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3章:失足青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去时两袖清风,归来腰缠万贯。用此言来形容李沧海,倒是颇为贴切。

    先天灵根到手,神清气爽之下,他看着这洪荒天地,都觉得分外可爱。不过这份心情等到他看见九凤,就戛然而止。

    没办法,他出城时也没想到会耗时这么久。结果一不小心就把九凤晾在万宝城百年,此时再见未免有些尴尬。

    “咳!咳!道友这气色不错呀!近来可好?”看着九凤在一旁冷冷的瞪着自己,李沧海有些尴尬的扯道。

    “这日子可不近!道友不会出去一趟,连日子也记不得了吧!”九凤不由开口嘲讽道。

    眼见九凤有翻旧账的架势,李沧海赶忙岔开话题。正好此时木公道人入殿,他连忙对着木公道人道:“道友来的正好,正有要事找你。”

    在木公道人一脸茫然之中,便被李沧海拖着又走了出去。九凤看见此情形,先是一愣。待其反应过来时,李沧海已然和木公道人消失不见。不由秀眉倒竖,双眸圆瞪,狠狠地瞪了龙木金身一眼,便冲出殿外。

    万宝城内,商市之中,木公道人无奈地看着李沧海道:“神尊有事但说无妨,何必如此。”

    李沧海尴尬一笑后,这才谈起正事:“过几日我便要与九凤大巫离开平顶山万宝城,届时此城诸多事宜,就拜托道友了。”

    木公道人一惊,而后问道:“那不知神尊何时归来?”

    李沧海轻声道:“我与巫族结盟,欲于洪荒之中,推行商道之法。故此这洪荒各地,万宝城是少不了要建的。

    此去快则数万年,慢则一元会也说不定。彼时万宝城之中,会有我龙木金身坐镇,为众生宣讲商道,其他事务还需道友费心了!”

    木公道人闻言,心中犹如惊涛骇浪一般,震惊万分。他本以为这位神尊只是与巫族有些交情,方才可以在相柳氏领地之中,开辟万宝城。

    没想到这偌大的平顶山万宝城,不过是其布局洪荒的其中一处。如此一想,李沧海在木公道人心中越发神秘莫测起来。

    李沧海也是担心在其走后,木公道人势单力薄之下,难以应付局面,这才将此种底细告知。然后他才告诫道:“若是有强敌入侵,你可依仗着守护大阵与之周旋,而后可传信巫族相柳氏部落,必会有人来援!”

    木公道人闻言,有些紧绷的心情这才放松下来。如此一来,他身上的压力便会轻上许多。况且有了巫族作为盟友,一般的邪魔外道也不敢来撒野。

    不过木公道人此时还是不由摇头叹道:“神尊,你可骗的我好苦!”

    李沧海亦有些不好意思得哈哈一笑。然后眼睛一转便道:“反正也是要走了,我便再讲一次道罢!”

    木公道人虽然不知其为何突发奇想,但是神尊讲道本就是万宝城一大福利,倒是顺水推舟任由李沧海操作。

    李沧海笑而不语……

    七日后,李沧海与九凤出现在平顶山万里之外,九凤狐疑的看着他,不由难以置信道:“你竟然突破至太乙之境了?”

    李沧海眼角微翘淡淡道:“侥幸而已,不值一提!”

    九凤大巫看见他这幅模样,顿时觉得苍天无眼,气的懒得再多问。若不是前些时候,李沧海在万宝城讲道时,一身气息已然逼近大罗,九凤也不会如此震惊。

    当然李沧海这也是故意为之,如今随着他的不断深入洪荒大陆,万宝城需要更强的力量来震慑四方。平顶山万宝城不比落日原,只有木公道人一位金仙。即便有巫族可以倚为臂助,但是这种麻烦还是不要出现为好。

    今次讲道之后,若是再有人想要闹事,便需考虑是否能够承受一位大罗金仙的清算。

    不过像这般与八卦世界相合的伪大罗,到底是实力不足之时取巧的算计。非堂皇正道,李沧海也没有觉得有什么自傲的。

    如今洪荒之中,大神通者辈出,他若是不甘于后,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这也是他为什么不静坐山门,潜心修行的原因。

    否则以他自开先天八卦一脉的功德,仙道气运自有他一份。只需他耐住寂寞,终有证得大罗的一日。不过需循序渐进,时间久一些罢了。

    但是如今乃是洪荒诸量劫之中,影响最为深远的一纪元。在巫妖大劫之后,洪荒局面几乎已成定局。后世诸般博弈,不过还是这几方势力。

    若是错过如此大争之世,那他在往后便是花上百倍的代价,也未必能如愿。

    他如今已然落后诸天顶级大能一步,自然无法逍遥的在山门之中自在修行。有舍必有得,这其中道理李沧海心中自然清楚。

    ……

    自相柳氏部落出来之后,两人一路向西北方向行去。期间也看到不少巫族大巫建立的自家部落,不过李沧海一概一掠而过。

    按照李沧海推演,在如今洪荒大陆之中,他最多只能立起二十四座万宝城。

    再多就不是已超出李沧海的控制之外,巫族也无法在提供有效的庇护。故此并不是路过的每一处巫族部落,李沧海都会停留。

    终于自跨越亿万里疆域之后,李沧海远远便看见前方水汽升腾,一道大河好似巨龙一般,从天边蜿蜒而下,一路奔腾咆哮着向东流去。

    九凤看见此景,也终于如释重负一般道:“这便是大河!到了此处,那共工祖巫部也就不远了!”

    李沧海看着这奔腾的河水,浑身血脉不由有些躁动起来。他连忙强行压制下去,不敢将自家跟脚显露于外。

    随着血脉之中的悸动逐渐淡去,李沧海这才松了一口气。对于此番变故,他早有预料。毕竟他这上古巨鳌之身,便是有一半由此水孕育。

    对于李沧海而言,他承受先天水灵遗泽,这大水便如同他的生身父母一般,相互之间自然会有感应。而自从他觉醒之后,一直在外行走,却从未回来看过。

    如今借着拜访共工祖巫的机会,李沧海说服自己,来此地看看,也算是了解了一桩心事。

    随着李沧海离大河越来越近,大河之水也愈发激荡起来,本来就波涛汹涌的水面,越发湍急。待到李沧海行到岸边时,一道浪花向他卷来。

    不知为何,不断血脉之中不断悸动,连元神之中亦是难以平静。李沧海索性不做抵抗,顺着这浪花被卷入大河之中。

    九凤此时目瞪口呆的望着,这是?一位太乙金仙失足落水了?大河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威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