见叶光纪的声音,在一旁得意洋洋的想起:“怎么样?我这晗光洞天可入得道友法眼?”

    李沧海看着这胖子那傲娇的表情,哪里还不知他的意思。不得不赞了几句,惹得叶光纪眼角都压不住的飞翘,嘴上却还是连连谦虚。

    不过这倒不是李沧海违心之言,这处洞府,确实是一处难得的洞天福地,仙家胜景。

    只是不知是如何造就,李沧海放眼望去,皆是一片灵雾缭绕,云卷云舒。在偌大的云海之上,散落着几座灵山。竟然都是无根之山,只是飞悬于云海之上,浮浮沉沉。

    在几座灵山之间,有着一缕缕霞光相连,以方便两山之间互相往来。而在云海正中,有一巨峰耸立,其下不知深有几许。估计这是这处洞府之中,唯一一座与大陆相连的洪荒灵山。

    在几处灵峰之上,点缀着不少琼楼玉宇,楼殿宫阁。叶光纪携着李沧海直入主峰之上的正殿之中,只见云床之下,有两位圆润可爱的小道童伺候左右。

    待二者落座云床之后,叶光纪见李沧海好奇的看着两个小道童,便解释道:“他们本是这山中云气所化,我见其可怜,便收下当个童子。怎么道友你看中了?那便送你就是!”

    李沧海闻言连忙摆手,摇头笑道:“非如道友所想,只不过是我山中有几个弟子,乃是先天云气所化。除此之外,我还是头一回见到其他的云属精怪!”

    “先天云气?”叶光纪圆润的圆脸一颤,而后叹道:“道友好运道,与你弟子相比,我这便是朽木枯石了!”

    李沧海笑道:“各有所长,分甚高低!道友过誉了!”

    叶光纪摇头不言,而后将手一挥,那两位道童便立刻举起手中玉壶,将杯盏斟满。

    李沧海端起杯盏轻嗅,只感觉一股冷冽的清香直冲元神,而后变感觉元神一轻,好似脱去尘垢一般。

    他不禁心中一动,便立即饮下。方一入腹,李沧海便感觉浑身元气皆复,曾经交战留下的暗伤也尽数消弭。

    他不禁一声长叹道:“好宝贝!”

    叶光纪乐呵呵道:“此为我从极渊特产,碧落玉液。乃是集云海之精,汇聚于万年石钟乳之上,又经千年酝酿方才汇聚一滴。产量极其稀少,就是这么一小杯,便要数十万年方可集齐。”

    不过此碧落玉液神效也十分惊人,不弱于三光神水。只是一杯,连他的大罗之身都感觉获益颇多。

    李沧海不由朝叶光纪一稽首道:“果然是洪荒奇珍,让道友破费了,贫道汗颜!”

    “道友哪里的话,不过一口腹之物尔!”虽然叶光纪说的轻描淡写,但是微翘的嘴角,暴露了他的想法。

    李沧海见状不由哈哈一笑,也不再多言。而后两人同时升起元神庆云,大殿之中顿时霞光四射,炫彩异常。

    只见两人顶上云气翻涌,呈五彩之色。有三朵花苞在翻涌的庆云之中,若隐若现。不同的是,叶光纪的顶上庆云之中,已然有一朵花苞绽开,化作金莲在庆云之中浮沉。

    叶光纪自紫霄宫听道之后,只觉得获益匪浅。没想到闭关千年,竟然顺势突破至大罗中期境界。

    此时大殿之中,顿时一片静寂,隐隐之间,两处庆云之上,好似传来阵阵道音。但是若是用心聆听,却又恍若虚幻。这般大罗论道,已然摒弃了口舌之辩,全凭道韵相互印证,直指道心。

    随着两人论道愈发深入,大殿之的气势也越来越胜。一旁伺立的两个小道童,早已远远地躲了出去。连主峰四周的云气,都好似被压制一般,毫无波澜。

    ……

    三千年后,晗光洞天之中,突然两股大罗暴涨,于云海之中掀起惊涛骇浪,一时云雾四散,不可视物。

    主峰大殿之中,看着眼见的一片狼藉,李沧海不由有些汗颜。之前论道之中,他所得颇丰,一时忘形之下,倒是忘了身处何地。

    叶光纪对此却是毫不在意,二者论道,自然互有所得。果然如他所料,李沧海实力非同一般。其自创的天机推演之法,虽然他无法窥探根基隐秘,但是一番论道之下也会隐隐有所明悟。

    对他而言,这三千年的论道,远胜于他三万年的潜修,自然心情大好。只见他大袖一卷,将殿中杂物尽数扔出殿外,而后童子入内,重新展布。

    “唉!朝闻道,夕死可矣!”想着方才沉浸于道韵之中,那般令人痴迷的感觉,李沧海不由一声长叹。

    叶光纪闻言也是少有的面露沧桑之色,赞同道:“大道之行,九死不悔也!”

    而后其转身看着李沧海那朝气蓬勃的面容,神思一阵恍惚,突然叹息道:“昔年我有一老友,我俩亦是如今日一般,于武夷山坐而论道。可惜,时光一转,故人已成大道枯骨矣!”

    李沧海本来听得叶光纪前面所言,心中亦是有些感怀。但是突闻其所言‘武夷山’一词,不由心中一顿。而后问道:“武夷山?这是何地?可是那位道友的山门?”

    叶光纪洒然一笑道:“呵呵!这倒不是。我那故友亦是先天元气所化,故此非高耸九霄之峰不居,哪里看的上那小小的武夷山。不过是此山之中,有一灵泉颇有滋味,我俩方盘桓几日。”

    李沧海轻轻一笑,而后淡淡问道:“哦?那我倒要尝尝是什么滋味,能引得两位大罗金仙驻足流连。不知此山是何方位,还请道友告知?”

    叶光纪闻言无奈的指了指他,而后笑道:“我却没看出来,道友这般促狭!”说罢摇了摇头,便轻轻一指,一道玄光将武夷山的方位告知。

    待李沧海从从极渊之中离开时,已是千年之后。他不禁感怀,果然是山中无甲子,洞中已千年;古人诚不我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