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30章:风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李沧海看着盘瓠忽然笑道:“我所行之,乃是他堂堂正正的阳谋,又何惧他人非议。若是怕这怕那,我还修个什么道!”

    盘瓠闻言眼角微翘,倒是没有料到这位神尊竟然毫不否认,这般坦然的说出这番话来。虽然此言有些狂妄,但是盘瓠心中却是深以为然。

    二者一番交谈下来,渐觉彼此颇为投契,如此你来我往,索性相互坐而论道。虽然两人道不同,但是却可求同存异。两位俱是另开一脉修行的道主之辈,彼此交谈每每都有出人意料之言,各自都觉得此行不虚。

    待到四季轮转数次之后,两位才意犹未尽的停了下来。而此时万宝城之中,众修早就已然发觉有大能之辈在此论道。因此小心翼翼不敢打扰之余,不免静立于楼下,希冀可旁听得道法真言。

    等到李沧海与盘瓠醒转之后,相视一笑。李沧海诚心实意的对盘瓠说道:“道友大才,贫道佩服。我这万宝城虽无太行山灵秀,但也有些可取之处,道友不妨浏览一二?”

    盘瓠本就是直来直往的性子,只见他爽快的说道:“道友这地方不错,我就住下了。”

    李沧海洒然一笑道:“一处楼阁算的了什么!道友如愿留下,我愿与道友同享此城!”

    “嗯?”李沧海话音一落,饶是盘瓠性子直爽,也是有些震惊。同享此城?若是真如他所言,那便是浩如烟海一般的气运与他同享,这份诚意实在太重。

    况且随着白鹭原万宝城的影响日增,日后太行散修一脉气运必会被其所夺,如今这气运也不过等闲而已。

    天道在上,李沧海此言一处便自有感应,若是将来他食言而肥,后果可是非同一般。所以修道之人无戏言,正是因此之故。

    看着李沧海双目赤忱的看着自己,盘瓠心中不由有些犹豫不决。他已然自开蛊道修行一脉,他人之道与他而言,只可借鉴。

    但是如今他势单力孤,蛊道气运浅薄。若是加入万宝城,这半城气运不知要省去他多少精力,日后发展自家蛊道一脉,想必也会有不少助力。

    想到这盘瓠正色看向李沧海道:“那盘瓠便却之不恭了!”而后只见他后退几步,朝李沧海躬身一礼道:“盘瓠,见过神尊!”

    李沧海亦是面色肃穆的回礼,而后言道:“日后道友便是我万宝城蛊神殿殿主,与我同享此城气运。”

    待两人重新见礼之后,这才对视一眼,放声大笑。而四下的城中修士,听到这忽然传出的笑声,却是满头雾水。

    对于盘瓠心中所想,李沧海也是心知肚明。但是他邀请盘瓠加入万宝城,而非商道,自然不介意其借力发展蛊道。毕竟盘瓠越强,万宝城的底蕴便越深。

    在李沧海建立万宝城至今,麾下修士也不知凡几。但是无论是哪一位,都不及盘瓠的潜力之深,他是有着大罗之姿的大能之辈。若是机缘足够,便是再有突破也未必不能。

    如今他在盘瓠困顿之时,先以恩义相交,日后以利益锁之,到时即便他修为突破,也会留在万宝城之中。当然这对于盘瓠而言,也不是什么坏处,两人亦是互惠互利罢了。

    ……

    于是在万宝城之中,一夜之间,便又有一处大殿拔地而起。名曰:蛊神殿。而殿主竟然是太行山脉之中,武山石室之主盘瓠道人。顿时让不少太行散修暗中蠢蠢欲动。

    毕竟连太行山中的金仙大能,都已然出山投靠神尊。而万宝城又有诸般便利,那他们又何苦死守太行山呢?毕竟上好的灵山洞府,也不过只有少数修士可以享用,与他何干!

    由盘瓠所带起的这一风波,其影响在其后的一段岁月里,开始慢慢显现。本来初立不久的蛊神殿,竟然很快有不少修士拜师求道。

    盘瓠在欣喜之余,越发觉得自己这一步,走得确实明智。一改往日习性,屡屡在万宝城中讲道。

    虽然城中修士未必会修行蛊道,但是一位金仙大能的修行感悟也是弥足珍贵的。大道之下,殊途同归。亦常常有修士在座下听道之时,被蛊道另类的修行之法点醒,触类旁通之下,当场突破境界。

    这也使得盘瓠的声名也越来越盛,万宝城的名声也开始响彻四方。无数散修将此处视之为修行圣地。

    有了盘瓠为引,李沧海终于将这处万宝城的局势盘活。此处万宝城的建立是李沧海有史以来最为艰难,也是最为用心,收获最大的一处。足足在此处耽搁了数百年。

    当九凤重新出现在李沧海面前是,他不由大吃一惊。此时九凤竟然不复道体,而是以巫族真身相见。人面鸟身而九首,果真是形如凤凰,华丽异常。

    李沧海顾不上惊讶,沉声问道:“出了何事?竟让你连道体也维持不了了么?是谁伤你的?”

    九凤高高昂起的九个脑袋白了他一眼,差点没把他吓死。毕竟十八只白眼瞪过来,还是很震撼的。

    其中一个脑袋无奈的说道:“我回了一趟盘古殿,激发了血脉,这是血脉外显之象,真是少见多怪!”

    听到九凤这般解释之后,李沧海这才放下心来。他还以为妖族又出手暗算了九凤,心中还有些歉疚。现在九凤没事,反而修为大进,这就更好不过了。

    “唉!有个祖巫大兄果然就是好,当真令人羡慕。”看着李沧海在那调笑着,九凤便心中不爽,九张嘴张开,一道紫炎便向李沧海烧去。

    看着空间被灼烧的隐隐不稳,李沧海吓得赶紧闪开。“玩笑而已,何必认真!”

    不过这次九凤赶来的正是时候,李沧海已然将白鹭原万宝城根基打下,又有共工祖巫部在一盘互为犄角,万宝城大势已定。于是李沧海将龙木金身安置于内城之中,每每只负责于城中讲道,其他事宜都交由座下弟子操持。

    这次离去,他并未像以前一般悄无声息的离去。毕竟如今盘瓠地位特殊,还需知会他一声。也是此时,盘瓠才肯定了心中猜想,神尊果然于巫族关系紧密。

    但是他还是没料到,白鹭原万宝城竟然只是商道之中的一处支点。想到此处,盘瓠不由暗自佩服神尊手段。同是自开一脉修行之道,但是李沧海竟然可以,将自家道脉发展到如此地步,实在令人心悦诚服。

    而在千里之外,李沧海看着一旁展翅而飞的九凤,念头一动,不由凑了过去。笑着说道:“既然道友已然化为真身,不如载我一程,咱们路上也能快些!”

    “呵呵!”九凤闻言十八只眼睛同时一转,死死地盯着李沧海,看着九凤微张的嘴,李沧海立马正色道:“方才是玩笑话!嗯?前方好像有异象,我先过去看看。”说完便立刻不见踪影。

    “哼!”九凤恨恨的地吐出一缕青烟:“算你跑得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