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17章:互相算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此时半空之中的白泽,抬手捋了捋胡须,将心中的惊讶压下。而后手持羽扇,不紧不慢地扇着,好似毫不在意的笑道:“道友怎么知道,我们就一定是妖族麾下呢?”

    李沧海看着面前这各站一方的三位,隐隐的将他与九凤围在正中,看来这一站是在说难免了。

    既然如此,他便已不在多想,看着白泽淡淡一笑道:“除了妖族之外,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敢在这个时候,敢与巫族对上。”

    白泽闻言,略一思索便缓缓颔首道:“有理!没想到道友对我妖族竟然也这般看重。”

    突然白泽忽然一顿,看着李沧海道:“道友既然如此看重我主,同为妖族,为何不加入我等携手而战,日后妖主洪荒,岂不快哉!”

    九凤此时也静静的看着李沧海,也在好奇他的回答。李沧海此时却是笑意慢慢收起,面色渐渐冷了下来。淡漠的开口道:“妖族之名,不过是帝俊的一家之言,本尊可从没承认是妖族。”

    说道此处,李沧海看着面色渐变的几位大妖,冷笑道:“万灵归妖?当真是好大的口气!”

    “放肆!”白泽一声冷喝道。本来因李沧海的不凡之处,他还想为帝俊招揽此人。但是被李沧海这般嘲讽之后,他也算是彻底死了这条心。

    九凤此时却是听得十分痛快,畅快的笑道:“怎么,想动手了?早该这样!”说着九凤便迎着九婴冲了上去。

    不知为何,当九婴一现身时。九凤便从心底厌恶此人,恨不得立即将其撕成两半。而她不知,九婴也是如此感觉。此时两人一交手,很快便开始搏命相杀。

    李沧海放下一切的想法,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位金仙大妖,与一位太乙金仙。若是一招不慎,很可能就要身死道消了。至于能不能再穿越一次,他可不敢尝试。

    暗暗将八卦世界与己相合,而后暗自祭起道果世界之中孕育的几件灵宝。只见他轻轻向前一踏,转眼之间便出现在飞廉身后。轻轻一推,玄黄大印便化作一座巨山向飞廉印去。

    飞廉面色一变,这玄黄印还未到他面前时,已传来一股摄人的压迫之意。让他不由暗自心惊,这分明不过是一件后天灵宝,为何隐隐透着先天之意。

    飞廉也不敢大意,将七宝扇用力一挥,一股九天罡风平地而生,越刮越大的向玄黄大印卷去。

    于是一方是戊土之精所练的玄黄宝印,又经小千世界蕴养,威力其大。一方是天赋莫测神通,可招九天罡风,便是金仙也要销魂蚀骨。便这样短暂的僵持在半空之中,难舍难分。

    但是李沧海在祭出玄黄大印后,便不再停留。身形一转,竟然立刻出现在白泽身旁。没错,他从一开始的目的便是白泽。

    便是他的手段再犀利,也无法再围攻之下,瞬间将一位太乙金仙拿下。一旦缠斗久了,形势必然会愈发严重。而白泽据说是洪荒瑞兽,通万物之情,晓天下万物状貌。以其智慧通达,而闻名洪荒。

    这样的一位角色,又是三者中修为最浅薄的,当然首当其冲的成为李沧海的目标。

    白泽此时却是毫不惊讶,不负他睿智之名,好似早已料到。李沧海身影方一出现,他便轻轻一挥羽扇,身形变化做一道青烟,瞬间消失不见。

    李沧海自然不会让他这般简单逃脱,从半空中摄取其一缕气息,放入先天八卦之中,而后卦象轮转,白泽的踪迹暴露无遗。

    于是李沧海脚踩八卦步,踏足两仪阴阳之间。后发先至,每每将白泽截断于半途。终于在白泽心中震惊不已,心境动摇之时,锁定了其位置。

    而后李沧海久藏于元神之中的定海珠,顿时放出五彩毫光,电射而出。而后便听见白泽身上玉符,传来一阵碎裂之声,当即便发出一声惨叫,瞬间跌落云端。

    正当李沧海准备乘胜追击之时,飞廉终于赶了过来,挡在白泽身前,只见他面目浮肿通红,疼痛难忍的惨叫着。

    而后李沧海挥手将玄黄大印收起之后,伸手一指。顿时三个定海珠爆发出一阵五彩毫光,将飞廉双目晃过,化作一道电光飞至。飞廉一时不查之下,亦步了白泽后尘。一声惨叫后,跌落云端。

    但是毕竟这三个定海珠得之时日尚浅,李沧海不过才祭练完三道禁制。况且飞廉修为比李沧海高上一级,因此还可勉强保持清醒。

    只见他挣扎的掏出一道玉符将其捏碎,朝九婴吼道:“快撤!”而后一道磅礴的空间之力逸散,飞廉与白泽的身影瞬间消失不见,不知被挪移道多少万里之外。

    九婴与九凤一阵剧烈相撞之后,而后猛然飞向两旁。乱石烟尘之中,九婴起身面色不甘的看向对面的九凤,终于也化做一道虚影消失不见。李沧海拦之不及,只得作罢。

    待九凤骂骂咧咧的从山腹里冲出来时,才发现九婴早已踪迹全无。

    “这群无胆鼠辈,总是这般胆小恶心,简直可恶至极!”说完不由愤恨的砸向一旁的山壁,于是这剩下的半座山也塌了。

    李沧海倒是还算是心态正常,他算计白泽一次,飞廉算计他一次,一报还一报,也算扯平。

    其实以白泽的睿智,不难猜到他会首先对他出手。因此他早有准备,对李沧海的攻击毫不在意。但是李沧海则是一力降十会,以先天灵宝一击,破去他的算计。

    同样的道理,他本以为白泽、飞廉亦是掌中之物,但是没想到他们竟然有着大挪移符,也算是被其强行破去了算计。

    想到这李沧海不由暗自反省,日后千万不可这般掉以轻心。狮子搏兔亦需全力,这里是洪荒,说不定便有他不知道的异宝隐藏一旁。日后击倒来敌之后,须毫不迟疑杀了再说,绝不当反转背景板!

    看着九凤还在不忿的骂着,李沧海淡淡说道:“他们早就跑远了,你骂的再响也没用。”此言把九凤噎得一楞,而后她顿时面色不善的看向李沧海,十分不爽的准备先撒撒气。

    李沧海见势不妙,立刻提醒道:“现在最紧要的应该是给巫族报信,不是么?白泽一行,如此突兀的埋伏我俩,谁知道他们真正的企图是什么?”

    九凤顿时惊醒,“对呀!现在搞清楚,妖族到底在打什么算盘最重要。想到这,九凤也不与李沧海招呼一声,转身边向相柳氏部落赶去。”

    李沧海这才无奈的摸了摸头上的冷汗,亦是远远的跟在后面,返回平顶山万宝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