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9章:风起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万宝城,乾门。

    山河道人道人身形飘忽的进入了一处别院之中,院中已经有两位修士各自安坐一处。他默默进来之后,几人各自颔首。而后山河道人将手一挥,一股无形的灵光便将别院笼罩其中。

    “呵呵!山河道友,又何必多次一举。我等在此城的一举一动,想必都瞒不住那位神尊。说不得他此时正看着此处呢?”一位薄衫红袖面色艳丽的女修,在一旁掩嘴浅笑。

    山河道人不为所动,仍然自顾自的将一颗灵珠祭起,悬于别院上空。

    反倒是对面的胖道人笑眯眯的接口道:“蛇夫人你又不是第一次见了,何必总是打趣这闷石头。”

    此时山河道人这才忙完,面色木木的说道:“便是这位神尊知道我等相聚又如何,在我这山河珠之下,凡是有人暗中探听,灵珠必有异动。”

    胖道人此时亦是点头道:“不错,是这个道理。不过山河道友你是什么意思?为何突然传讯我等相聚此地?”

    蛇夫人同样浅笑嫣嫣的看着山河道人,眼神之中却是冰冷异常,毫无波动。

    山河道人看着二人淡淡的说道:“我欲加入万宝城,往日盟约,就此作罢!”

    一旁的蛇夫人眉头一皱,双目之中一双蛇瞳渐渐显露,只听到她冷声问道:“所以你是替那位神尊传讯的?”

    胖道人亦是面色肃穆,手中灵光暗藏。毕竟若是正如蛇夫人所言,那这里可不是什么善地了。

    山河道人好似没有看见两人的举动一般,径直说道:“我若已经投靠了这位神尊,方才又何必多次一举。”而后他忽然看向两人道:“想必你们二位近段时日过得也不太平吧!”

    闻听此言,蛇夫人面色一黑,连笑脸都懒得伪装,一言不发的转过头去。

    胖道人苦笑道:“谁说不是呢!也不知这北地各大族最近是怎么了,没有一个安生的。我那狐狸洞,连北冥宫的弟子都来过了。唉!”

    蛇夫人冷声道:“当初我等结盟,不就是为了防着今日,否者又怎会以散修之身,逍遥至今。怎么,如今你们都没种了?”

    听到蛇夫人这般冷言冷语,山河道人也不生气。毕竟三人相交已久,彼此也算是知根知底。蛇夫人早年曾被北地大族的貘族子弟追杀,是其道侣用性命换了她的一线生机。

    虽然后来蛇夫人金仙成就之后,足足花了数万年将貘族屠戮一空,但是也险些招来了各族围剿。故此几人之中,她是最不愿加入各大势力的。

    山河道人看着内城方向说道:“今时不同往日,自巫族来到此地后,北地局势便早已乱了。若是我等还是置身事外,后果难料!”

    胖道人不由惊道:“局势竟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么?”

    蛇夫人闻言也是面色惊疑,对于山河道人的感应两人自然早有领教。也是三者各自天赋不凡,他们才能在北地冰原之中立足。

    否则往日散修之中,又不是没有出过金仙大能。但是在各族联手威逼之下,不是加入其中,便是远走海外。毕竟北地虽大,各族势力却不会觉得有一处多余。

    不过蛇夫人转念一想又看向山河道人,疑惑的问道:“即便如此,你也可以加入其它上古大族。为何独独看中了这万宝城?”

    倒是胖道人似有所悟,不过也是疑惑的看着对面。

    山河道人无奈的说道:“若是可以,我也愿意自在逍遥。但是既然局势如此,我自然要选一处安稳的所在。”

    “你与这位神尊有旧?这么有把握这万宝城日后可以安然不动?”胖道人想到了一个可能,不由出身问道。

    “我与这位神尊素未蒙面,从未听闻其名号。”山河道人坦然道,看着两人愈加疑惑的神情,他才淡然说道:“你们就没想过此处是何地?

    这落日原虽然无人盘踞,但是自巫族来到北地之后,曾多出没于此。虽然此地离玄冥部颇远,但北地各族亦是视此为巫族领地。

    若是没有巫族允许,万宝城安能建成?况且方才那幽骨竟然毫无惊异,想必早已与这神尊有来往。”

    胖道人却是立刻反应过来:“你是说这万宝城是巫族的手段?”

    蛇夫人更是直接问道:“那你为何不直接去投巫族?”

    山河道人却是忽然笑道:“此城背后,必然有巫族身影,但是却未必是巫族的。”

    蛇夫人恍然道:“也对,否则方才这位神尊又何必那般宣告四方。”

    胖道人眼珠一转,突然道:“你是想借巫族之势,却不想直接插手巫妖之中。”

    山河道人默然,而蛇夫人此时也反应过来,亦是暗自思索着。

    反倒是胖道人却是彷如想通了一般,看着山河道人笑眯眯道:“好你个老石头,往日只道你是一个老实人,没想到心眼比我狐狸洞的狐狸还多。”

    山河道人闻言不由嘴角微翘,摇头不语。

    蛇夫人面色发黑的看着面前的两人,冷声道:“有事就说,卖什么关子!”

    胖道人也不恼,半倚云床笑眯眯道:“这老石头是怕孤身投靠没有分量,在算计咱俩呢!”

    蛇夫人被他一点拨,也瞬间反应过来,身后蛇尾顿时一甩,摇曳之间便准备出手。

    胖道人见状,赶忙拦着,不住地劝道:“且住、且住,蛇夫人莫急。这老石头虽然可恶,但是这也未必不是一个后路,莫要生气呀!”

    蛇夫人也是性子急了些,不过虽然被胖道人拦下了,但是也懒得搭理山河道人,扭身便离去了。

    胖道人也是摇头无奈道:“也罢!且先看看吧!”

    待两人都离去之后,山河道人独自坐在庭中,看着远处天空,心中也是不禁思绪翻飞。蛇夫人与胖道人想必只当他胆小,但是他们有何曾知道,他真正的跟脚。

    说起来上古龙汉量劫之时,他便存在了,但是那时他不过是一块顽石。龙汉大劫之中,洪荒无处不战,诸天之内死伤无数。即便是在偏僻的北地,都流血漂橹。

    而他一介顽石之身,被万族精血浸泡着,时日一久竟然逐渐开启了灵智,侥幸幸存下来,故此他也算是旁观了那次大劫。

    哪怕如今他已经是金仙修为,回想起来仍是心有余悸。如今洪荒局势在他看来,与当初的龙凤二族何其相似。

    当初龙凤二族相争,其他上古大族本想旁观,但是最后还不是身不由己的被卷入大劫之中。麒麟一族被凤族拉拢,玄武一族被龙族拖下水。

    西方白虎一族倒是一心中立,却不想被魔祖罗睺算计,竟然全族被血祭,成就了诛仙剑阵。在山河道人看来,量劫一起,天道之下,无人能躲。

    此时山河道人不禁喃喃道:“可惜不知当初镇压魔祖的那位大神通者今在何处,否者我便是当个随侍道童也要追随。又何必现在胆战心惊的谋划着。”