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18章:各人自有机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索性万宝城乃是李沧海用心炼制,因此一来一回皆是悄无声息。只有同在内城的木公道人察觉到他的气息,前来拜见。剩下的修士,即便是他收下的记名弟子,他也一概没有召见。

    反正有龙木金身在,让这些年轻人再磨砺磨砺,大浪淘沙之后,方才有资格正式拜入山门。他毕竟小门小户的,可经不起太多弟子挥霍。

    也不知九凤这一去,是如何向盘古殿禀报的。李沧海倒是趁机,好好地在万宝城中歇息了一阵。

    趁着闲暇,李沧海倒是与木公道人时常交流一二。虽然他这上古巨鳌之身存世不知多少万年,但是往日毕竟神志混沌,有些事情早已没有印象。

    而木公道人,乃是灵根化形,其本体不过是清风峡中,一颗后天五行松。

    因为生的偏僻,有一处天然迷阵遮掩,这才躲过了草木精灵出世之后的一大劫难。而后日久天长,受洪荒灵气滋润,经日月精华灌溉,渐渐生出灵智。

    而从其生出灵智,直至化形而出,足足过了五个元会。近乎六十万年的时间,他虽然一直呆在原地,无法移动。但是当其修为日深之时,已然可以神游虚空。

    故此木公道人对洪荒掌故,倒是颇为清楚。而李沧海这几日也是在好奇的请教着这些往事。果然宅男都天生有一颗八卦的心,当然此八卦非彼八卦。

    起初还是李沧海好奇的询问,但是说到后来,木公道人俨然已经兴致勃勃,不禁将其灵智初生后的洪荒旧事,尽数细数一遭。便是连其未出生之前的往事,在他小心探查之下,也知道不少。

    如不是他自己亲自讲述,李沧海还真不知道,这么一个老实人,竟然会对上古凤族仙子颇为迷恋。竟然对如祖凤那般霸气飒爽的女修,情有独钟。

    想着这些,李沧海不禁有些无语。难道这是宅男当久了,闷出病来了?

    不过虽然他的言语之中,颇多废话。但是倒是让李沧海了解不少洪荒旧事,有些一直藏在心中,未曾解开的疑惑,也终于明白。

    ……

    “神尊…”突然木公道人看着李沧海欲言又止,好似有些难言之隐。

    李沧海见状笑道:“道友何必如此,你我相交以诚,有何话但说无妨!”

    木公道人见状面色一松,这才颇为好奇的问道:“自太古之后,先天神道已然衰落。神尊既然开创出商道修行之法,已然于仙道之中,开宗立派。为何还要修行神道?”

    这些疑问其实早已在木公心中,只是之前两人交情不深,不好直言。如今既然李沧海开口了,他正好可以一解心中疑惑。

    李沧海闻言一愣,不过倒是也没拒绝。木公道人虽然战力不高,但是对天道感悟颇深,品性高洁,是个可交之人。

    因此李沧海有意将其引入不庭岛,纳为心腹。所以有些看法李沧海倒也不用瞒着他。

    李沧海淡淡沉吟了一会儿,而后说道:“开天初始,先天神魔出世。此辈无一不是先天灵胎孕育,生而知之,天生神通广大。

    严格算来,此辈俱应该算是先天神圣,先天神道也因此大兴数百元会。

    但也正是因为先天神圣太过强大,天地孕育艰难。因此当后来的先天神圣出世时,天地权柄早已被瓜分一空。以先天神圣的骄傲,不愿为他人属神。

    这才有仙道兴起,众多先天神圣改修仙道。俱自开一脉,为一方仙道教主,如今仙道之中,百舸争流,众位先天神圣所为的,便是成为那首位超脱大罗金仙者。”

    先天神道因先天神圣而兴,亦因先天神圣而败。

    当太古大战后,神道大能纷纷寂灭,天地权柄空置。如今与其说是先天神道衰落,不如说是当初加入仙道的先天神圣们,不允许再有后来者,借神道与其争锋。”

    见李沧海将其中利害看得清清楚楚,木公道人更是不解道:“既然道友明知如此,为何还……”

    李沧海淡淡一笑,“我自然不会自不量力去挑衅诸天大能,但是有时候比毁灭更好的方法,是消融。

    鸿蒙有道,神与道同!此言可不是一句空话,神道…终究是禁不了的!”

    看着木公道人那似懂非懂的神情,李沧海摇头不语,不再多做解释。言尽于此,能领悟多少就全看他的机缘了。道,终究还是要自己修的。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就在李沧海于万宝城中,逍遥自在之时。在亿万里之外的恒山玉华洞,白泽仰卧在云床之上,气息奄奄。而一旁的飞廉亦是面色红肿,冷气连连。

    九婴在一旁看见二者如此凄惨的模样,不由俏脸一沉,眉头深皱道:“你们以二敌一,何至于落到如此地步!还浪费了帝俊大人所赐的大挪移符,简直无能之极!”

    飞廉闻言气急败坏,正欲争辩时又触碰到伤处,立刻又萎靡了下去。反倒是白泽,先有大罗玉符护身,倒是比飞廉要好些。

    此时他强撑起来,盘坐云床之上,无力的说道:“此事回去之后,我自会向帝俊大人请罪。

    这次确实是我小瞧了那道人,没想到他不过一介金仙,竟然又如此多的灵宝在手,甚至还有先天灵宝在身。如此看来,英招死的不冤。

    只是可惜,本来英招已经答应加入妖族,却不想出了意外,否则以他的能力,必然可为我妖族一大战力。”

    说到这白泽轻轻伤口扯动,不禁轻吸了口气,而后叹道:“我与飞廉这伤口,有先天灵宝的气息沾染,没有数月时间是消不去的。

    你这段时间不方便再露面了,以巫族的性子,事后必会严查。你还是先回帝踏峰,向帝俊大人禀告吧。”

    九婴想了想,沉默的点了点头,而后便立刻转身离开。

    白泽看着九婴远去的背影,心中满是苦涩。他这也算是出师未捷,反倒损兵折将。帝俊最近偶有所悟,因此在太阳宫中闭关。

    而正因为相信白泽的智慧谋略,他方才将招揽洪荒大能的重任交付于他,也算是一场考验。

    但是没想到碰到李沧海这个怪胎,如今落到这地步,帝俊虽然未必会责罚他。但是以白泽的智慧,又这么会想不到,经此一事,日后帝俊的信任也要大打折扣了!

    想到太阳宫中的那只老狐狸,白泽的眼神愈发阴鹜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